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 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 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 网址:www.ectime.com.cn 社长兼总编:刘建湖 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001

总访问量:2342164

草民为本



  最近,上海市民邓维捷起诉跨行查询收费违约,将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中国银联告上了法庭,就在此时,来自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要求暂停跨行查询收费的紧急建议已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转交至银监会、发改委、审计署。在天怒人怨中,来自银行的反馈,则是以“国际惯例”、“收费是迟早的事”为由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一次查询收费3角,连续查5家银行就是1元5角。据银联的统计,截止到去年底全国共有银行借记卡9.2亿张,如果每张借记卡每月跨行查询一次,一年下来将有33亿元进入银联和各大银行的账户。当消费者没有去计较的时候,银行赢来的“蝇头小利”是多么巨大?于是,有“刁民”出面开打的这类官司,便总能因为触及到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而产生出重大的意义——谁?以谁为本?
  2000多年前,孟子倡导“以人为本”。与孔子的“仁政”异曲同工,二人强调的是皇帝与子民、百姓与天子互为根本。但圣人们同时强调,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以,以人为本其实就是以民为本。当这一切成为古训,则将孔孟之道创新得更具操作性——以人为本——以民为本——以民生为本。
  因为我们是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每个人1分钱,加起来就是天文数字。所以,在中国办事情,就必须要格外小心。这里的小心,就是别官僚。依仗着有职有权,将人民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例如水电煤气等随意涨价,在百姓缺席的情况下自行其事,将导致的后果之一是民将不民。广州在3个月内将罐装煤气的价格向上恶炒了7次,在七战七捷中也将低保户的取火造炊还原到了“原始状”——如此以官、商为本,“本民”的日子,又该怎么过?
  像邓维捷一样去打官司告状?去面对一个强大的而且“迟早”要“胜诉”的老冤家?这肯定不是“顺民”这个庞大阶层的选择。从质疑银行卡收费到对房地产价格的声讨,从对博士伦药水的赴美集体上诉到对日本遗留生化武器的愤怒,在微观宏观两个层面,在人文和经济两个方面,其实都强调的是一个最基本概念——以民生为前提的和谐社会主张和诉求。
  说到和谐,一个向来追求以“和为贵”的民族,那个“和”字里蕴涵的,常常是平民百姓的忍辱负重,常常是人民群众的温良恭俭让。相传女娲造人时,先是用泥和了水捏成人。后来因为进度太慢而改成用草绳蘸了泥水去甩出人。因为工艺不同,后来被甩出来的人就叫“草民”——他们数量庞大,他们“出身”卑微。虽然地位不高,但对他们绝不能小觑。
  我们看到,草根一族,如今也可以在“星光大道”和“超级女声”这样的平民选秀中脱颖而出。其实包括秀者本人在内的民生发展,一要吃饭,二要建设,这个道理,其实才是真理。
  我们还看到,就在真理的对面,谬误层出不穷。“我不知道老百姓是谁”,北师大教授这句犯众怒的言论,即使不去断章取义,在同情这位经济学家的同时,我们也一定要挑明——和他同样犯了这种低级错误的,即那些视“草民”为“草寇”的成者王侯们,当你们的“决策”和“政策”离开了“民生”轨道而企图风驰电掣前进时,要看一看下面的路基,看一看路旁的植被,再看一看那作为植被的——小草。
  小草,遍及天涯海角……就是庞大的百姓消费,在他们巨大的消费需求和其实并不高的要求下,谁是最后的“剩者”,都要由他们来投票。因为,他们才是市场经济的真正“选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反垄断亮剑
下一篇:大创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