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稚玉工作室

俞稚玉

公告

  俞稚玉,上海购物中心协会副秘书长兼研究发展中心主任。

统计

今日访问:77

总访问量:1348644

二评“郎闲评”:端正我们的学风

  看了成都郎赵之争的报道后,颇有感触。从现场报道来看,郎教授以他娴熟的技巧化被动为主动,从被告变原告被动,逃过了一次可能出洋相的危险。郎教授灵活应变的能力确实令人折服。从这场表现中,使我更清楚:这就是郎教授!他给我的印象是:郎教授吃错了饭。如果他改行在菜场上当营业员,或当相声演员可能是国家一级的优秀,还有一个工作也适合他,就是当职业革命家,让他发动群众的天赋能得到充分的发挥。可是,郎是个教授,是个有名望的学者。学者讲究追求真、善、美。作风应当严谨、讲话应有分寸、批评应该真实、态度应显谦逊。对问题的讨论应力求真实正确,在“大事大非”问题上既不能任意操作,更不能随便“开玩笑”。一个追求真理的学者在对他人批评的问题上应抱欢迎的态度。自认为对的也要以说理和讨论的方式,心平气和的解释和探讨,如果是错的,即使是部分差错,也应勇敢承认。国内学术界有不少专家都具有这种良好素质。不断修正自己的谬误,是追求真理的过程,不会影响公众对他们的敬仰。郎教授应该学习他们这种品质。

  如果这样,我敢保证,郎教授在中国的市场价值非但不会贬值,而且能赢得更多人,也包括我的尊敬,而不是反感。如果对“大事大非”问题可以乱开玩笑,尤其对具体的人可以任意攻击而不负责任,当众说错了话可以推说“忘记了”,既不认错,又不道歉,这那里有一点起码的学者风度和职业道德。做学问的人应该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不能以其他之非来粉饰自己之过。如果郎教授不端正自己的治学态度,总是在大庭广众中不负责任的任意攻击,事后又文过饰非,我敢断定,他在大陆市场的经营前景将越来越暗淡,许多人会像我一样从崇敬到失望,最后会感到讨厌。不要太在意现场一时的掌声和附和声,当年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的欢呼声肯定要比成都的响亮,但历史证明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场浩劫。现场股民在冲动之后也会冷静思考,然后得出结论:听郎教授的报告要准备一个筛子,一定要筛去杂质,留下几份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yuzhi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