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 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 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 网址:www.ectime.com.cn 社长兼总编:刘建湖 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49

总访问量:2120756

利欲熏心


在烹饪学里,熏,是一种最能入味的技术;拿利欲来熏心,则是入骨入髓的堕落。要冲破农业社会主义即平均主义的藩篱,就要鼓励全民致富;而当致富成为时代的主流,其手段自然要非常规创新;在手段,即“术”的创新中,如果脱离了人类社会主流这个“道”的方向,后果是什么?

  先是来自南国上海“汉芯一号”造假的新闻,堂堂的学院院长、长江学者和他曾经令中国产业界为之骄傲的学术成果、科研课题,竟然是一个弥天大谎,一场高科技的技术革命也蜕变为利用科研圈钱的黑色游戏!

  再是来自北国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公司生产假药的报道,一家通过了GMP认证的正规制药企业却用工业原料制造劣质假药“致病杀人”,如此偷梁换柱,可谓胆大妄为!

  院长造假,目的是要名利双收;制造假药,希望的是坐收渔利。一个“利”字,再加上人类永不满足的“欲”望,前者好似离弦的箭;后者就是助纣为虐的弓。拿这样的弓射出如此的箭,那耙子可就遭了殃——国家投入了巨额科研经费,开发出来的项目竟然是Copy品;被工业原料注射进身体的患者们,支付了药费,买来的却是死亡。

  小利,害了大利。一己之利,损害了国计民生之利。当这样的报道频现于报端,当这样的罪恶屡禁不止、甚嚣尘上,当如此罪行猖獗到无以复加,该反省的是什么?

  和谐社会,它的唯一前提是它的公民在“心”态上的平和。一个向来以“中和”为福祉的民族,靠着乐天知命的世界观“熏”陶了文明,才成就了不朽的神话。一位外国记者在自己的报道中说,在这个人均只有几百美元的国度里,人们脸上的笑容却无比灿烂。

  是的,以所有仁人志士的奔走呼号为证,关于义与利的争论如果没有最后结论,那么,对这种价值观的判断、考量一秒钟也没有停止过。一念之差所带来的福与祸,当然要由当事人去接受和承担,就在中国的两极分化超越了经济增长速度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更多的中国人选择的依然是平和——不犯罪、不心惊肉跳、不怕露出马脚;于是,就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只有心安理得,才能心旷神怡;心满意足,才能心想事成。

  去过敦煌的人们都知道,几千年来,众多画师倾其一生,靠一壶水、一块干粮在沙漠深处做画,,临终时却不屑留下自己的名字。这种不求功名的真正集体创作所蕴涵的中国力量,创造了敦煌不朽的艺术瑰宝。

  在四大宗教中,关于贪婪和对它的惩罚,是关键的内容。因为贪婪与信仰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价值观。而靠不法手段追名逐利的人,之所以那样穷凶极恶,那样有恃无恐,是他们的信仰沦为了利欲。

  心如止水,一种看上去很美的“消极”,却是这个时代所缺乏的。和谐中国,能否如你我所愿,取决于人们能否在利润、利益和利基上心平气和。中国人,能否创造共同富裕的奇迹,不只表现在对未来的心明眼亮,更要求时刻反观我们的行为:当良心被透支,正义被贩卖,道德被出售,良知被市场化,“最大化”的是利润,还是利益,是谁的利益和怎样来的利润?

  最有力量的是传统,最具魅力的是信仰。信仰的内涵是人类的正义、社会的平等和真理的张扬,虽然其中不乏邪恶在招摇、龌龊在行动、罪孽在横行、甚至在某个阶段还会有倒行逆施,但是,乌云毕竟遮不住太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元认知
下一篇:蹦极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