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唆麻的专栏

科技唆麻

公告

文集

科技(116)

统计

今日访问:0

总访问量:109642

2000万实验室、全球最大专属工厂,160倍增长……来看看悦刻开放日里的小秘密

null


“开放日(opening day)”是一个带有浓厚西方文化的词语,从白宫到谷歌,历来都有举办开放日的传统。开放日顾名思义,就是把企业向大众开放,普通人可以参观公司内部,了解企业文化和组织的日常运转。

相比下来,本土互联网企业更热衷于举办高大上的发布会,我在7年的媒体生涯中,也仅仅参加过Uber,LinkedIn特斯拉等少数外企的开放日。

悦刻的CEO之前是Uber中国的负责人,而悦刻的企业文化也非常像Uber——从墙上贴着的stay humble,keep integrity等标语就能感受到浓浓的Uber风。

null


因此,对于电子烟品牌悦刻来说,选择举办一场“媒体开放日”,邀请一众媒体去深圳宝安参观悦刻的实验室和工厂,并不意外。

整个参观分为两个部分,上午参观实验室和工厂,下午是悦刻管理层以及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和媒体面对面沟通环节,今天刚刚参观完,我简单说一下参观的重点和亮点。

先说一下悦刻的实验室。实验室位于悦刻深圳办公室,整个实验室耗资差不多2千万,面积接近400平,里面做的是一些与安全性非常密切的实验与研究。比如测试烟油蒸发过程中甲醇的数值,比如检查电子烟烟弹存放超过两年后里材料和成分是否有变化,以及在绝对温度下,比如高温或者低温状况下,烟油是否会有安全隐患等等。

null

实验室里大部分都是化学测试以及各种写满数据的精密仪器,一台机器动辄百 万, 非常昂贵和震撼。

这个实验室让我想起了沃尔沃做的车辆碰撞试验——沃尔沃会模拟严苛的场景下的碰撞场景,以此来提高车身的安全系数,另一方面,电子烟不同于汽车行业,电子烟没有一个所谓的行业标准和规范,而烟油又是通过雾化芯入口直接吸入人体,严格意义上来说,安全门槛不是3c,而是食品药物。

迄今为止,悦刻实验室是整个国内电子烟品牌里规模最大的实验室,而绝大多数同行业公司没有所谓的实验室。

我个人猜测,悦刻想通过这个行为去向外界传达一种声音,那就是悦刻的实验室想去承担一部分行业标准的责任。

null


下一站是去石岩的工厂实地参观烟弹生产线。这也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专属工厂,因为全程是无尘生产,所以参观之前需要穿上全套的防尘服,工厂GMP达到10万级洁净车间的标准,非常干净。

工厂一共四层,2万平米,4000多员工,1层是包装和仓库,4层是烟弹生产车间,2层主要是电池和烟杆的组装,这个工厂是麦克韦尔和悦刻共同管理和运营的专属工厂。

null


简单来说,这个工厂专门生产悦刻的产品。麦克韦尔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烟代工厂,毫不夸张地说,全球绝大多数的电子烟都是通过麦克韦尔代工生产的。

但一般的代工生产有很多问题,比如产能不稳定,效率不高,订单量大的公司有很强的话语权。专属工厂的好处在于一方面兼顾了产能,另外一方面又能保证品质。

工厂里很好地体现了双方的分工合作——身穿白色制服的麦克韦尔工人坐在150米的流水线里,生产着从雾化芯零件到烟油注射,包装的所有过程,每个工人的工作台面前竖着一张纸,纸上写了非常详细的生产标准和检查方法,比如某个零件的尺寸误差不能超过多少等,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品质管理团队则在一旁负责检查和确保产品的品质达到悦刻严苛的安全标准。

这些粉红色的悦刻员工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全球最严苛的企业标准。

null


效率体现在全程,我说一个细节,在生产线上,悦刻有一个机器,是密封烟弹的盖子,传统的做法是让工人戴手套直接压,但悦刻的做法是让工人将盖子扣到模具上,然后扣到烟弹,值得一提的是机器分两次冲压,避免了因为大强度导致泼溅和损坏,仅这一个细节,就提高了80%效率。

一位负责接待的经理告诉我,这个工厂每个月的峰值产能是5000万颗烟弹,产量高的同时也伴随着严格的品控。

“我们一年用于品质抽检而消耗的烟弹数超过200万个,仅这一数字就已超过许多电子烟品牌一年销售的总烟弹数。”RELX悦刻联合创始人、研发与供应链负责人闻一龙说。

null


参观了一圈下来,从实验室到工厂,我觉得有必要搞清楚一件事,悦刻到底想做什么?

RELX悦刻成立于2018年1月,当年6月获得源码资本、IDG和红杉首轮3800万元融资。

null


到目前为止,在电子烟这个赛道上,悦刻已经一枝独秀,知名市场调查机构Euromonitor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RELX悦刻在今年上半年占据国内电子烟市场44%的市场份额,远超2至10名总和。

另据RELX悦刻最新内部估算,RELX悦刻今年8月份的国内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60%。

在此前的发布会上,悦刻联合创始人蒋龙曾表示,悦刻累计融资额是第二到第十名加起来的数倍,这无疑更强化了悦刻头部的优势。

但另外一个层面,政策对电子烟监管的变化,又让人对这个新生事物充满畏惧:尤其是美国出现吸大麻电子烟死亡的案例,以及纽约州禁止销售变味电子烟的禁令,更是加重了这种情绪。

null


很长一段时间里,电子烟都是游离于灰色地带,闷声发大财的行业,一方面用户的确刚需,另外一方面,法律和监管的空白,产品标准的模糊,以及良莠不齐的产品的确让人觉得这个市场令人生畏。

如果说开放日的目的一方面通过展现自己在研发和供应链上强悍的硬实力去向外界秀肌肉的话,那么悦刻的软实力是什么?

null


我个人觉得是背后的价值观和愿景在支撑。

汪莹在下午的沟通会上谈到价值观的问题。悦刻有两个价值观,一是责任感,也就是产品质量,品控等,二是启迪和启发,Inspiration-product。

价值观和愿景看上去是非常虚的词,但其实很好理解,你到底是把它当成一门赚钱的生意,还是当成一个创新的行业,推动烟民进步,甚至当成改变世界的事业去做?

悦刻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它从一开始就把这件事当做一件推动社会进步且long term的事情来做。

《星球大战》里,尤达大师的“原力”设定非常有趣,它指的一种超自然力量,源自所有生物的能量场,也是绝地武士和西斯大师双方都在追求的宿命,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它的原力究竟是赚钱,还是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区别很大。

如果说只是赚钱,那么一切的目的就是朝钱看,砸广告,铺渠道,其他地方能省就省,吭哧吭哧赚钱就好了。

据我所知很多小品牌的电子烟做法就是如此,一年几百万到几千万的利润非常简单。

选择另一条路更辛苦,这意味着要抵挡更多的诱惑,肩上的责任和担子更重。

比如坚持不售卖电子烟给未成年人,其实老实说,花花绿绿的电子烟对叛逆期的未成年人吸引力很大,但说实话一年放弃那么多的销售额,不是一般人就能坚持住的。

其次,坚持品质和质量。比如花费这么大的成本建造一个实验室,看上去很无用,因为产品代工厂都已经做好了,直接过去选口味然后生产就好了,但悦刻硬是自己跑出一套研发流程,并且坚持对产品做底层基础的标准测试。

一个没有强烈责任感驱动的公司,如果不是脑子秀逗了,很难做出这种赔钱不赚吆喝的事情。

汪莹说,很多时候每一步挑战自己做到的成果,总能启发到一些人,尤其是年轻员工,他们不知道因此就感受到了什么,给自己什么样的勇气。

我觉得,电子烟不是鼓励吸烟,而是给烟民一个更多的选择,即一个更健康的,不放弃自己爱好的权利。

从全球范围来看,烟民的增长已经过了红利期,发达国家经历了几十年的禁烟运动,大部分人已经没有吸烟的习惯,而在发展中国家,烟民的比例很大,但也正在萎缩,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人类对健康的诉求会越来越大。

但烟民不会消失,烟草依然是一门热门的生意,但如何更健康地吸烟,也就是让这些烟民以更小的健康代价,获得同样的吸烟体验,我觉得这才是电子烟行业真正的价值。悦刻强调的“买电子烟就买悦刻”也正暗合了这种价值取向。

null


我在下午的沟通会中注意到一个细节:包括悦刻的CEO汪莹在内的很多人都在抽悦刻电子烟,如果不是对产品的高度信任的话,很难表现出如此自然放松的状态。

我很喜欢的瑞典户外顶尖品牌攀山鼠的广告有这么一句话,不要购买这件装备,除非你真正的需要它。

对于电子烟公司来说,愿景和价值观才真正决定了一家公司能走多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科技唆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