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财经

银杏财经

公告

文集

科技(33)

统计

今日访问:352

总访问量:301548

云上的中国势力

04月29日 18:32

评论数(0)

撰文 | 耳 令

编辑 | 珏 珏

在舆论中,云计算行业进入了胶着:市场整体盘子在扩大,但增速已不如前几年。

在很多观察者看来,这片曾被视为激烈互联网市场中为数不多的蓝海市场,行业正在进入“下半场”。

国外的内卷之甚,就连一些老牌科技巨头,也开始发布或升级自有平台。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云计算行业正在经历一些变化。围绕规模和效率比拼的“上半场”已进入尾声。但我们对于云计算行业的评价标准,依然不能脱离企业的根基。

从互联网到产业数字化,再到正在快速发展的自动驾驶、元宇宙、人工智能,都离不开云计算作为算力底座的支持。

当前并非云计算市场最顺遂的发展阶段,但长远看,云计算的市场空间一直在,而且会随产业革新,出现阶段性的爆发性增长。

在短期胶着、长远可期的大环境下,我们对于云计算行业的评价标准,不应脱离企业的根基。

作为云计算行业的龙头,阿里云的动态往往被视为行业风向标。观察阿里云,可以作为评价当前云厂商状况的一个切口。

上世纪60年代,科学家约翰麦卡锡曾预言“计算会成为一种公共资源”。直到2006年,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在搜索引擎大会提出了“云计算”这个概念。

云计算的出现,带来了互联网的第三次革命。但从被质疑到形成巨大的产业生态,云计算还走了十余年时间。

随着新理念、新技术不断涌现,云计算改变了社会的工作方式和企业的商业模式。当年埃里克施密特多加的这一个“云”字,竟然是对这种动态模式的最佳阐释。

中国是全球云计算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国内滋生出了2000亿元的云市场。年均增长率一直保持30%以上。

但在这朵云 “飘”到中国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购买国外成熟的设备和系统才是企业的唯一选择。

2008年,已经起跑两年多的亚马逊AWS快速崛起,微软由纳德拉带队开始探索云业务。而在中国,阿里内部出现了一支名为 “飞天”的团队,写下了第一行自研的云计算操作系统代码。

飞天的出现,意在解决阿里巴巴算力不够的问题。在阿里当时的IT架构中,淘宝和支付宝使用的绝大部分都是 IBM 小型机、Oracle 商业数据库以及 EMC 集中式存储。

正值阿里用户激增的年月,每天早上八点到九点半之间,阿里服务器的处理器使用率都会飙升到 98%。

全国几亿用户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交易与支付,这一切需要依靠巨大的计算力来思考、记忆。第二年,阿里云正式成立,阿里开始自研云操作系统飞天。

当时,国际云计算处于摸索阶段,并无可验证的技术路线,也无成熟的开源系统可参考。面向阿里巴巴这样庞大的业务需求,自研唯一可行的办法。从头起步的历程异常艰难,2008年至2013年,整整五年,才让飞天初步成型,在全球率先突破了5000台集群的规模瓶颈。

在自研基础上,阿里云逐渐追赶、缩小与以亚马逊为代表的美国云计算技术。2017年,阿里云在全球首创出软硬一体的虚拟化架构,发布“神龙”,突破桎梏云计算许久的性能损耗问题,这比亚马逊的Nitro还提早两个月;2021年,阿里云的计算、存储、网络、安全等核心能力,在全球屏蔽中均取得最高分,超过了亚马逊和微软。

在国际顶级技术赛事斩获60余项第一,在国际顶级会议发表论文1000余篇,铸就着飞天云操作系统的底座。

十年时间,全球云计算发展中国和美国两大厂商阵营,在刚刚发布的Gartner全球云计算是数据中,全球前十名云厂商,五朵美国云,五朵中国云,其中阿里云以近10%份额排名第三。

中国云计算厂商增速集体放缓,与中国数字化市场的特性有关。在整体IT数字化的进程上,中国企业正在处于转型期,“云化”的进程一度比较缓慢,这也是如今行业整体增速放缓的症结之一。

受制于产业结构所限,国内云厂商又难以复制国外云巨头的模式,这就需要云计算厂商能够在当前的局面下,探索出一条独特的路径模式,以适配当前的市场形态。

阿里云的解决办法,是将钉钉当成各行各业用云、或是“控云”的一个界面。

云服务平台和应用平台的结合,这一技术趋势一度被认为有机会重塑整个软件开发体系。

在过往的岁月中,为了加快应用程序的开发,软件技术一直在不断地进化。但不同供应商提供的软件,也形成了“数据孤岛”。

在“云钉一体”模式之下,软件可以不用在云上,而是通过钉钉这样的应用平台,以低代码和无代码的方式来开发。如此一来,不同的企业应用就可以连接起来,实现数据的互通。钉钉也能拥有更多底层技术能力,承接更多类型的企业组织。

如今,钉钉上面已经积累了海量的企业。过去一年,新增了几十家企业上云,其中包括山东能源、鲁花集团、越秀地产、立白、百丽、蒙牛、复星、卡宾服饰等企业。

数字化转型,说到底还是对数据的有效运用。“云钉一体”所服务的另一层,则在于构建了一个从数据处理到智能化、构建应用的完整链路。

一个鲜活的例子便是阿里云与浙江省政府的合作。

浙政钉上的1500多个应用中,有大量应用是基于钉钉的无代码平台开发的。2020年初疫情爆发不久,浙政钉即快速上线了33个疫情防控相关应用。

在提升应用增长速度之余,用户在浙里办上提交事项申请时,工作人员也可通过浙政钉直接处理。

在疫情最严重的2个月,浙江全省通过浙里办提交、浙政钉审核的政务事项,总计达124万余件。

阿里巴巴向客户提供的整体数字化能力,不仅吸引了众多追求现代化管理的企业,更吸引了奥委会的注意。

2017年,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宣布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全球合作伙伴,包括“云服务”和“电子商务平台服务”,期限直至2028年。

正是凭借着阿里云的数字技术支撑,运动健儿得到了更科学的训练方案,各项赛事的实况转播也更为高清。

阿里巴巴还将奥委会30多个大型系统全部搬到了云上,保证冬奥会核心系统能7×24小时不间断运营。

具体内容包括:核心系统全面上云,服务于3.2万名运动员、志愿者、工作人员;建设、运维OBS云转播系统,为6000小时4K高清赛事稳定产出提供保障;建设“Cloud Me”云聚互动平台,实现 “发丝级”高清的全息影像实时交互;建设云媒体平台;建设张北绿色算力中心;建设云上票务系统……

这是1964年奥运会开始卫星电视转播以来,又一次重大的技术进步。更是历史上首次由云替代传统IT来承载奥运的核心系统。而隐身其后的阿里云无疑有着巨大的功劳。

今天,中国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二大云服务市场,也是增速最快的市场。

随着云计算被写入“新基建”,云计算正在成长为推动生产进步、革新商业模式的重要技术,为经济增长提供新动力。

在技术不断革新的过程中,云计算行业的竞争维度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阿里通过“云钉一体”打造的企业应用开发平台,在“做深基础、做厚中台、做强生态”的战略基础上,真正实现了“做好服务”。

这场技术变革,也让阿里云的收入遭遇了阶段性的增速放缓。来自非互联网行业的客户收入贡献率进一步提升,又进一步构建了日趋多元化的收入组成。

回溯往日,从开辟b2b开始,阿里就一直在走少有人走的路。甚至在阿里云创立初期也曾遭遇激烈的内部质疑。

如今,阿里云已经成为了阿里集团的核心业务,为超过400万用户提供飞天云操作系统、数据库、大数据、行业解决方案等技术产品。

但中国云计算市场仍有巨大增长空间,且云服务产品过于同质化。面对亟待升级的技术,阿里选择再一次向荆棘深处探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银杏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