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旷

刘旷

公告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文集

(3)

统计

今日访问:13871

总访问量:19963736

奇安信与360的恩怨情仇:A股决战企业安全

配图来自Canva

 

近日,奇安信通过科创板上市委会议审议,预计不久就会在科创板上市。

 

奇安信此次计划募资45亿元,拟全部投资于科技创新领域,包括网络安全行业中新兴的云安全、大数据安全、物联网安全等领域,剩余部分补充流动资金。

 

说起奇安信,可能很多人都觉得陌生。但提到奇安信的前身360企业安全,大家就会恍然大悟,它原来也曾是360集团的一分子。

 

奇安信和360之间的恩怨

 

事实上奇安信和360之间的纠葛非常复杂,就像齐向东和周鸿祎之间纠缠不清的恩怨。

 

2003年已经做到新华社通信技术局副局长的齐向东,受周鸿祎之邀,毅然放弃了新华社的厅级身份,上任3721总经理。

 

齐向东加入当年,3721以2.1亿美元被雅虎收购,并改名“雅虎助手”。收购完成后,周鸿祎加入雅虎中国并担任总裁,齐向东则为雅虎中国区副总裁。

 

2005年,拿到最后一笔收购金的周鸿祎果断离开雅虎,齐向东也一并离开。这一年,齐向东创立了360,一年后周鸿祎全力投资360,成为360的董事长。

 

之后周鸿祎和齐向东两人继续保持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一起克服了不少难关,直到“3Q大战”落下帷幕。2014年,360依判决赔偿腾讯500万元经济损失,“3Q大战”以360落败告终。

 

这是360发展的重要转折点,可能也是周、奇二人开始“分家”的起点。

 

在此之后,周鸿祎推动360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全力发展C端的互联网硬件。

 

齐向东则建立了360企业安全集团,出任董事长,全力发展B端业务,并且不断减持360的股份。

 

到2016年,360从纽交所完成私有化退市,周鸿祎的股份从17.3%增加到22.3%,而齐向东的股份则由8.1%下降到2.2%。从这时开始,关于周、奇分家的媒体言论越来越多。

 

一直到2019年4月,三六零集团宣布,以37.31亿元将其所持有的奇安信22.59%股权转让给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并收回给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权。

 

至此,奇安信和360的分家彻底完成。

 

同时奇安信和360的竞争也逐渐公开化,在2019年8月,360主办的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2019)上,周鸿祎对外宣布:“很多人以为我们放弃企业安全,不是的,我们会重返企业安全。”

 

也就是说,奇安信和360会展开同业竞争,而齐向东和周鸿祎这两个一同携手奋斗了十几年的好战友,注定要反目成仇。

 

B端市场奇安信更胜一筹

 

在体量和名气上,奇安信无法和360相提并论。

 

奇安信此次计划发行不超过10,194万股,按照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67,961万股,募集45亿的情况来算,奇安信发行后估值约300亿元。相比之下,目前360的市值依然超过1200亿元。也就是说,目前奇安信的市值,不到360的四分之一。

 

但齐向东领导奇安信在政企网络安全赛道中深耕多年,奇安信已经奠定了业界领先地位,并且依然保持着极高的增长速率。

 

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年内,奇安信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21亿元,18.17亿元、31.5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95.98%。

 

同时,2019年360将手中的奇安信股份转卖给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公司,意味着奇安信转换门庭变成了国家队,90%的中央部委、央企、大型银行成为了它的客户。

 

相比之下,高度依赖C端市场的360,从2019年开始发力做B端服务,想短时间内在政企网络安全领域赶超奇安信,并不现实。

 

2019年奇安信实现营业收入31.54亿元;360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19%,B端业务占比不到4%,安全及其他业务收入为4.73亿元。在B端市场中,两者的差距非常明显。

 

而且,近期360选择进军B端政企网络安全市场,更像是与奇安信分家之后的“怒而兴兵”,缺乏长远规划。360做B端网络安全,唯一的依仗在于“360安全大脑”,而这也还是C端积累的老本。

 

总之,在B端的赛道上,目前依然是奇安信更胜一筹。

 

在B端孤注一掷的风险

 

对比360,当前奇安信在B端网络安全领域优势明显。但奇安信的竞争目标从来都不是360,甚至也不是其他传统B端网络安全巨头。

 

政企网络安全领域现在的龙头是深信服,2019年实现营收45.9亿元,同比增长42.35%。而奇安信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1.54亿元,同比增长73.58%。若奇安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超越传统巨头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奇安信保持高速增长将是大概率事件,因为它并没有打算放缓快速扩张的步伐。

 

看到奇安信的招股说明书,就很难忽视其2017到2019年,3年累计近20亿元的高额亏损,但这个亏损确实是战略亏损。在招股说明书中,奇安信对此披露:“公司的亏损主要是选择了高研发投入且人员快速扩张的发展模式。”

 

具体而言,从研发投入比来看,奇安信2017年到2019年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收入比高达41.54%。

 

网络安全行业较为重视研发投入及研发人员的储备,研发费用的主要支出为研发人员的职工薪酬,2019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人员职工薪酬占研发费用的平均比例为 75.16%,而奇安信的研发人员职工薪酬占研发费用的比例高达 82.22%,这也是因为奇安信研发人员平均薪酬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总之,高薪酬、高研发投入、高速扩张给奇安信带来了巨额亏损,而奇安信短期内并没有降低扩张速度的计划。

 

短期内,奇安信的亏损将会是填不上的大窟窿。在招股书的亏损风险提示中,奇安信有披露,预计2020年1-6月,其扣非净亏损将大幅扩大致7.6亿元到8.6亿元,接近其2018年的全年亏损,并且预计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而其上市募集的45亿元,绝大部分都会投入到新领域的投资中,剩余部分才会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看起来,奇安信对政企网络安全领域的投入称得上是孤注一掷,想要压上全部身家赌出一个大好前景。

 

新时期下的新机遇

 

奇安信的这场豪赌风险较高,但它并非毫无胜算。

 

年初疫情爆发以来,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电商平台等业务需求激增。不仅如此,事实上社会整体的在线化进程都被按下了快进键。而在这种情况下,网络安全的重要性就会越来越凸显。换言之,网络安全也成了新的风口。

 

就像近期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所言:“经过这次疫情,中国不再有纯粹的传统产业,因为每个产业都或多或少开启了数字化进程……而网络和信息安全将是智能数字社会的护城河。”

 

面对如此历史机遇,奇安信积极进取。如在防疫期间,奇安信子公司云安宝提供的大数据安全融合分析平台——防水堡,有效解决了不同系统数据的安全融合和隐私保护问题,助力企业顺利实现复工复产,并受到了多个政府部门的感谢。

 

显然,在中国数字化、在线化进程加速的历史进程中,奇安信大有可为。而它一旦抓住了机遇,或许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企业级巨头。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