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居士

Mini店和前置仓的胜负关键点

联商专栏:“盒马Mini将成为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盒马小站将全部退出市场。”3月19日盒马总裁侯毅宣布战略变化,让盒马Mini瞬间成为焦点。

3月30日晚间,招商零售发布盒马Mini研报,研报显示相比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盒马Mini线上线下一体化模式,体现出更好的服务能力和盈利能力,体现在拉新成本、留存率、履约成本、笔单价等各个维度。那么,两者相比到底谁会最终胜出?什么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笔者认为要经历两场“战役”。

第一场战:Mini店VS前置仓的模式之战

1、Mini店会不会是前置仓的终结者?

笔者的观点是:Mini店会是前置仓的终结者,但绝对做不到绝杀,高线及中高线城市仍然有品类杀手级前置仓企业的成长空间。

这个结论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却会是很真实合理的客观存在。为什么说Mini店会是前置仓的终结者呢?这主要是受前置仓对比Mini店的痛点所决定的:

①品类比Mini店窄,难以一站式满足用户需求;

②毛利比Mini店低,不足以覆盖高昂的运营成本;

③缺货比Mini店高,用户需求预估备货准确度低;

④损耗比Mini店大,为降低缺货而又陷入死循环;

⑤运营和Mini店一样重,不同的需求喜好一样都会带来运营工作的繁重;

⑥盈利比Mini店难,主要依靠资本补贴盈利困难。

2、哪家Mini店具有潜质成为前置仓的终结者?

要成为前置仓的终结者,必须在前置仓的两个核心竞争力上进行全面超越,这两个竞争力就是:

一是商品力;二是算法力。

因此,从这两个维度来看,不管是盒马还是永辉Mini店如果无法在这两个维度对前置仓进行全面超越的话都不能成为其终结者,只在一个维度上超越根本没用。

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在商品力方面,盒马和永辉的商品力超越了大半部分前置仓企业,但仍有品类杀手级的前置仓企业的商品力未被完全超越。

从算法维度来看,基于传统零售企业孵化的永辉Mini店,明显要劣于盒马Mini店和大多数前置仓企业。

因此,基于以上分析,笔者得出以下结论:

一是永辉Mini店的战略方向是通过高密度的门店覆盖和规模,对到家模式进行有效截流,同时又通过具有商品力的供应链来反哺前端运营。

二是盒马Mini店是目前市场上唯一具有潜质的前置仓终结者。

因为在盒马鲜生业态同样的技术和商品供应链支持下,盒马Mini基于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模式优势,体现出更好的服务能力和盈利能力。

因此,盒马Mini店只要在商品力上进行再次超越,再辅于强大算法逻辑,将对前置仓模式造成致命打击。这里需要特别提出的是,这里的商品力不是狭义的商品力,而是包括品质、价格、品牌、溢价的商品力。

第二场战:Mini店VS前置仓的供给之战

新冠疫情让生鲜电商的渗透率和用户习惯的形成至少提前了两年,前端流量的涌入、订单的爆发、用户习惯的形成,让每一位生鲜从业者都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但现实却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接住这场提速。

因此,这次疫情就成为了一把度量之尺,把整个赛道上的所有参与者的供给侧能力、数字化能力、组织能力、网络效率的长板与短板,都在这次疫情中充分暴露出来,而那些提前布局和长期沉淀的企业在这次疫情中就脱颖而出。

这次疫情对生鲜电商最重要的启示就是:必须要强化供给侧的核心能力,一是资源快速连接的基础供给能力;二是围绕沉淀用户的商品开发能力。

因此,Mini店VS前置仓的第二场战必然是供给之战,无论是供给侧的组货能力、产地资源,还是数字化管理突破复制瓶颈,最终都会反映在模式的效率之上。生鲜电商最重要的就是供给侧核心能力的建设,在用户端形成持续、稳定、可靠的体验;疫情的出现让玩家之间的竞争提前进入了新阶段,拼的是供给侧核心能力。而后疫情时代新增量变少,最重要的就是围绕新沉淀下来的用户做C2B的商品开发。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Mini店VS前置仓的供给之战,才是真正决定谁胜谁负的关键之战。而这也正是盒马在宣布“双百战略”的同时公布成立3R事业部的背后逻辑,组建专门团队把“人无我有”的差异化商品持续做强做大。

(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云栖居士,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云栖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