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在线

电商在线

公告

前瞻互联网,深度零售观察。

统计

今日访问:2816

总访问量:756015

专访林依轮:不跟薇娅比,快乐第一名

2021年06月30日

评论数(0)


文/易琬玉


编辑/范婷婷

1993年,林依轮发表首张个人专辑《爱情鸟》,正式进军歌坛,在演艺生涯中,他上过11次央视春晚,发过9张专辑,得过无数演艺奖项,是家喻户晓的明星歌手。

两年前,初衷想推广自己的品牌“饭爷”,他签约谦寻,正式成为一名淘宝主播,开启直播带货之路。当时,明星正刮起直播热,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带货王”的称号会落到谁的头上。

现在,他的带货从美食扩充到百货,从原计划的每个月播四五场到几乎日播,他成了淘宝第一明星主播,这个第一,是带货能力,也可能是在直播间里获得快乐的程度。

无论是曾经的歌迷,还是新的粉丝,还是林依轮本人,大家都在“林美丽”的直播间里获得快乐和陪伴。

从海锋给我做伴舞说起

林依轮第一次出现在电商平台的直播,是在薇娅的直播间。

他带着自创美食品牌,以嘉宾的身份坐在薇娅旁边,“不到一小时,就带了几款产品,秒光”。直播的带货速度,第一次给林依轮带来真实的震撼,“以前觉得不过是简单的销售数字而已,所谓的一个战报,但这次发现,直播是真有销售能力的一个渠道”。

2019年9月,谦寻董事长董海锋向林依轮发出邀请,林依轮正巧想通过直播推广自己的品牌,没有丝毫犹豫,“好!咱们谈都不用谈。”

林依轮是谦寻签约的第一批明星主播,“海锋还跑来问我应该准备些什么,我说你准备好合同、笔还有桌子就行,完了你还得给我准备一束花”。

当时林依轮连保底费也没有谈,“如果真有本事,就凭本事卖东西嘛,要啥保底?”这种爽快还来自故交间的信任,“海锋以前是我的伴舞”。现在作为谦寻董事长的海锋,当然早就不跳舞了,他眼光毒辣,可以看出一个人适不适合做主播。对于每一个领进门的明星主播,双方会进行一次坦诚的交流,探讨直播这件事情本身以及主播这份职业所需要的素养。

得了真传的林依轮管海锋叫师父,管薇娅叫师娘,“但他们俩又叫我大哥,我们这里边儿辈分比较乱”。

抱着推广的初心,林依轮第一次在自己的直播间开播,“其实当时播的很尴尬,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掌握节奏,也不知道要往哪里看”。但来的人挺多,大概有二三十万观看,“买东西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让唱歌的”。

当时林依轮唱了两首,《向快乐出发》和《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手身份,让林依轮带着光环走进直播间,但手机屏里的直播间和聚光灯下的舞台是两种不同的场域,“在舞台上,我知道欢呼从哪里来、哪里呼声最大,我知道往哪里互动招手”,而直播间里没有这些,有的只是机器和屏幕上滚动的评论、点赞的爱心,“就像跑步一样,直播也需要自己去锻炼摸索才能找到节奏”。

作为资深的厨师和吃货,林依轮的带货以“吃”为切口,从自己品牌的各个产品开始,扩充到美食再到百货。最颠覆的是有一次卖文胸,“我不知道怎么去讲解,虽然我太太买文胸的时候也会问我的建议,但在直播间里,我不知道怎样去表达这款产品的亮点”。因为缺乏自身的体验,林依轮只对产品的面料、做工、代言人、舒适度等做讲解,“大家如果喜欢就自己买吧”。这个品,他觉得自己“讲得并不好”,但是“哗”一下全都卖出去了,“是因为大家的信任吧”。

依靠谦寻的供应链,林依轮的选品几乎没有翻过车。在美食领域,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评判标准,而在食品类目之外,他也有自己的谱,“我不是一个只会吃的人,我是一个生活在大环境里的人”。从二十几岁出道到现在,阅历让他拥有审视这些产品的能力。

如今的林依轮,已经是电商平台第一明星主播。当初签约的时候,“我觉得每个月最多播四五场”,然而真香定律永不倒,现在的林依轮近乎日播,“哪天不播就会想”。

最初的梦想是做百货商店买手

林依轮最初的梦想是做个百货商店的买手,“因为我是个特能买的人”。90年代去欧洲巡演,他能花掉两三万美金,“大部分买了衣服,几乎能花掉半年工资”。

在朋友圈里,林依轮就是行走的种草机。他烧的饭菜出了名地好吃,慕名而来的朋友们除了带走一身满足舒坦,学会两手烧菜妙招,在他家里吃到的、用到的三两好物,总不免惦记着要买个同款。

在直播间里,他有天然的优势。除了资深的买买买经验,他的亲和力、人来疯的特质、话多和超大肺活量带来的大嗓门儿,都让他的直播间风格独树一帜。在林依轮这里,带货是可以变得好玩的,他在直播间里耍宝,甚至偶尔在评论区耍赖,“就是玩儿”。观众们说要唱歌,一首《林海雪原》说唱就唱,他不怕荒腔走板,没什么扭捏的,“就图一乐”。

做歌手的时候,他在舞台上得是端着的,“让观众浅尝辄止”。那个时代追星也简单,“没有偶像的概念,喜欢你的歌,然后就去传唱”。歌手对他而言就是一份职业,自我的那一面不会在舞台上流露出来,但直播不一样,他在这里闹腾的,就是生活中自己本来的模样。

“我就这么一人儿”,只是之前做歌手的时候,不会被看到这一面。林依轮一直都很“乐”,“之前年轻的时候,大家说我是傻小子,但我现在还这样,有人说是傻,但我觉得不是,我觉得这是快乐”。

林依轮的“乐”,让他的人生呈现出顺风顺水的样态,约等于无忧。

“但我并不顺风顺水”,他在河北农村长大,15岁在文工团里弹吉他,唱歌、吉他弹唱、跳霹雳舞,装台卸台。出道前在玻利维亚的中餐馆打工,过放下尊严谋生存的日子,“当两只手插到冰冷的米饭中,要把每一粒米抓分离的时候,那个冰冷的程度,不仅会刺痛你的手,还会刺痛到你的心里”。

不满于人生只是如此,林依轮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跑歌厅、连轴转轧场的生活后,终于遇到了音乐制作人张全复,从此走上歌手的道路。

林依轮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就是个快乐的人”,遇到困难和挫折都可以快乐面对,“我有一句话叫‘感恩活着’”。对他而言,风风雨雨、痛和快乐,都是感受,“所以有的时候我遇到别人真的跟我过不去了,我就特别感谢,他是来‘修’我的”。

林美丽的直播间是轻盈的

以前团建时,林依轮给团队定了“早日突破单月过千万”的目标,而这个618,他带领团队完成了销售超2亿的好成绩。

林依轮喜滋滋地去给薇娅探班,“本想去慰问一下,正好听到她们复盘……”乌云立马就笼罩上来了,“我年纪比他们大,完了我又是个明星,但前头这个光芒你永远无法超越”。

在巅峰榜,林依轮排名第五,但在明星榜里,他还是妥妥的第一。他很快重拾快乐,下决心不去巅峰榜,“就想开开心心地做这个第一”。直播这件事在他这里一分为二,要数据名次还是要快乐,“要快乐就不能和人家比”。

如果数字是追逐的结果,那么追逐永远不会有尽头,“只有在追求数字增长的过程中,也能享受快乐,这才是最高境界”。直播间里,林依轮被粉丝唤做“林美丽”,“一方面是因为长得美,一方面是希望大家每天都有美丽好心情”。他笃定人的内心决定脸上的光彩和表情,这不仅是对他个人的定义,也是对他直播间的定义。

直播间的观众里聚集了许多中年女性,或许她们在年轻时候曾是林依轮的歌迷。现在,她们从黄金档的电视剧和生活的鸡毛蒜皮中暂时转向,进入林依轮的直播间收获快乐和陪伴。林依轮希望营造出这样一种氛围,“我的粉丝可以去任何地方玩,但是你不来我这儿找我玩,你就会觉得今天晚上少了点什么”。

就像他从做歌手以来一直保持的习惯,无论工作结束后是在哪里,都会第一时间回到家里。很多人用清爽、舒服等词来形容直播间的风格,林美丽的直播间是轻盈的,这里和家一样轻松愉快。

无论是做厨师、歌手、主持人还是主播,林依轮似乎都能干一行爱一行。但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把每一份工作都变成爱好的能力,“只是如果不喜欢,我就不会去做”。对于已经收获过名利的林依轮来说,如果直播只是一份名利双收的工作,很难在他心里播种不竭的驱动力,他更享受的,是在直播间里不断地学习和体验新奇,“如果哪天直播不再让我快乐,我就停下来不干了”。

主播早已成为林依轮的另一重要名片,他总结自己是明星、是主播、也是品牌创始人。这些角色在他这里并不矛盾,这三条赛道他都可以齐头并进,多重身份并不会顾此失彼。一个新的领域和赛道,并不需要林依轮破釜成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全力以赴。他轻盈地追逐着当下的热爱,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能量是可以增殖的,“100%的热爱做歌手,加100%去做品牌创始人,再加100%去做主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电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