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听雨

夜阑听雨

公告

新零售、电商、3C的那些事儿

统计

今日访问:4224

总访问量:3933384

衣之家时代店深陷商业闹剧,四方对峙,谁最受伤?

03月21日 18:30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搜铺网

撰文/王迪慧

曾一度在杭城开出7家店、承载杭州商业17年记忆的衣之家,却在过去几年相继关闭了除了时代店以外的所有门店。如今,这唯一的“独苗”也在最近被曝出经营出现问题欠下巨款,陷入商业纠纷中,而在这背后,业主方、商户以及持有储值卡的消费者均深受其害。

衣之家一直都采用租赁经营模式,所属物业运营模式多为分割出售型。一般来说,在衣之家退出后,商户可以选择退租,或者与新的运营方签订合作关系,应当是事件中影响最轻的一方,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衣之家部分合作商户向《联商网》爆料称,衣之家目前欠款商户达到1.5亿元。与此同时,在业主方与新的运营商重新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后,他们可能还会面临被强制清退的窘境。

01

货款抵扣租金,剩余欠款找谁要?

衣之家时代店与场内商户采用的是联营模式,由衣之家方面统一收银,在扣除租金、扣点等一系列费用后,再由衣之家将商户应得款项打给各家商户,在衣之家时代店经营着GXG品牌的林先生透露,一般结款周期为45天左右。

然而,自2020年春节前后,衣之家时代店的结款变得不正常起来,拖欠成为常态。截止2021年5月,各家商户相继被欠下数十万至数百万货款。为了偿还欠款,衣之家与被欠款商户达成协议,自2021年5月开始,改变原有的联营模式,由商户独立收银,同时以租金抵扣此前欠下的货款。

但租金抵扣的方式进展地也并不算顺利,林先生透露:“自从做租金抵扣后,商场没有钱做宣传,没有代金券和储值卡可以收,加上疫情影响,GXG业绩只有去年同期的30%左右,所以到如今才抵扣了20多万,还有70万欠款没有着落。”

事实上,被欠款90万元的GXG已经算是“小数目”,诸如保罗彼得、FEIZI、品玉等品牌的欠款高达数百万。而经过不到一年的租金抵扣,被抵扣的部分可谓杯水车薪。而如今,对商户而言,连租金抵扣也成为了泡影……

据悉,衣之家于2005年入驻西湖时代广场后,与业主签订了18年的租期合约,从2021年4月开始衣之家就开始拖欠租金,到今年3月已经拖欠租金超3000万。因此,西湖时代广场业主方称提前终止与衣之家的租约,自3月1日起衣之家已经不属于西湖时代广场的运营商,且商场目前已经与新的运营商重新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

企查查显示,新的运营方为杭州联和横纵智慧商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22年2月14日,法定代表人为许荣发,注册资本2000万元。胡士挺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55%。据悉,胡士挺也是浙江汇和商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而该公司是西湖边的湖滨88的运营商。

当新的运营商要进场,意味着衣之家此前许诺的租金抵扣货款无法再被兑现。那剩余的欠款,商户该去向谁讨要?

商户盛女士(化名)表示:“虽然欠款和新接手公司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但是衣之家的欠款是事实存在的,我们经销商的损失是金额最高的,街道也好、新接手公司也罢,肯定也是了解这个情况的,不可能新公司接手后我们剩余的欠款就都是我们经销商自己来背,新公司应该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如何尽量的让我们经销商减少损失。”

02

新运营商进场,不签合同就强制清退?

就在商户们为收回欠款奔波之际,又一记重拳突然袭来。“新运营方发函要求3月28日签约,不签的,要清场。”

新运营商进场,与商户、业主重新签订合同本无可厚非,但商户们认为,商务谈判本就难以一蹴而就,但衣之家退出经营本就仓促,新运营商却没有留给商户太多反应、抉择的时间。

“3月17号,新接手的公司直接出了合同给到我们,之前都没和我们做任何沟通,让我们28号前完成签约,说是完成签约的享有免扣率1个月优惠。”

而更让商户难以接受的是,新运营方给出的新合同里的商务条件和原衣之家一样,“很多商务条件都是在19年衣之家顶峰的时候签订的,现在的经济环境新公司直接给的商务条件和原衣之家一样,这肯定不合理的,肯定也要重新沟通。要么他们把债务全背掉,并承诺一年内把债务结清,那按原有条件续签我没问题。”但业主与新运营方的一句“不签就清场”斩断了商量余地。

同时,商户们也对小业主与新运营方签署的新租赁合同的合法性抱有疑虑,“衣之家易主的消息是不是属实呢?原衣之家和业主的合同是不是已经解除?新公司和业主签的合同是不是合规合法?业主是不是存在一地两签?”

此外,有衣之家前车之鉴,商户更加难以接受由运营方统一收银的方式。“上次沟通会的时候新接手公司有提出,3天内我们乙方没收到前一月货款可以自收银,但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会出现一个月的货款拖欠,这个金额又会非常巨大,我们根本无法接受也无法承担这种风险的出现,因此我们要求是自收银,次月根据双方确认的账单在规定的日期前由乙方打款给甲方结算前一个月的所有费用。”

合同内容,收银方式,新运营方与商户间存在着太多需要协商的问题。但以3月28日为限,留给商户的时间却不多了,商户们陷入两难:签了,吃哑巴亏;不签,强制退场。

“我们目前还在商场内经营,部分小业主已经和新公司签好合同,所以他们也要求我们跟新运营方快点签好,不然就来闹。”商户刘先生(化名)对此表示很无奈,“我们并不愿意见到这种场景发生,我们和小业主明明都是受害者,我们被欠货款,他们被欠租金,为什么受伤害者们还要互相对立呢?”

03

新老运营商并存商场内,衣之家否认退出商场经营

如果3月28日前不签新约,商户们是否真的会被强制清退?对此,一切纠纷的源头——衣之家发布了《商家告知函》,并否认了衣之家已经完全退出商场经营的说法。

“现在双方(衣之家与新运营方)并存在商场内,项目还是衣之家在管。”衣之家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在《商家告知函》中可以发现,目前小业主们分为三个群体,一部分已经起诉衣之家要求解除租赁合同,但人民法院尚在审理中,未形成生效判决;另一部分业主于2022年2月底至3月初期间向衣之家书面发函要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并要求腾退房屋,衣之家目前对此尚不予认可;还有一部分业主尚未以任何形式向衣之家提出解除合同腾退房屋的要求或其他要求。

同时,衣之家表示,根据衣之家与业主的合同约定,业主即使要求衣之家整体退租的,仍应继受衣之家与现有商户的合同,确保现有商户在合同期内正常、持续、稳定的经营,而不能随意清退现有商户、停止经营、收回商铺。

简而言之,衣之家与业主、商户存在商业纠纷属实,但目前并未完全退出经营;而新运营商的进驻也属事实。因此,当下的衣之家时代店内处于一种四方对峙的状态。

实际上,目前,衣之家时代店的商业纠纷仍在持续发酵中。该负责人告诉《联商网》,“目前小业主轮翻围攻衣之家办公室,门口的衣之家标牌都被砸了。商户有一部分撤了,大部分还在经营。而第三运营公司在逼商户与它签合同”。

在衣之家看来,无论是业主方还是新运营方都无权强制清退商户。至于衣之家此后何去何从,该负责人称衣之家经营出现问题是事实,所以由衣之家继续经营的可能性不是完全没可能,但可能性偏小,“如果启动这个方案,要看时代店债务谈判状况。目前来说,有3-4种可能。一切要等衣之家的股东们确认后才能公布。”

结语

在衣之家时代店商业纠纷背后各方关系错综复杂。大体来看,存在着旧运营方、新运营方、小业主以及商户四大群体,但小业主群体内又存在着不同的“派别”,有着各自不同的抉择,这使得原就复杂的商业纠纷更加地剪不断理还乱。

然而,衣之家时代店的这种情况并非个例。如今,虽然“只租不售”已经是商业地产的主流趋势,但也存在着衣之家时代店这样的“分割出售”。“分割出售”的优势是可以让开发商快速回笼资金,但却为后期物业运营埋下隐患。

就在今年1月2日,杭州萧山大润发育才店关闭,原因是和小业主们的合约出现问题。大润发所在的这幢4层楼幢,实际产权人为萧然工贸集团。而大润发,早几年向萧然工贸集团租下了这幢楼。2018-2019年期间,萧然工贸集团将这幢楼的二、三层划成格子铺,销售给了300多个小业主,涉及面积7000多平方。

2021年4月,浙江萧然工贸破产清算,于是开始拖欠小业主的租金收益。到如今,小业主一直没有收到租金,大润发自然也被迫停业。

同样,衣之家时代店也存在着200多家小业主,一方面经营上的整体规划难度较大;另一方面,当运营方出现问题,就容易各方群体纠纷复杂的现象,导致如今出现的尴尬局面,到底谁应该为此“买单”?

《联商网》将继续跟进衣之家事件的进展。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夜阑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