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资深购物中心操盘手,对于商业领域各业态有深入研究。
擅长于以财经视角,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观点独到,穿透力强,引领市场对行业发展的认知。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9031

总访问量:26858416

负面频发,互联网巨头是万恶之源吗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

图片/联商图库

每一个打败恶龙的少年,终将成为另一条恶龙。

恶龙之恶,不在于它是龙,而在于它的恶。企业一无所有起步时,可能唯一的价值就是廉价劳动力。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通过低成本打破原有行业格局,挤进赛道,为自己谋得一席之地。这也是很多欠发达地区的惯用模式。

如果只是廉价劳动力,并不足以支撑企业走太远。一般后来发展起来的企业都有着改变社会、让人们生活更好的愿景。

当一套打法成型时,直接开发廉价劳动力模式冲击行业、奴役工人榨取剩余价值。互联网巨头之恶在于修改游戏规则,让这种玩法在法律面前合法化。

尽管所有人都唾弃,但又没人能拿它怎样。只是良心的谴责,让部分人员提前退出,寻找心灵的慰藉。这种玩法已经激起社会的反抗以及高层的提醒,不要连卖菜都撸。

员工隶属关系:如果互联网巨头按正常法律用工,可能一家都无法存活。

A作为一家第三方外包公司,宣传可为用工企业节省40%用工成本。A主要为外卖平团招募骑手,占比高达99%。为什么A能为用工企业节省那么高的成本?核心就是不交五险一金,不提供安全保护,没有休假,没有用工限制,没有固定资产折旧等等,一家正规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是不屑于干这种事。

但社会需求已经强大到可以推动外包公司上市。如果按A为用工企业节省40%成本,以A的营收以及市场占比,大概可以推算出外包为各类企业节省300亿成本。某B外卖企业2019的利润不到50亿,如果B外卖平台采用雇佣模式,将直接陷入巨亏,完全没有存活的逻辑。

企业知道逻辑跑不通,又想跑怎办?把劳动力直接进行剥离,压减成本最大化。

企业——员工(劳动合同关系),隶属模式。变成企业——商业伙伴——零工模式

企业——商业伙伴C——零工(劳务关系)

商业伙伴D——零工(劳务关系)

商业伙伴F——零工(劳务关系)

企业直接把所有矛盾转嫁给商业伙伴,由商业伙伴来行使压榨任务(也就是前面A外包企业为什么能节省40%劳动力成本)跟承担风险。这个时候所有的矛盾变成商业伙伴与零工的互杀。

外包企业为什么帮用工企业节省40%,链条上增加自己的管控成本,还能够存活呢?这就是外卖骑手被逼到自焚的原因。底层互杀,外卖平台却把自己放在正义的位置,给予施舍。

外卖平台对于商业伙伴、骑手只有不管,才不会被认为法律意义上的隶属关系。一旦外卖平台管这事了,所有的骑手都可能被法院认为是平台员工,而强制要求缴纳五险一金等等各种员工保障,外卖平台的狼性就在这时候体现出来。

外卖平台对于商业伙伴的放任不担心品质受到影响吗?

利益驱动,所有商业伙伴自己管自己,出了问题自己擦。当外卖平台把商业伙伴养到一定程度时,利润进行压缩,把这种矛盾又进一步激化。商业伙伴要放弃这项业务,等于前期投入都打水漂了;不放弃,就只能从骑手下手。

骑手矛盾为何在近期如此突出?

外包环节不仅在骑手,包括商家招募等环节都一样。为了达到商户规模、达到低价,外包商业伙伴C就会引入无双证餐饮商户进入平台,这些非法商户又以无税费、低租金、食品安全无法保障等特点,利用低价打压正规经营商户,逼得正规餐饮只能牺牲品质跟风。

就算无双证商户被举报,无非就是再换个名称继续经营,完全没有风险,外卖平台也把自己完全置身事外。

业务外包不表示一定压榨,社会上很多环节都存在外包情况。但是如果外包方持续亏损接平台业务,又完全不存在合理的理由呢?某知名外包企业17、18、19年连续亏损,主营业务单一,这样的企业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三五年内存不存在规模快速扩大,拥有市场话语权?

外包极度分散,哪怕市场占有率未来年化100%增长,也到不了10%的市场规模,谈何话语权。

中国企业纷纷跟进外包玩法,去社会责任化,从外卖业务向其它业务渗透?

存在这种可能。

南京彭宇案引发社会轩然大波,在审判时法官提出,你既然没有撞人,为什么会去扶老人呢?抛开事实真相层面,这是一次法官对中国传统优良品德的审判。此后老人碰瓷成为一种职业迅速蔓延开来,要不要扶老人居然成为社会关注焦点,全球奇闻。

平台之恶不是把《劳动法》关在笼子里,而是利用法律作为背书。把隶属关系变成市场经济依存关系,并在法院层面进行确认。它向社会传递一个信息,就是各行各业都可以通过这种形式进行拆解,因为这种行为是法律层面允许的。

这种行为完全破坏原来的游戏规则,为了利益可以放弃社会责任,把风险转嫁给社会底层。社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居然被发现奴隶制才是最佳盈利模式,当年袁世凯、张勋复辟封建社会都没成功。

企业在向境外资本讲故事时,一再强调大陆用工成本低、无隐私意识等等,可以随便乱搞,这种套路是不是需要进行转变,也许外国人也开始没那么好骗了。

如果只是一味强调用工成本低,是不是意味着在欧美等用工成本高的地方,这套模式就完全没有存活的机会。

如果不是官媒跟进,拆包分解模式大比例蔓延开来已经没有悬念。只是涉及到社会形态意识,官方对这种现象有多大的容忍度。

外包企业起步后,迅速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创新,开发新利润来源?

外包企业之所以依附平台就是因为: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短期没有动力创新。

如果这种外包拆解模式真的蔓延开来,企业成本也得以保障,对社会真的会好吗?

可以从搬家公司模式管中窥豹。当底层收益无法得到保障时,就会演化成社会痛点。坐地起价、层层分包、粗暴搬运、无合同无发票,甚至对消费者进行威胁恐吓。为什么现在一些搬运公司开始正规化,给员工上医社保等等,奴隶制是没有前途的,开历史倒车玩不转。

以史为鉴:

隋炀帝杨广设科举、兴建大运河,创出万国来朝的大业;秦始皇嬴政修建郑国渠,六国人民纷纷来附。

如此成就之人,最后为何沦为暴君,被民众所唾弃呢?

互联网巨头对社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曾经一批有志青年为何沦为以颠覆为名、实则给社会带来的是伤痕累累,被千夫所指。

上岸了,更多考虑的是为社会造血。

吸血造就的长城挡不住孟姜女的哭泣。

以不正当竞争换不来长久的市场,科技创新星辰大海,不是卖菜裸贷,新的少年正在启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