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 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 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 网址:www.ectime.com.cn 社长兼总编:刘建湖 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71

总访问量:2038432

房患于未然

 

  “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在漫长的农耕时代,它就是一面旗帜。大诗人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一句绝唱,成为农业社会主义的图腾。
  从土地改革到土地承包,从大一统到住宅商品化,中国的改革之所以复杂、微妙中透着蹊跷,它改的一是几千年的流弊,二是新冒出来的奸佞。一蹴而就,从此天下天平,只是个善良的愿望而已。而改革,说到底,要改的则是观念。
  “房”的本质怎样理解?在买房、炒房、囤房的所有人当中,房能升值,是个图腾。在卖地、造房和售卖的过程中,所有的单位和部门都收益颇丰,是经济命脉。但是,随着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我们分明看到了寄生的腐朽和垂死的资本主义作祟。
  什么是这个时代最本质的主题?是创造!什么是最原始、最保守、最反动的赢利模式?房地产!是什么让我们觉得太荒谬和不合辙?“葛朗台”旧式商人的赢利模式成为当代情结!
  房地产是支柱产业,那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的经济还没有走向新经济。房子是造钱机器,但它也暗含着赔钱的隐忧。房子是富人的筹码,但它也该让绝大多数穷人“俱欢颜”。
  一种偏执,可怕的旧式农民起义;一种悖论,思维的被束缚。因为对于“房”发生了根本属性上的误读,“患”—有病,而且不轻。
  先是政府因为出售土地而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土地财政”使各级政府成为“地主”。当那些国际投资公司瞄准本土房地产并“从一头牛身上剥下两张皮”的时候,我们的各级政府正好收获土地出让金和税收这两张皮。当政府成为“大地主”,它去进行产业革命,发展新经济的时候,能有多大的动力,能有多大的作为,能有多高的境界?
  再是商人们在趋利避害的本能下,将一个本来不成熟、不规范和不严肃的市场搞得更加面目全非。当政治与经济的、中央与地方的、卖与买的、冷钱与热钱的种种矛盾,在错综复杂中将房地产业做到了谁也看不懂的地步,当一些经济学家和房地产专家在大是大非面前模棱两可的时候,老百姓不是在雾里看花中平添了水中捞月的危机吗?
  而当最大的物质承担者——最基本的购买群体无法看清、竭力购买和无条件盲从之后,“未然”是什么?是集体性的崩溃!谁都看到了这种危机,但加速它到来的正是那些即得利益的合谋者。为了防患于未然,政府绞尽脑汁、商人挖空心思、穷人在叫苦不迭中无奈、富人在再接再厉中硬炒……一个“房”字,闹得天下大乱,搞得人心惶惶。
  如果房地产是经济的,为什么和什么时候真正让市场说话?如果中国人是智慧的,为什么和什么情况下能够做出“非葛朗台”选择?如果“房子”其实就是个遮风避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物件,我们为什么要将一生的努力、大量的心血和满腔的热情“患”在这里?
  房子底下的那块地属于国家,上面的房子却被称为“不动产”甚至可以传宗接代,这一公一私颇具幽默色彩。而透过这种黑色幽默,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我们自己,这个有着沉重历史重负、在黑暗中徘徊了很久的民族,已经在短短的28年里创造和创新了一种举世罕见的成长。这正好说明的是,包括房地产在内的中国经济的反应堆式增长,也要在创新中将“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手”握得更紧,最后形成拳头。
  一句话,身体有病,并不可怕。脑子出了问题,就要坏大事。所有的人都在一个水平面上打算盘,那结果一定是很受伤!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蹦极时代
下一篇:政治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