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凌鸿的天地

谢凌鸿

公告

【湖南楚天智业】谢凌鸿超市全程策划/咨询/顾问工作室/电话:13407482778 QQ:490015338 --全心全意为中小超市老板服务

统计

今日访问:2013

总访问量:3822863

“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得意与失意的,都曾迷情于山水。  说得最动情当是李白“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写得最伤情的当是柳永“杨柳岸晓风残月,良辰美景奈何天”,写得最诗意的当属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写得最壮观的当为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得最无奈的当属辛弃疾的“断鸿声里,把栏杆拍遍了,无人会登临意”,和着血与泪的写景句也属于他的“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自然的山山水水风景万物在古代是幸福的,文人骚客倾注了全部情思在其间!摹其状绘其形传其神韵,工笔至极!  今之风景之美,多被人留在数码镜头里,定格于一瞬间的视野
冬天的阳光很温暖,洒在田间地头和绿树青林上。爸爸在后山自家的地里安息,妈妈坐在老屋场晒太阳,后辈们总在抱怨乡下的日子相当无聊。  这就是故园,和我小时的日子相若。  我想回去。  屋后的山算不上山,它只是这一带绵绵数千里山脉之微干,像毛细血管之于人体,细枝之于大树。我的老家就在这曲里八折的山里,房屋偏偏在山脚,离后来建成的公路又有距离,这距离非比一般,也就是现实版的羊肠小道。这样的路,不知道走过了多少辈先人,他们背着米面、牵着牛羊、抱着孩子、扛着犁铧,生存在这山里,近乎原始的生活,让如今的我们有些不能理解。弟妹们每当回家,就会抱怨那路太远那山太难爬,还曾设问:为什么祖先们不搬家到交通方便
我原本不知道潭溪就是我在20多年前就从孙家桥的同学王文良的嘴里所知道的厚里。2010年元月13日,因为潭溪店的招牌设计、安装的问题,和周总等三人在难得的冬日暖阳的照耀下,驱车前往潭溪,也就是在20年前我就慕名的厚里。 潭溪镇位于新邵县东北边陲,北接涟源市白马镇的田心坪、孙家桥,西临寸石镇,东与潭府乡、陈家坊镇隔龙山相望。全镇行政面积109.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7819亩,其中水田13167亩,山林面积97890亩,森林覆盖率达60%。辖37个村,1个居委会,404个村民小组,36150人。 从涟源芙蓉店出发几分钟就进入了山路。在蜿蜒曲折的新农村水泥路面上行进,我一直在想:潭溪的人们一
他们都在当面或背后说我---说我的性格、说我的有或没有的事情。。。。。。今晚,坐在我很久没有坐了的书房,就着窗外的雨声,在深沉地思考。。。。。。 我常常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在某些时侯,我会突然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无比的惊讶。我为自己在做着眼前的事,为自己在说着口中的话,为自己心中那些纷繁复杂的感受而惊讶不已。    我是谁?我为何而来?为什么我是我而不是别人?在这茫茫无涯的时间的荒野中,在拥有现今的我之前,是否有过另一个我存在?在现今的我消亡之后,是否还会有另一个我衍生?    如果说,古往今来,拥有真实感受的“我”的存在,是一个绝版,那么,过去与未来,那茫茫无际涯的时光,是多么空
一声叹息   【壹】    夜已经深了,周围都安静了。  我还懒懒地不想爬下网。 电视在独自播着007系列《黄金眼》。老袁咪着眼坐在我的对面看的很投入。    【贰】    在这样的夜里,越发觉得自己的粗鄙和肤浅。   近几年,书看地很少,内心也不再因悲欢离合而有敏感细腻的心思。  脾气也暴了些,文字也越来越粗浅。    时间还是一样的。只是,我都忘记我把时间用在何处。  我总觉得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听很多很多好音乐,看很多很多好电影,写点文字,看点好书。  我总感觉自己在急躁地奔向某处。而这某一处,到底有什么呢,我又不清楚。  我在看电影的时候,我很快乐;但是我又很急,前方有一件事
【壹】    2010已经来了,对此,我却连细微的触动都没有。这跟往年是不一样的。  日期,本来也就是个计数的方式,日子每天还是这样过着,过着过着,过成了熟稔,也就无所谓了。    【贰】    这两天一贯的忙碌。  2010的第一天,回涟源老家。其真正的使命是代表天客公司去接收FKX芙蓉店。但出现了一些我意想不到的事情(连好好的地板都被扎烂)。没有进场。晚上约房东开会,又出现新的问题(楼梯的改造)。唉,第一天就TMD那么多的麻烦事。  今天呢,新店的店长和工程主管已到位。就是财务和钱没有到位。办公和住的地方还没有落实好。 今天下午老周、老二从潭溪店、老肖从总部过来了。场地的尺寸数据采集完
梁总说,为了构建天客公司的企业文化准备办个《天客人》报,并要我负责一个版面。我很爽快地答应了他。 说实在话,文学离开我已很久了。就在年尾年头的特殊时刻码点文字,闲扯一下我与文学的不解之缘。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许多的不期而遇让我们束手无策,措手不及,并且恒久感动,历久弥新。比如一首诗,或者一支歌,当然,最好,是一个人。 我期望逢着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戴望舒曾认真地说。 一夜,和老陈不可避免的谈起音乐,谈起吉他,谈起我们的校园民谣。 他说现在基本上不听新歌。听不懂并且很难接受。我想这是我们这代人的通病,时间以更快的速度遗弃了我们,只剩下我们在这里抱残守缺,敝帚自珍。 是的
每天每天过日子 ★★★ 一直把“简单生活简单爱”这句话作为我的座右铭。  然而,生活却是那么的无奈可笑,那么地纷繁复杂。  复杂到我不晓得该怎样去描述现状,  复杂到我不晓得该怎样来实践生活,  复杂到我不晓得该不该提及到它。  其实,我是那么地害怕复杂的东西,就连一件商品的说明书都会让我看了头痛。  可是,我却不得不面对如此分裂的现实。  每每想到这些,我就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自责,对自己的不能超然物外感到惭愧,  其实,简单最辛苦。 ★★★  日子过的
杏子铺的冬日暖阳 【零】 终于感冒。终于说不出话。 离开办公室。拿回三大包药,其中有青霉素。 遭遇阳光。遭遇杏子铺的冬日暖阳。 呵呵。新店就要开业啦。呵呵。 【壹】    阳光很好。 把心在太阳底下暖暖地晒着。 还有心事,一件件摆开。 还有想念。   我喜欢冬日的暖阳,喜欢阳光底下温和宁静的一切。    【贰】    喝酒。 吃点狗肉。 三、两个朋友围炉夜话。 都是冬日里至爱的享受。   这都只是在杏子铺的冬日暖阳里
零、 和老周驱车夜访零售圈内的朋友归来,酒后不能成眠,借着酒意码字。 码的字跟老周酒后唠叨的老周的师傅的话题有关,又好像没有一点关系。 一、小时候,被语文老师叫住。要求背《荷塘月色》。一时背不出来。被打五记重重手板。不恨语文老师,有点恨朱自清。什么不好写,写荷塘月色?又是“田田的叶子”,又是“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谁记得住?二、那年,因为朋友有机会造访清华大学。对《荷塘月色》,竟有莫名的亲切。连对那五记手板,都有了
冬天,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湘中小镇杏子铺。  冬天,于我来说,是最难捱的时光。空气里,似乎漂浮着冰冻的气息,人走在寒风中,全身不由得会发颤,直不起腰杆来。  冬天的白日太短,每一天,未曾天亮就离开温暖的被窝坐到了办公室,在夜深人静的时刻还是坐在办公室瞎忙。这样的“披星戴月”、早出晚归,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    突然想冬眠。    在寒冷的冬天,外面是寒风呼啸,我们呆在小小的房子里,烧上火炉。  橙色的跳跃的炉火温暖了整个房子,照亮了你我的脸蛋,我们伸出
2010年开业日期选择指南 月 份 黄道吉日 忌开业日 1月 3、4、 25、28、29 5、8、9、11、12、19、20、31 2月 3、4、7、18、19、22 1、14、23、26 3月 8、14、18、20、26 17、23、27、28 4月 1、8、10、14、16、22、26 5、6、13、17、23、25、29 5月 4
杏子铺初冬的雨是寂寞的,所以他们向往能汇聚成流淌的水; 杏子铺初冬的雪是不羁的,她们摆脱了重力的束缚,飘是她们的愿望。这初冬的雨,夹带着散落的雪,依旧如往昔,没有归宿。呈现在眼前的是繁乱的景象,茫茫的,模糊了视线。这个季节是毫无所思的,因为寒冷,这使一切冻结的因素,即便是叹息也凝固在空气中了。 这是暮秋最后一场雨也是初冬最初的一场雨,雨的心是冻结的,没有太多的留恋,没有雪在空中的舞姿,那是雪的一种炫耀,雨并不需要,依旧那样从容的落向地面,与万物做的最亲近的接触。。没有什
又下雨了,我记得,在去年雨落的时候,我问你,为你写篇文章好吗?  你笑,笑着说,好,很希望能看到自己出现在我的文章里。  而后来,不,没有后来,只有曾经和现在。  当雨再落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跨过了一年,而我和你已形同陌路了,今夜听着窗外不停的雨,想起当初的我和曾经的你,是那样熟悉却又是那样遥不可及。  原来,过去和现在只是隔了一季长长的雨。    站在冬天里的我,看到满街的枯枝,我总是不经意地想起那同样落雨的冬天,同样的满街枯黄还有走在冬雨里的自己。忽然开始不明白,为什么,
一、前几天寒风凛冽。 昨天太阳终于露脸了,整个世界都清透了,雾霭都消散了,只见一望无际的阳光,还有稍微舒畅的心情----杏子铺的外围矛盾终于得以解决,第二期工程得以顺利开工,开业日期也屈指可数。二、要做的事太多终究无话可说。有人沉迷于网络虚拟游戏之中。种菜,偷菜。不亦乐乎。我不是种菜高手,没有多少现实土地的我无非是忙里偷闲找点无聊的乐趣。现实中,若也有如许迅速的赚钱方法就好了。常和同事朋友聊起工资水平的稳步不前与房价的畸高。很多还是月光族。如
张师傅今年44岁,是个市郊的中年农民,受过高等教育。当年有远见,没有把户口变成“非农”。虽然戴副眼镜,但看上去不像个读书人,倒像个戴老花镜补鞋子的小老头。人不可貌相,张师傅却写得一手优美典雅的好文字,曾是本地论坛某个版块的版竹。因文字交,故与他在两年前相识。他本来在本地一家不小的企业内任“仓库主管”,是个中层的领导,年收入也还可以。以他的收入,在这个湘中小城里,谋生已足足有余,但离开小资小康,还差那么一两步。 2009年春节上来,张师傅突然炒了老板的鱿鱼,文友们也感到很
打坐您可以正襟危坐,也可以手舞足蹈,可以缄默无语,也可以哼着小调。可以置心一处,也可以浮想联翩,可以意守丹田,也可以内观脏腑。可以回味余香,也可以静听肠鸣。可以修心冥想,也可以练腿拉筋。总之,没有一定之规。打坐,不是打个木桩,然后把你捆在上面坐着。(佛家比喻为‘枯木禅’)。打坐,打的是鼓乐,坐的是浮云。随机变化,妙趣横生。  打坐的好处真是太多。打坐可以帮你找到腿上的哪根经络不通,打坐时,很多人腿盘不上,有的因为筋骨僵硬,有的因为关节酸痛,这些就是经络不通的地方。你就边
唐代著名诗人张继途经寒山寺时,写了《枫桥夜泊》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自从张继的《枫桥夜泊》问世后,寒山寺因此就名扬天下,成为千古的游览胜地,就是在日本也是家喻户晓。不但我国历代各种唐诗选本和别集将张继的《枫桥夜泊》选入,连日本的小学课本也载有此诗,可见诗名之,盛。特别是使张继写出声情并茂诗句的那口钟,使中外游客无不向往。日本许多游客每年在岁末之夜都要专程来到寒山守聆听“夜半钟声”,并以此为荣。有趣的是:因
严格说来,我是个传统的人,做事情讲原则,不大愿意变通,评价一个人、某件事,所依据的都是些主流的、为大多数人接受的标准。  但是,从骨子里来看,我又是一个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人,在某些方面,甚至还有些标新立异。提起我的“光荣”史,不夸张地说,三天三夜可能不需要,一天一夜绝对不算多。  记得街上刚流行喇叭裤,还很不为人们理解,那时刚从文革的桎梏中走出来,这些纯西方的东西,难免会被视之为大逆不道,学校也在四处传说,有人拿着剪刀守在路边,见到有穿着喇叭裤的,上去就不由分说地把裤腿剪开,
月色如水,独立在故乡的田园里,听着天地的和声,静谧而优雅。这样的日子,虽然深刻在心底,却将越来越少。  这四围的田地,因季节的原故,一些空置,水稻收割后,总会空上一段时间;因时代的原故,一些荒芜,原来的良田,如今逐渐长上野草;那生长着的植物,它叫红苕,叫青菜,叫辣椒,叫黄豆绿豆,叫萝卜。在青绿的叶间,有知名不知名的小虫发着声响,它们总在夜里歌唱,重复单调,像在月夜里玩乐的孩子,于我人生中一年又一年的调皮捣蛋。树在月里如伞盖,如屏风,点缀在更远的山的背景下,显得从容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