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466

总访问量:9845498

狗血的权斗,沉沦的当当

联商网消息:正当拼多多市值高歌猛进,成为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的时候,中国第一家B2C电商上市企业当当却以另一种姿态再次显露在人们面前。

10月23日深夜,当当创始人李国庆与妻子俞渝的激烈矛盾首度完全公开化。俞渝在李国庆微信朋友圈下方评论指责李国庆家庭暴力、私生活混乱、卷走巨额现金等多项“罪状”,李国庆则进行否认,并对外宣布今年7月底已开始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随后你方唱罢我登场,在股权、家庭生活、创业项目等多个方面进行撕扯,双方关系彻底决裂。

上市6年后,当当于2016年9月21日宣布私有化退市。从2016年至今,当当被传出借助步步高、海航等进行A股上市,但均未果。从1999年夫妻创业到上市、退市,再到合伙、拆伙,走过20岁的当当似乎已被大多数人遗忘,湮没在电商发展的滚滚洪流之中。

当当的三次抉择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早期,李国庆率先把亚马逊模式率先引入了中国,主攻电商和出版物零售领域。这在当时,尚属一片空白领域。

1999年,李国庆俞渝夫妇创立当当网,主打自营模式,主攻中国市场。2003年,阿里巴巴C2C模式的电商平台淘宝开始上线,2009年开始推出B2C电商平台淘宝商城。京东2004年开始转型电商,2007年全面发力B2C市场。可以看出,当当网拥有着巨大的时间窗口期。

当当网以低价格、标准化图书商品作为主要切入点,借助物流配送和货到付款等交易模式,一路高歌猛进。2004年,当当网图书销量超过北京西单图书大厦。2005年实现全年销售4.4亿,远高于京东商城当年的3000万元销售额。2006年,当当网图书销量超过全国新华书店成为国内最大的图书零售商。

2000年至2006年,当当网先后完成科文公司、老虎基金、IDG集团等总计金额达到4400万美元的三轮融资,这在当时可以称得上是巨额融资。2009年,当当网拥有中国网上购物40%的市场份额,成为当时最大的网络购物平台。2010年,当当网赴美上市,成为中国B2C电商首家上市企业,市值峰值达到26亿美元,这一数值也是当当上市后的最高水平。

不过好景不长,由于转型不及时,再加上电商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京东、阿里迅速崛起,当当网并未跟上转型步伐,逐渐落后于前者。

当京东和阿里都在疯狂“烧钱”扩展电商品类、自建物流和金融业务时,当当仍固守图书城池,李国庆曾公开表示,“烧钱”的做法不可取,无法赢利的销售额毫无意义。不过他只看到财务账面上的数字,却未看到“烧钱”带来的巨大价值以及电商未来发展趋势。

此前,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助理分析师余思敏曾总结当当网败局时说:“当当在之后的发展中,始终以图书品类作为‘战场’,坚持图书垂直化经营不去涉足其他领域,错失了发展机会。”

随着阿里、京东等对线上的把控越来越强大,电商格局已基本稳定。当当网在天猫和京东的高压下,转型与突围也面临十分尴尬的局面。

易观智库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5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中,天猫占据超5成市场份额,位居第一;京东名列第二,市场份额超2成。当当网市场份额仅约1.1%,与国美、一号店及亚马逊中国处于同一梯队。

由于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当当网不得不选择退市。2015年7月,当当网提出私有化计划。2016年9月,当当网以5.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私有化退市,这一数字不及上市之初的四分之一。当当网从纽交所退市后,李国庆直言:“当初选择上市就是一个错误”。而退市后,当当网面临的是一个被逐渐边缘化的局面。

退市之后,当当被传出借助步步高、海航等进行A股上市,不过结果都不了了之。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来,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东、阿里等强大对手,当当实现A股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

当当的确错失了发展机会,由于害怕丧失公司控制权,面对亚马逊收购式围剿、百度入股、腾讯注资,李国庆夫妇均采取了拒绝的态度。

早前,当当网的发展,引起了亚马逊的警觉。2004年,亚马逊计划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当当70%-90%的股份。据了解,当当网当年的销售额约1亿人民币,若被收购可直接可套现5亿人民币。但在意公司控制权的李国庆和俞渝并不同意这桩收购。李国庆曾表示:“再给我三四年的时间,翻一番咱们做到三四亿美金还卖给这个王八蛋(亚马逊)”。没有卖给亚马逊的当当网在2010年迎来上市,26亿美元的市值是李国庆夫妻创业的顶峰。

在当当网拒绝亚马逊收购式围剿的后几年,阿里巴巴、京东开始不断“烧钱”增加新品类,扩张新边界。而李国庆还是秉持了他原有的观点:无法赢利的销售额毫无意义。于是,在其他竞争对手大力融资的过程中,却不见当当的身影。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李国庆夫妇对引入资本的态度是复杂的,如果丧失了公司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也就丧失了对公司的控制权,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在长江商学院电子商务研究专家蒋德嵩看来,一些必要的投资和布局不能简单以“烧钱”来定义。京东的融资主要投在自建物流上,阿里巴巴也在不计成本地对大数据和云服务进行投入,这些都不能简单地说是烧钱,而是战略投资。

此外,要“烧钱”也是有门槛的,如果投资人发现领导人没有足够的战略眼光和执行能力,是不会给投资的。京东之所以有钱可“烧”,是因为投资人看准了刘强东的战略眼光和执行能力,而当当不具备,这正是差距所在。

2013年,百度计划入股当当网,与李国庆展开了谈判,但最终因为占股比例、交易价格等因素没谈拢而作罢。

2014年,腾讯计划入股当当。但李国庆不认同亏损“烧钱”方式,认为资本狂奔不会构建出任何资本优势。由于双方在理念上分歧较大,最后不了了之。随后腾讯宣布以2.14亿美元入股京东,连同拍拍网、易迅网一块打包出售。李国庆事后反思道:“拒绝了腾讯的入股,这也是犯了一个错误。”

而当当网退市之前的最后一份财报营收仅为京东的十八分之一。

股权之争

股权和资金分配,是李国庆夫妇矛盾激烈爆发过程中被反复提及的内容。从持股比例来看,当当网董事长兼CEO俞渝是公司目前实际控制人。

截至目前,李国庆妻子俞渝名下有24家公司,其中在13家存续公司中拥有股权。李国庆名下有37家公司,其中在16家存续公司中拥有股权。

2010年12月,在当当网上市时,李国庆拥有的股份为38.9%,俞渝持股4.9%。从2016年私有化之后,双方的持股比例发生了较大变化。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俞渝的持股比例为64.2%,为控股股东。李国庆持股比例为27.51%,为第二大股东。

10月24日深夜,李国庆在微博列出“15条真相”,直陈“俞渝夺权逼宫”。他表示,俞渝此次“污蔑”精心策划的,就是为了离婚中不平分股权。李国庆此前曾透露,俞渝要求他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但他拒绝同意,要求平分,平分后当当管理权由全体股东决议选出。

今年2月,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结束夫妻店治理模式,转向区块链和读书项目。稍早前,他在一档节目中表示,俞渝用股权变更、逼走副总和逼宫信手段,彻底将自己赶出当当。

据了解,当当业务可分为老当当和新当当两个部分。新当当主要是实体书店、自出版等业务,由李国庆拿着6000万资金和14%的流量组建,老当当(当当网)业务由俞渝掌管。李国庆在微博列出的“15条真相”中,表达了对俞渝的不满。李国庆称,从自己2015年让俞渝开始分管当当网之后,在俞渝带领下日百、服装事业部连续三年每年下滑50%,四个副总辞职。现在想来,很明显是她在清理人事,为后来逼宫做铺垫。

实际上,“逼宫”、“股权争夺”等戏码将当当网的弊端暴露无遗。当当网从创立以来,一直实行的是夫妻店模式,李国庆夫妇拥有相近的话语权,既坐镇一线,又相互制衡。当意见难以形成统一时,会在战略上出现摇摆,从而错过黄金发展期。

在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看来,创业的基础就是两个,一个是团队,一个是股权结构。股权结构不合理,公司一定做不成。实际上,合理的股权设计的重要性超过了商业模式和行业选择。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陈科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夫妻店模式在创业初期是有存在的必要性的,因为比较容易起步,但是长期如此经营就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公司层面和家庭层面的混淆,经营权和所有权的混淆,最常见的就是如家里谁说了算,公司谁说了算,这似乎很难区分。加上利益和一些家庭关系或矛盾等,都会导致问题的出现。

陈科认为,夫妻店模式可以存在,但必须进行专业化切分,如果大家可以明确分工,严格遵循规则,其实是有利于公司发展的,毕竟夫妻或者其他家族成员对企业很了解。但如果做不好明确的切分,那么很多时候,都是以一方淡出来维持公司稳定的。

从目前来看,俞渝显然是当当的“头号管家”。

据了解,自私有化以来,当当一直处于盈利的局面。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当当2018年实现一百多亿销售,GMV大约为150亿至160亿。利润超4亿,公司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

此外,从去年初开始,当当也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与人员调整。不过,当当目前仍聚焦于图书相关业务,“场景化”业务布局和供应链改革仍需时日显现成效。

俞渝曾在多个场合表示,没有俞渝可以有当当,没有李国庆就没有当当。但如今看来,当当还是俞渝的当当。

沉浮的当当未来该何去何从?好戏还在后面。

(来源:联商网 陈新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