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在线

电商在线

公告

前瞻互联网,深度零售观察。

统计

今日访问:935

总访问量:675311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2021年07月13日

评论数(0)

在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工作了5年多,92年设计师苏服发现自己秃得厉害,头发大把大把地掉。


如果说掉头发是身体的某种反抗,那么它既反映身体痛苦,也抗议精神折磨。


毕业于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设计专业,苏服曾经的愿望是设计出“为社会、人类带来改变的作品”。可现实中,他每天被甲方催着设计游戏主题公园,纠结于在哪里加个NPC、哪里多个关卡,时间、精力耗费在想方设法让用户留在游戏里、多玩几个项目。


虽然拿着十几万美元的年薪,回到家会受到亲朋好友的羡慕,但他总觉得这是在浪费生命。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苏服


2020年的3月,回国休假的他,在网上和几个设计师朋友闲聊,发现国内打工人压力也很大。自嘲、戏谑之余,他和朋友的想法不谋而合:创业吧,就卖蜡烛,反996的秃头蜡烛,调侃一下当下年轻人的苦闷彷徨,自嘲一下为工作头秃的无奈。


于是,这个反996秃头蜡烛诞生了,在网上卖199元一个,半年卖出了上万个。有的买来提醒自己,工作不忘防秃;有的买来送礼,祝朋友反996成功。


大卫是反996蜡烛代言人


碰上疫情,苏服也回不了美国去上班,他干脆把工作辞了,一门心思创业做蜡烛。但是一开始没有工厂,甚至和合伙人也没见过面,这公司要怎么开,产品怎么做?


自己创业跟上班做乙方完全不是一个状态,没几天,说干就干的几个合伙人就准备好了材料,注册好了公司,开始远程办公,琢磨造型、原料。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这届社畜已经很惨了,他们不忍心再用人造香精摧残年轻人,大家一致同意用植物精油做原料,静心凝神,植物原料还有缓解焦虑的作用。在造型上,他们考虑过不少古今中外的美男子,西游记里的妖怪都成了候选人。这也不奇怪,毕竟入围标准很简单——发量多就行。


最终,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以高票当选“反996蜡烛偶像代言人”。


团队在网上买了大卫玩具造型,盯着他的脑袋研究了一个多月,羡慕其发量之余,苦恼怎么在头和蜡结合的地方做出美感,还得有燃烧变秃的悲壮感。几个人觉得简单的就是最好的,直接在大卫的脑袋上放了座“埃菲尔铁搭”,想着顶着一头铁塔般的秀发,一点点烧没了,绝对够虐。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完成工业建模后,他们在网上找了模具厂,花200元定做了硅胶模具。模具一到手,就在家里直接架锅煮蜡,倒入模具,第一款产品成功出炉。看着白花花的大卫,白花花的头发,在火苗下一点点消失,他们放佛看到了社畜把一腔愤怒燃烧掉的快乐。


蜡烛一挂到网店,就吸引了寻找新奇礼物的消费者,每天的咨询从几个到十多个,那段时间苏服天天在家里熬蜡,他爸妈以为他入了什么歪门邪道,好好一个大学毕业的人,咋说废就废了。


在和朋友的互损中,苏服找到了久违的快乐,还有灵感。他们相互开玩笑:你发量少了,也快秃了,祝你以后头上长绿芽,生活更美好。后来,他们把这些灵感都输入到产品中,大卫的头发变成了绿色、黑色。


大过年时,烧白蜡烛气氛挺怪,他们又增加了一款红发蜡烛,寓意红红火火,烧掉烦恼。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不过新品也遇到过质疑,比如绿色蜡烛,有人批评他,本来头秃就很惨了,头上一片绿是啥意思,送人确定不会被揍么?他们淡定回复:一片绿不是最后烧没了么,担心个啥?


朋友够铁就送反996蜡烛


两三个月后,蜡烛在小红书、抖音等渠道热度升温,更多博主觉得产品新奇好玩,到处种草,多的时候一天能卖100个蜡烛。


苏服在家已经来不及做了,索性招了一个老师傅,租了个小仓库,让师傅天天在仓库里做蜡烛。赶上大促,几天就卖出2000个蜡烛,师傅抵挡不住反996的热情,觉得单打独斗不是个事儿,招兵买马,招了几个工人一块儿做蜡烛。


谁会花近200块钱去买一个蜡烛?本以为大家会买了偷偷放家里,暗自伤感,缅怀青春,没料到,北上广和包邮区的年轻人,似乎不想压抑自己了,疯狂买来送礼。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有长辈送给18岁成人礼上的后生,带着欣慰的笑容祝福他以后不要秃;有学生买来送给老师当作新婚礼物,大喜之日敬爱的老师拆开之后整个人瞬间沉默了;有人买来给朋友当生日礼物,称感觉棒极了;还有人把大卫请回家,相信这对程序员来说很有意义。


当然,对于本就秃了,内心又敏感的人来说,这种礼物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有人送完之后友谊遭受了巨大的考验,朋友一个劲儿吐槽不喜欢。


不过苏服不担心蜡烛会破坏感情。在他们看来,只有关系铁的真朋友之间才能肆无忌惮地送蜡烛,能开得起玩笑,互损得了的那种才是朋友。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没人活腻了买去送给自己秃头的老板。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有毒”的设计


网上吐槽他们设计有毒的大有人在,说手抱盘花里胡哨,没有实际作用;蜡烛又贵又丧,不是好创意。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苏服不服,他觉得自嘲是一种自我消解的人生哲学。大家都活得很压抑,年轻人为车房奔波,被KPI折磨,忙忙碌碌,活到30来岁还没找到人生的意义。看着房间里燃烧的香薰蜡烛,拽一把头上新掉的头发,他有种生命的热情和希望被烧掉的伤感,但也有痛苦远去的快乐。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既然被现实世界束缚,那么用这种隐喻的方式,释放压力,获得快乐,有何不可?


在他们心里,决定一个产品价值的,不仅仅是物料成本,还有使用场景、社会意义。


显然,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博君一笑,有趣好玩。苏服觉得医生救病治人、警察惩恶扬善,他们的工作是能给人带来价值和意义的,“我们也想做有意义的事情,设计往往是作用在生活本身的”。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他欣赏日本插画师NORITAKE的作品,用黑白线条画了十多年,其作品多是简单的笔触、大胆的留白,有很多治愈系人物,让人思考,感受到单纯、美好。他觉得,一个优秀的产品,不是每天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抢占用户时间,争夺已有的资源,各种内卷,而是跳出来,不让用户沉迷,让他们思考,让每个人高效地找到自己想要的,实现自己想实现的。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Noritake 截图


虽然目前的蜡烛,离自己的梦想还很远,但是他相信作品中的设计理念,会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人。目前,他们在创作手手碟、手手杯等新作品,为即将到来的造物节推出祈求发量求签活动而忙碌。


有趣的人终会相遇,他们相信很多创意在一起,能改变世界。

海归男弃百万年薪,做“最毒”反秃宝贝,199元征服上万恐秃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电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