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旷

刘旷

公告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文集

(3)

统计

今日访问:4389

总访问量:25003199

惨上加惨的年报,青客公寓如何自救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过去的2020年,疫情对很多行业都造成十分严重的影响,而对于长租公寓行业来说,2020年算得上是最难的一年。而疫情对房屋租赁的影响本就不小,再加上整个长租公寓行业内的不少头部企业频频爆雷,更是为整个行业蒙上一层阴霾。


行业的剧烈动荡,也让外界对从业者的关注多了起来,而顶着“长租公寓第一股”光环的青客公寓,受到的关注则尤其多,特别是当青客公寓交出那份一拖再拖的2020财年年报之后。


惨上加惨的年报


从青客公寓发布公告称2020财年年报不能按时提交时,似乎就已经说明了这份年报,青客公寓拿不出手。


根据年报显示,2020财年青客公寓实现净收入为12.08亿元,同比减少2.1%。而截止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的总资产为8.51亿元,同比出现52.73%的降幅,公司的总负债也增加至28.45亿元,同比上升了9%。


而对于青客公寓来说,年报中最惨的点还是在其难以控制的亏损。年报数据显示,2020财年,青客公寓净亏损达到15.34亿元,同比扩大了208%,而2018、2019财年的净亏损分别为4.99亿元和4.98亿元。


截止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的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8.1亿元,不难看出,青客公寓的亏损正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


这种失控的状态自然和疫情有一定关系,特别是在一季度,因为疫情正严重,导致大量租户流失,青客公寓的出租率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周期平均入住率从2019 财年的91.6%下降至83.8%。而且,房源的平均租金也因为疫情影响有所下降,两方面原因共同导致青客公寓的收入减少,亏损进一步加大。


另外,青客公寓近期也一直深陷较大的人事变动之中,包括CEO金光杰在内的5名高层管理人员相继离职,也让青客公寓的发展多了几分坎坷。而在高层大换血之后,青客公寓的发展似乎依旧没有起色,也距离彼时登陆纳斯达克上市的高光时刻越来越远。


持续低迷的原因


当然,疫情是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但对于青客公寓来说这却并不是造成业绩持续低迷的最根本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来自于更多层面。


首先是自身模式的困局。青客公寓采取的“高进低处”、“长收短付”等运营模式,稍有不当就会带来较为严重的资金压力。青客公寓高价从房东手中租下房子,但为了吸引更多新住户,只能以较低的价格再租售给租客,这就带来了一定的资金压力。


而为了缓解来自房东侧的压力,青客此前也向租客提供了租金贷服务,试图利用租客一次性交清租金和青客公寓向房东按月交付租金的时间差来盘活现金流。这种模式本可以实现,但是青客过于急切进行规模扩张,进一步增加了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其次是其并不稳定的履约能力。从2020年开始,青客公寓就一直深陷舆论非议之中,比如去年年初青客公寓以亏损为借口,对其部分旗下管理的未满租房源进行“强制降租金”,对于不接受的房东采取解约操作,遭到众多房东维权。


虽然青客公寓在之后表示将会尽快和房东续约,并进一步完善自身能力,但是这种较为负面的消息对于平台的发展依旧会产生不小的不良影响。


最后是长租公寓行业的整体低迷。长租公寓并不是什么新行业,资本的热度也已经逐渐消散,在这个更考验自身能力的关键时刻,从业者自身稳定的表现,才会让消费者愿意选择,让整个行业继续向好发展。


但是近期关于自如、蛋壳等行业内头部企业的负面消息不绝于耳,不少租客被迫走上了维权道路,而这些负面影响让长租公寓整个行业的发展都较为低迷,自然也阻碍了青客公寓的向好发展。


“二房东”的自救


但青客公寓并不想自己的故事讲到这里就草草结束,现有模式问题颇多的情况下,及时止损尝试转型或许会为自身找到新的发展机会。而从年报以及青客公寓近期的动作来看,这种转型的意图也逐渐明显。


从年报中可以看出,青客公寓与银行的租金贷业务从2018年就开始逐步下降,并且在2020年4月全部停止,目前也没有新增。另外根据报道,青客公寓将旗下20000间房源转让给建行旗下的建信住房,青客则仅仅担任服务商的角色,赚取服务费。


这种动作意味着青客公寓想要摆脱掉“二房东”的标签,尽量从稍有不慎就深陷旋涡的租房业务中逃离出来,从“二房东”向服务商转型。而这自然也会为青客公寓带来不少的好处,帮助其提振低迷现状。


其一,模式更轻,资金压力也会更小。以往青客公寓的模式比较重,不仅要承担房源的装修费用,还要承担房源租不出去的风险。而向服务商转型之后,服务费收入在总体收入中的占比或许将会提升,而这一项收入毛利较高,也有望帮助改善青客公寓的财务表现。


其二,边界更广,未来机会也会更多。对于长租公寓来说,专注于租售这个环节并不是十分可取,因为这不仅会有较高的资金压力,未来的想象空间也不会有太大的增长。而青客公寓的这次转型虽然不乏试探的含义在其中,但依旧是为未来的多元发展开了一个好头。


留给“青客们”的时间不多了


虽然设想是美好的,青客公寓或许也能借助这次的转型给自身发展带来一次新的转机,让自己重新回到高速发展的赛道中去,但是如今依旧深陷舆论旋涡的青客公寓,能否继续获得消费者的青睐,答案依旧充满未知。只不过,留给青客公寓的时间却并不多了。


因为住房对于消费者来说是永远的刚需,这就为长租公寓的未来稳定发展保证了大前提。另外,对于新世代的消费者来说,在注重品质和服务的消费观念之下,对长租的模式接受度也会越来越高,根据《2020中国青年租住生活蓝皮书》显示,在90、00后中,有超过6成的消费者将长租机构作为租房时的首选。


这都意味着长租公寓迟早会走出寒冬迎来一个充满更多机会的春天,而且这个春天似乎并不会很远。并且在这一轮的低迷之后,长租公寓行业也将会迎来一轮新的洗牌,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的机会被释放,而且很快。


青客公寓需要尽快调整自身的步伐,搞清楚该如何抓住下一次发展的机会。而青客公寓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是其所独有的,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同样也有这样的问题需要考量。


不论是之前暴雷的蛋壳公寓,还是同样开始向服务商转型的自如,都需要认真考虑自身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也需要认真考虑未来的发展道路,不能只注重规模的扩张而打乱了自身前进的步伐,重蹈覆辙。


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