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唆麻的专栏

科技唆麻

公告

文集

科技(117)

统计

今日访问:209

总访问量:110955

卖给头条的互动百科曾经也是一个百度死对头



收购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我们再来聊聊互动百科这家公司。


创始人潘海东大概没想到,在 2010 年的“三问李彦宏”与 2017 年撞上 3·15晚会第一枪后,迎来生涯第三次高光时刻的互动百科已经不再姓潘了。


 做生意讲究个落袋为安。从合作到收购,字节跳动只花了四个月时间。 今年 4 月,互动百科宣布与今日头条达成长期战略合作;8 月 14 日,字节跳动便通过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持股 22.22%,成为其最大股东;再在 8 月 27 日通过 8 月 9 日才注册的北京互动极致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了其剩余 77.78% 的股份。 


尽管字节跳动早已进入“买买买”节奏,但收购互动百科仍被外界赋予了战略意义。 


据晚点 LatePost 报道,张一鸣此前便内部讲话表示:“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 4000 万 DAU”。而后“头条搜索”上线,形态也从站内变成了全网搜索。 2018 年底知乎启动 F 轮融资后,字节跳动尚在竞争者之列。但因张一鸣不愿进一步抬高价码,知乎选择完成由快手领投、百度跟投,腾讯和今日资本等原有投资方继续跟投的 4.34 亿美元融资。


 显然,互动百科承担了补足张一鸣口中“优质内容”的其中一块拼图。 


互动百科能为字节跳动“突围”带来助力有待观察,这次我们单独聊聊作为一款“化石级”产品,互动百科是如何几乎未在大众层面走向普及,却得以熬到今天的。


互动百科也曾试图与百度百科看齐,将自己定义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百科”。


 某种意义上说,这一提法也曾成立。相较于 2008 年才正式上线的百度百科而言,上线于 2005 年 11 月的互动百科的确一度占据先发优势。 互动百科亦是风口的产物。世纪之初,C2C (Copy To China)模式大行其道。比如,UGC 视频先驱 YouTube 有一帮以土豆为首的“门徒”,门户鼻祖雅虎则催生了后来的四大门户。


 维基百科当时在全球范围的成功,则让彼时的中国创业者们看到了 WiKi 模式的潜力。 


需要分清的是,WiKi 并不等于维基百科。前者是一种多人协作的写作系统,在国内一度被翻译为“维客”,本质上是“一个人和一群人的斗争”,而后者(Wikipedia)则是前者的产品落地。 任何人都能修改网页,但修改成功的同时,其他该页面的制作者也会收到通知。


一旦被鉴定为恶意修改,参与者便能通过 WiKi 系统的版本控制(Version Control),及时找回之前的正确版本。 相较单向的信息传递,WiKi 产品作为 UGC 的早期形态,通过调动用户群体智慧实现了低成本、快速高效生产内容,由此很大程度上弥补了 Web2.0 早期互联网优质内容的缺失。 WiKi 的特性,决定了其在落地时与面向 C 端的百科类产品更为契合。


2004 年前后,国内先后诞生了走综合路线的网络天书、维库、互动维客(后更名为互动百科),与垂直于计算机专业知识的 ALLWIKI、天下维客等百科产品。 不过,当时的创业者们更多是古典互联网精神的推崇者,深受维基百科“开放、自由、中立”的感召主动“C2C”的同时,并对将商业化并没有足够的积极性。 比如,维库的创始人鲍鸣浩在 2006 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我一开始做 Wiki 是作为爱好,Wiki 代表了互联网新的技术发展的一个潮流,而且从文化上来讲,它是最能表现互联网的开放,共享,还有自由的文化的一种方式。 


而创办国内第一个中文维客网站“网络天书”的叶群峰,则一直将“公益性”放在首位:


 “假如一个站点维持生存问题不是太大,就像我们网络天书一样,这种站点,完全是凭一些创业者或者是创业团队的爱好来维持的话,毕竟维护费用也不高,大家都可以撑下去。 


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将 WiKi 当做一门生意,在当时几乎找不见对手。



创立互动百科以前,潘海东并不算是一个 WiKi 的拥趸。

 2002 年以前的波士顿大学博士期间,潘海东开始频繁参与中美民间交流活动,接触了大量互联网从业者后,并最终将互联网作为职业方向。一开始,他本打算做本地搜索,但国内外 WiKi 项目创业的火热改变了他的想法。 


很长一段时间里,互动百科是唯一有专业商业运行团队,并进行商业化探索的 WiKi 创业公司。 


这很大程度上离不开潘海东的专业影响,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因为学的很多是运筹管理,运筹学方面的事情,这个我想也是对以后创业的过程当中,有很好的帮助。因为系统工程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怎么在人力、财力、物力各个方面达到一个很好的均衡,把结果做到最优化,最后你的企业产出最好成本最低,这个在思想方面给了很多的指导。


 相较于同行们“用爱发电”,潘海东一早便开始可寻求资本助力与商业化。


 在上文那次同行 2006 年 3 月的采访后不过半年,互动百科便宣布完成由德丰杰领投的 300 万美元融资。互动百科对外 PR 中称其为“5分钟说服DFJ投资”。 上线不久后,互动百科便引入了 YELLOWIKI 和自行研发的 HDwiki 开启商业化。前者是一项类似于 58同城的分类信息;后者则是面向中小站长开源中文维基建站系统。 


一边是先行商业化的互动百科,一边是手握 PC 互联网时代流量入口的百度百科,早期技术爱好者们的“用爱发电”很快便无力支撑。


 网络天书于 2007 年 10 月 7 日正式停更,其主办的中文维客年会再也没能办出第二届,而苟延残喘的多年的维库,也在坚持到 2010 年 2 月 25 日后再也无法打开。 某种意义上说,独立百科产品时代已经就此落幕。


早在 2006 年 8 月的首届中文维客年会上,维库创始人鲍鸣浩已经对彼时国内的 WiKi 感到悲观,他直言:“对Wik在国内的发展不再盲目乐观了”。而论及原因,除了技术外更因为:


 “中国缺乏内容开放运动的土壤” 


一方面,彼时互联网普及程度尚浅,外加国人书写与协作基础本就相对较弱,繁琐的 WiKi 编辑器将众多潜在用户拒之门外;另一方面,在市场追捧下 WiKi 成为如今 AI 一般被追捧的风口。


问游网 CEO 吴佛在中文维客年会上打了个比方:“WiKi 就像个美女,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想追求一下,弄点绯闻。”彼时,作为一家旅游网站,也在试图将 WiKi 技术引入旅游行业。 


其中,百度成为了杀入 WiKi 行业最强大的“野蛮人”。 


作为 PC 互联网时代无可争议的流量入口,百度掌握着 WiKi 产品的分发大权。在“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的加持之下,2008 年才正式上线的百度百科,即使弯道超车也踩足了油门。 


从早年的采访与互动百科的布局不难看出,潘海东并不完全认同维基百科的志愿者模式。但其一边高举“中国的Wikipedia”大旗的同时,另一边并没能摸索出可行的商业模式。


 其早年主打 SaaS、开源软件以及广告三种商业模式,但以当时的互联网商业环境,前两者无异于空谈,不得不一直以广告作为支柱。


 这意味着流量是其命脉所在,而这条命脉又被掌握在百度手中。 压力之下,潘海东将互动百科推上生涯第一次高光时刻。


 2010 年,矛盾激化,潘海东在微博发文《三问李彦宏》直接将矛头对准百度竞价排名。百度随后以诽谤将潘海东告上法庭,最终法庭裁决潘海东败诉赔偿12万。而转年,甚至以词条形式 “三呼反垄断”,不断将死磕百度升级。 


实际上,互动百科与百度百科的撕咬更像是拖慢对手的公关战。 


相比百科领域的对手百度、搜狗们,互动百科缺少了搜索这关键一环,但根据 2011 年初 Alexa 数据显示,其流量中有 25% 来自于搜索引擎。而实际上,哪怕抛开搜索的导流,彼时百度百科在内容和 SEO 友好度上已经有明显优势,即使在 Google 和搜搜中也有靠前的排名。 


互动百科也曾尝试通过优质内容开展自救。


 2012 年 7 月,互动百科宣布成立了“科学顾问团”,拉来方舟子担任首席科学顾问,清华大学教授赵南元、资深媒体人“土摩托”袁越、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何祚庥等人组成科学顾问团;但紧接着,百度百科也拉来姬十三、乐嘉等 120 多人成立了“学术专业委员会”。


 一边举着“反垄断”大旗大打公关站,一边在业务上斗得有来有回,那是互动百科最风光的时候。


如果要以两个词概括互动百科,一个是打反垄断牌时戏谑的“百度恐惧症”,一个则是其自造的“词媒体”,后者意味着互动百科“接受现实”,开始强调其媒体属性。


 2010 年 5 月,互动百科公布其定位由中文百科转型为“词媒体”,并宣布与 500 家媒体达成内容合作协议,为其提供互动百科内容;同年 12 月,互动百科宣布与《中国青年报》、《南都周刊》推出热词榜。 其主页更是逐渐“门户化”,从“百科文章”、“百科视频”、“百科图片”到“百科解密”、“IN词”等频道先后引入,试图提升用户留存。 


诸多动作显示,互动百科已经陷入“流量荒”。以上述方式导流的同时,丰富词条亦是关键。 


但受限于“中国缺乏内容开放运动的土壤”,互动百科选择了剑走偏锋。彼时,互动百科雇佣了大量大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编写词条,只需搜索“互动百科 兼职”便能找到不少需求,已然有悖于 WiKi 模式的本心。 


另一方面,互动百科还多次陷入抄袭丑闻。科学松鼠会和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就曾直言,互动百科首页推送专题《不会说谎的证据》即全文搬运了果壳网“谋杀现场法医主题站”的文章。 


移动互联网爆发带来 App 时代,“信息孤岛”进一步加速了互动百科的衰落,并让其最终选择“放弃治疗”,加速了通过广告将流量变现。


 2016 年 2 月,互动百科登录新三板。数据显示,其 2013 年、2014 年和 2015 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777 万元、5465 万元和 6027 万元。其中,三星 2015 年就给互动百科投入了 1680 万。 而据“IPO最前线”报道,其 2015 年的 150 多员工中,有近一半是销售人员,且比例在其后一段时间一直保持增长;其 2015 年上半年研发投入占总营收的仅为 7%,而之前几年更是只有3%。 


极强的销售导向,使得仅挂牌一年的互动百科便因“虚假广告”问题被迫停牌。


 2017 年的 3.15晚会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被批“最大虚假广告垃圾站”后,当年全年盈利却大幅下滑至 396 万元,不足前一年 1028.05 万的一半。 玩味之处在于,315晚会之后竟有大量诸如“互动百科是什么来头”的科普文现身,其声量之低可见一斑。 而更惨重的损失则是,在各路社交平台的发酵下,其唯一支柱业务——百科的立足之本的公信力几乎完全丧失,其品牌本身也几乎成为“负资产”。


 换句话说,如今日均UV不及 30 万的互动百科,唯一值钱不过是那一千多万词条,卖身早已成为定局。这可能是才是互动百科最终的宿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科技唆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