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807

总访问量:11617645

丰巢该为五毛钱折腰吗?

图片/联商图库

面对“超时收费”纷争,丰巢或许会想起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那份荣光。

五年前,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等五巨头投建丰巢智能快递柜。如今,除了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等投资方尽数撤资退出,从资本层面上来说,正凸显了快递柜盈利之难。除了丰巢外,其他智能快递柜企业也处于入不敷出,严重亏损状态。

4月30日,丰巢宣布推出会员服务。其中,在滞留快件方面,普通用户超过12小时开始收费,超时后每12小时收费0.5元,3元封顶,法定节假日不计费。而会员用户将以5元/月的价格享受滞留包裹保管7天并获得其他衍生优惠。

为了试水收费,丰巢此前曾推出超时取件“打赏”模式,由用户自主选择是否支付超时费用,效果不甚理想。

如今,强制收费从推行至今,短短十多天时间,至少有97个小区宣布抵制丰巢收费。丰巢“超时收费”事件也愈演愈烈,引发了用户、快递员等群体以及监管层面的关注。不过,虽然舆论汹汹,但丰巢依然雷打不动,继续执行收费政策。丰巢科技CMO李文青甚至还表示,后续或不再对此有相关回应或声明。

这次铁了心要收费的丰巢,任凭舆论沸反盈天,依然我行我素。

为何?皆因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丰巢之困

目前在智能快递柜市场,把中邮速递易收入囊中的丰巢,已经一家独大。

据统计,从2015年6月成立至今,丰巢已先后获得四轮共计超55亿元融资,目前估值超百亿,按照行业10亿美元估值惯例,丰巢已是一家独角兽企业。在源源不断的输血之下,丰巢开始攻城略地,前期每年以200%的速度不断布点。

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已在全国布局17万组快递柜,市场份额占比约44%,而收购中邮速递易之后,丰巢市场占有率直接跃升至69%。

不过,虽有源源不断的输血,但丰巢业务仍持续亏损,且不断扩大。根据顺丰控股发布的公告,丰巢开曼(丰巢主体)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34亿元,亏损2.45亿元。中邮智递(中邮速递易主体)2020年一季度营收7021万元,亏损1.59亿元。

2019年丰巢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自成立至2019年底,丰巢累计亏损约20亿元。如此来看,拥有最多市场份额的“快递柜一哥”仍然面临亏损问题,那些腰部平台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智能快递柜的盈利模式到底在哪?

《联商网》了解到,作为一种重资产投入,智能快递柜的运营成本一般由硬件成本、场地租金、设备折旧、点位铺设代理佣金、维修费、电费、通讯费等组成。据悉,目前铺设智能快递柜基础成本约4-5万元,而平均每年的运维成本约10万元。

李文青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公司向用户收取超时费用实属无奈。公司并不会放弃这一战略,否则的话没有办法去给用户去提供服务。此前,在回应杭州东新园小区停用事件中,丰巢方面曾回应称,无法在支付高场地费的同时在给业主提供免费服务。

实际上,目前智能快递柜普遍采取的是面向快递员的单向收费模式。“菜鸟驿站、日日顺乐家目前是按照格子大小,根据投递次数收费,每票价格在0.3-0.5元之间,我们快递员的存放时效一般在7天左右,超时要取出,但这个时间应该能够满足用户取件需求。”杭州一位中通快递小哥告诉《联商网》。

不过,丰巢不是第一家采取双向收费的企业。此前,格格货栈、中邮速递易等已开始对超过24小时的快递收取每天1元的保管费。而丰巢此次双向收费引发强烈反弹,主要还是因为自身的平台效应。

据了解,目前智能快递柜企业主要营收来源为向快递员或用户收取使用费、寄件费和广告费,但主要收入贡献还是收取使用费。对于双向收费,李文青称,受到户外广告市场萎缩下行影响,快递柜的广告业务贡献较低,这也是向快递员和用户收费的原因之一。

国信证券研报认为,智能快件箱使用寿命或可达10年以上,折旧期小于使用期。不考虑折旧情况下,目前即使在一线城市,快件箱运营已经可以覆盖成本。

不过,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联商网》以杭州某小区为例,该小区一台丰巢快递柜有150个格口,分为小、中、大三种类型,小格口单次向快递员收取0.3元,中、大格口收取0.4元。以0.4元计,在填满状态下,一台快递柜一年贡献收入约2.2万元。再以所有格口均产生0.5元超时费计算,一年贡献费用约2.7万元。

理想状态下的近5万元使用费以及广告等其他收入,或可覆盖丰巢租金、维修、电力、通讯等部分费用。但是,无法覆盖日常运维成本,实际仍在亏损。

事实上,多年来,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丰巢主要投资方已先后撤资。2018年6月,申通、中通、韵达先后退出股东名单。2019年12月,普洛斯撤资。昔日的五巨头到最后,只剩下顺丰。

增长与死亡

不仅如此,从2012年智能快递柜诞生后,经过八年的大浪淘沙,在资本的裹挟之下,市场格局已发生变化。

5月5日,顺丰控股与三泰控股分别发布公告,丰巢拟与速递易进行重组。交易完成后,中邮智递(速递易主体)原股东中邮资本、三泰控股、浙江驿宝、明德控股将减资退出中邮智递,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随着丰巢与中邮速递易之间的重组合并,快递柜行业市场格局正走向寡头时代。

在智能快递柜市场,除了重组后的新丰巢,菜鸟驿站、电商自建或第三方自提柜也是市场主要主要玩家。不过,市占率与新丰巢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作为电商物流的延伸,在快件包裹不断提升,以及消费便捷度新需求下,目前我国智能快递柜行业仍处于上升发展期,从数量和市场规模上来看,正在不断扩大。

来自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主要城市布设智能快递柜已达40.6万组,同比增长49%,箱递率超10%,2014-2019年的年均复合增速为93%,远高于快递业务量增速。有报告预测,预计2020年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市场规模近300亿元。

虽然智能快递柜市场增速上扬,但无论是在人均拥有率还是在人均使用率上,仍需要进一步普及和提升,快递入柜也有很大提升空间。数据显示,我国2019年人均快递包裹达45件,但每3500万人才拥有一个快递柜。此外,在用户使用率方面,2019年630亿快递包裹中,入柜比率仍维持在较低水平。

在快递柜运营模式上,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目前市场头部企业以物流平台自建平台为主,如合并速递易之后的新丰巢,紧随其后的是菜鸟快递柜、京东快递柜等电商自营模式,旨在提升电商企业自有物流的服务质量。而第三梯队为格格货栈、日日顺、江苏云柜等第三方公共平台模式,作为快递公司与用户之间的中介,收取一定的租用费用。

虽然模式不一,但与丰巢类似,盈利来源主要依靠投递费、超时费,广告收费和其他增值服务仍处于培育阶段,收支不平衡之下,无法实现盈利。而在市场扩张过程中,必然会继续烧钱,使得亏损进一步扩大。

此外,智能快递柜还面临着社区便利店、驿站、代收点的竞争与蚕食,论消费便捷度与服务,后者也并不逊色。国家也在鼓励发展多种末端配送方式,允许智能快递柜、驿站、共同配送等多种模式并行。

有业内人士分析,智能快递柜目前与社区、物业以及电商等环节难以形成有效联动,如何通过物流去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目前还是一个待解问题,更不用说形成生态效应。

一边是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一边是重资产投入,花钱如流水,无盈利能力,一日无资本投入,就活在生死线上的现状。呜呼哀哉!

向用户收费有错吗

虽然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快递大国,但快递“最后一公里”仍然是难啃的硬骨头。在末端配送服务方面存在“三难”(基层快递点经营难、快递员派件难、消费者收件难)问题。

而智能快递柜切入的便是末端配送派件到家的最后环节,解决“最后100米”的派送问题。实际上,智能快递柜私密性较强,有利于保护个人隐私。此外,它也降低了快件丢失率,提升快递员配送效率,解放部分运力。

不过,由于无法当面验货,未经客户同意擅自投递等情况时有发生,智能快递柜带来的使用体验仍受到诟病。

针对快递员不打招呼擅自投递快递柜的情况,《联商网》随机选择了10位消费者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最近的一次网购消费中,10位消费者中仅有2位收到了快递员发送的确认短信,其余并未收到任何提醒。“如果不看淘宝物流信息,我都不知道我的快递已经到了,还被放在了丰巢里面”,一位参与调查的受访者告诉《联商网》。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认为,快件柜是独立与快递配送之外的寄存服务,目前市场确实存在一些不规范,包括快递员的懒人配送模式,这方面还是需要企业尊重消费者的选择,避免未经消费者同意的入柜寄存。

不过,由于快件积压,如果不及时配送,快递员会面临投诉、扣薪,为了降低与收件人时间差带来的损失,他们往往选择投递智能快递柜,这也是基层快递员的众生态。

实际上,丰巢“超时收费”背后是消费者看到了快递末端配送服务漏洞和服务的缺失,同样也涉及到快递企业、小区物业、消费者和快递柜企业的多方利益博弈。

对于智能快递柜该不该收费,业内人士持不同态度。有业内人士表示,收费是大势所趋,快递柜投入成本巨大,不可能无限期免费,也不符合商业发展逻辑。

一位要求匿名的北京法院法官在接受《联商网》采访时表示,丰巢“超时收费”是商业经营行为,获取利润以谋求利益最大化本身不应当过分苛责。判断“超时收费”行为是否合法,主要是看快递公司快递员投递包裹的行为是否合理,其中,投递员与收件人协商一致是关键要素:

一是为投递便利,快递员在未获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便把快递集中投放快递柜,这是一种变相违约行为,可以视为快递公司未按约定履行合同义务。

从这个角度来说,未经收件人同意的,丰巢快递柜因与收件人因缺乏合意,不成立保管合同项下的民事法律关系,故而,向收件人收取费用合理但不合法,法律依据相对不足。

二是若存在投递员与收件人协商一致,收件人同意使用丰巢快递柜的情况下,收件人与丰巢快递柜已经达成关于快递件保管民事权利义务,事实上,未签署书面合同不影响对保管行为的认定,双方已经成立无名合同,丰巢负有保管义务,收件人负有超时支出费用的义务。

在快递专家徐勇看来,通常情况下,企业在履行事先告知义务后可以进行调价。“就丰巢事件来说,目前公众所关心的主要问题在于自己的快递经常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被放入快递柜,可能造成被迫收取超时费的问题。”

徐勇建议,在快递柜启动超时收费制后,电商和快递企业在提供服务时应突出设置三个不同选项,由消费者提前自主选择送货上门、送到代收点或是投递至快递柜,以减少不必要的纠纷。

从资本层面来说,由于盈利模式存疑,不少资本处于观望状态,投资人不太愿意投钱,企业只能自救。在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看来,配送端需要利润,与消费端立场不一致,就会倒逼消费端重新进行线上线下选择,消费逻辑开始往线下靠拢。向消费端要利润,如果不是强大到消费者无法割舍,一般很难进行下去。

对于“超时收费”,有不少消费者认为丰巢超过12小时收费规定显得有些“鸡贼”。对于一二线城市上班族来说,往往在12小时免费时间内无法进行收件,超过24小时收费成为大部分人的呼声。

对此,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上海商学院教授周勇给出的建议是,可采取递进式收费,占用时间越长,收费越高。而长期占用快递柜不取件者,可考虑计入黑名单,建立惩戒机制。

此外,针对小区物业与快递柜企业之间的矛盾,周勇表示,小区引进快递柜与快递收费是两码事,应该收付分开,快递柜设立应该收费,寄存快递应该付费,这对小区业主才是公平的。周勇认为,从免费到付费是趋势,恢复公平交易的市场规则更是趋势。

资深零售人士、联商网顾问厉玲表示,丰巢是一家商业公司,收费是企业发展趋势。物业把收件人包裹拦在小区门口,就有责任解决存放问题,要承担管理的任务。毕竟,收件人支付了快递费,当然需要送货到家。物业如果答应了丰巢进驻,双方就是业务合同。物业想要挣钱,需再同业主谈,业主不同意,就需要物业自己去解决,这就需要物业方具备较强的管理意识。

涉及到快递企业、小区物业、消费者和智能快递柜企业的多方利益博弈仍在持续,目前监管层面正密切关注此事。超时收费能否从根本上解决快递柜生存难题,厘清末端配送乱象,目前仍待解。

快递柜的未来在哪里

一个健康发展的行业,企业一定是盈利的,消费者也能享受到良好的服务体验。就目前快递柜行业来说,如何降低成本,寻求多元化盈利点,成为解决盈利桎梏的关键。只有这样,快递柜才有盈利转圜余地。例如,收费企业可考虑在会员基础进行忠诚度客户的二次开发,提供多元化的服务。

业内人士分析,在收购速递易之后,丰巢能够进一步降低场地租赁成本,增加广告收入,从而减轻自身压力。天风证券分析师称,通过本次收购,丰巢的议价能力将大幅提升,结合其开始向用户收取滞留费用的举措,长期看快递柜的变现模式有望逐步跑通,盈利状况将会转好。

南方日报的观点认为,客观来说,平台企业并非做公益,生存发展就得盈利。但用户反感的不是平台涨价,而是平台店大欺客,在普通用户没有替代选择情况下进行涨价收割。由此而言,把前期优势转化成持续盈利能力,是以用户为中心还是以利润为中心,既考验着经营者的价值追求和智慧方法,也决定着企业的立身口碑和长远前景。

此外,徐勇表示,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出台快递柜进小区服务的标准,以规范末端配送行业的发展。

快递专家赵小敏认为,当下快递柜市场距离上千万组有很大缺口,快递柜市场正在进行升级换代。放眼中长期,根据现在人口结构和产业规划,快递柜市场规模将是超几何级的。

不过,有快递柜行业从业人士告诉《联商网》:“丰巢的收费试水行为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改变,一旦成为常态后,其他企业将陆续跟风,届时整个行业或将迈进全面收费时代。”

(文/联商网 陈新生 编辑/木鱼)

延伸阅读:

丰巢快递柜收费: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