氧化镁

氧化镁

公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6

总访问量:2383628

欠款近百万,餐厅倒闭,企鹅反成“受害者”?

06月08日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

撰文/小索

6月6日,“老板突然跑路,员工申请执行6只企鹅”的消息登上热搜。

这一消息的主角,正是此前落地杭州的全国首家企鹅餐厅。此时距离它正式开业仅过去一年多的时间。

01

营销入局

经过一个月的试运营,2023年2月14日,巴布亚企鹅餐厅在杭州中大银泰城正式开业。

《联商网》探访得知,这是一家面积800m2的大型亲子餐厅,有12只巴布亚企鹅将常驻餐厅与消费者们“零距离”接触。

据餐厅负责人尹航介绍,这些企鹅来自于巴布亚企鹅种源基地,是科研人员在极地环保、科研科普、动物保育等方面的探索结晶,“餐厅也在企鹅知识的科普、环保等多方面做好工作,希望它们在杭州找到家的温暖。”

这确实是一个极佳的营销概念,在巴布亚企鹅餐厅开出之前,杭州能见到活企鹅的地方就只有长乔极地海洋公园,而「边吃饭边看企鹅」的机会更是难能可贵。

而影视行业出身的尹航,更是深谙宣发的效用,在开业初期,便邀请多家本地媒体探店,进行宣发造势。

开业后,巴布亚企鹅餐厅迅速打开知名度,成为不少杭州家长青睐的“遛娃胜地”。

彼时,尹航对企鹅餐厅寄予厚望,表示初步计划在杭州开2~3家门店,并在全国拓展大约10家店,以一二线城市为主。

如今,不仅拓店计划落空,开业仅一年多的时间,企鹅餐厅首店就沦落到了倒闭、多方欠款的地步。

02

欠款近百万

综合媒体报道可知,餐厅倒闭停业后,拖欠了余某等员工数万元的工资,在申请执行后,员工们发现餐厅法定代表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无奈之下便“扣押”了还饲养在餐厅中的6只企鹅宝宝。

而这六只企鹅是由餐厅租借而来,所有权人为大连某海洋馆。目前,价值数十万元的企鹅生存维持设备仍在正常运转,来维持企鹅的正常生活。

《联商网》了解到,在餐厅停业后,所在商场和大连海洋馆为这6只企鹅的返程已经做了不少努力。

但餐厅还欠付商场租金、物业费、水电费等高达二十余万元的费用。商场负责人表示,若再不主动腾空经营场所,商场将对每天耗电量巨大的企鹅生活区进行停电处理。

至于企鹅的所有权人,餐厅也拖欠了其70余万元租金费用。引发关注的“餐厅员工扣押企鹅”事件,正是由于相关案件在大连当地法院尚未审结,大连海洋馆无法出具法院的文书,从餐厅留守员工手中运走企鹅引发的矛盾。

多方欠款相加,巴布亚企鹅餐厅已有近百万的债务,但餐厅负责人不知所踪,企鹅因此成了“受害者”。

根据后续报道,企鹅已在法院的协助下抵达大连,重回海洋馆;而餐厅负责人也现身履行债务,支付了拖欠员工的数万元薪资。

此外,《联商网》获悉,支付给商场以及海洋馆的90余万欠款,目前也已还清。

03

经营不善

巴布亚企鹅餐厅是尹航的首个餐饮创业项目。为了将企鹅引进餐厅,并落在杭州,他做了很多工作。

“闭店跑路”的消息传出后,也引发一些消费者的遗憾和唏嘘。

不过,企鹅餐厅在经营上的短板确实十分明显。餐厅的开业宣传还历历在目,但它后期的经营并未支撑起前期的造势。

首先就是开店成本高企。巴布亚企鹅餐厅的占地面积为800m2,分为用餐区、企鹅展示馆及设备间等区域。其中,用餐区占据一半,展示馆和设备间分别占地40m2和150m2。

如此大的占地面积,也意味着高额的租金。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指出,亲子餐厅基本不太有议价能力,在餐饮店做很大的游乐空间,租金成本太高,加价率也会上去。

此外,单单40m2的展示馆,打造就花费了几百万元。企鹅对环境的要求特别高,所以餐厅对物业也有一定的要求,除了地面加固以外,还要安装通风系统,并引进了价值数十万元的企鹅生存维持设备。尹航表示“和同规模的餐饮店相比,投入应该是那些店的两三倍。”

为了保证企鹅的正常生活,后续的维护费用也很高。不算折损,光是饵料就需要一年40万的费用。

不仅如此,还有高额的水电费用,展示馆内有冰块和人造雪,室温维持在-5~0℃之间,水温保持在6~7℃,每一两天就要换水。考虑到企鹅的生物钟,南极的日照平均时间在10小时,所以餐厅的亮灯时间也是10小时。

如此高昂的运营成本下,餐厅的经营压力可见一斑。

其次是“重形式轻内容”的经营方式,导致消费者对企鹅展馆和餐厅的评价走向了两极分化

「预制菜复热」「菜品性价比低」,是对它最普遍的消费评价。

在巨大的成本投入下,企鹅餐厅的定价并不算便宜。不过,比起定价,更令人诟病的则是菜品。作为餐厅,企鹅餐厅在菜品研发上下的功夫显然没有饲养企鹅来得多。

从菜单上看,企鹅餐厅仅有两款针对儿童推出的套餐,而其余针对成人推出的菜品售价基本偏高,相对划算的大众点评套餐也被吐槽“难吃”“不值这个价格”。

而更多给出好评的消费者,则是直接放弃了对口味的期待,“主要是来看企鹅的,菜品一般但是可以接受”“餐费就当门票了,企鹅挺有意思的,孩子很喜欢”。

诚然,作为单纯的企鹅展示馆,企鹅餐厅可谓是性价比之选。毕竟与隔壁长乔极地海洋公园360元的票价相比,最低花268就可以同时实现近距离观赏企鹅+吃饭两个目标,企鹅餐厅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好去处了。

不过综合餐后评价来看,即便多数家长对企鹅展馆的趣味性表示了认可,但“吃过一次就不会再来第二次了”“看过就好”还是成为了主流观点。

除了运营上的问题,也有不少消费者指出了企鹅餐厅在选址上的问题。

从地理位上看,餐厅所处的商场距离最近的地铁有1公里的步行距离,交通并不便利。

而对于驱车前来打卡的亲子家庭来说,前往餐厅的动线也并非一帆风顺。

有消费者反映,地下停车场的客梯无法直达6楼,需要在5楼换乘自动扶梯,才能前往。

此外,作为一家亲子餐厅,企鹅餐厅入驻的6楼并无母婴室,对携带低幼儿童的家长并不友好。根据消费者在去年8月反馈,距离餐厅最近的母婴室在商场5楼,但被撤掉了,需要到2楼寻找。

在诸多因素的影响下,企鹅餐厅的关闭,并不令人意外。

写在最后

事实上,亲子经济“1+N”的“陪同效应”正在不断释放。王国平表示,儿童消费半径较短且家长支付意愿在增强,很多购物中心逐步以家庭客群为核心,把儿童业态作为突破口。

乐园、餐饮、服装、课外培训等诸多亲子业态,已成为商场的“吸粉”利器,并拉动销售的增长。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亲子游订单同比增长4成,增速跑赢大盘,给旅游市场提供增长动力。

而今年以来,亲子游的平均消费金额也高于市场整体2倍。事实上,从2019年至2023年,亲子旅行平均消费金额均保持高于市场的水平。

据商场内部人士透露,企鹅餐厅在闭店之前,节假日和周末的生意都还不错。这正符合亲子经济的消费特征。

如此看来,餐厅闭店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在于高昂的经营成本。

这也正与王国平的观点不谋而合。他指出,一般麦当劳这类亲子餐厅同时可以包容多重客群,且租金是按扣点交付的,增设儿童游乐空间不会有租金成本,比较轻松。但纯亲子类餐厅的定位偏窄,如果不是在客群多且消费力够的环境中,存活并不太容易。

绝大多数亲子餐厅都选择从IP联名、娱乐设施、体验互动等附加价值入手。

但过度重视儿童场景的营造往往是这类餐厅的通病,在产品创新和开发上存在着缺陷,这类儿童餐多数是成人餐的缩小版,或用简单的食材塑造可爱形象。

但形成相应标准,兼顾喜好和营养之间的关系,形成复购,才是长久经营的关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氧化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