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95

总访问量:29650127

创始人林盛直播卖红薯,命悬一线的钟薛高有救了?

05月29日 12:02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

撰文/文一

直播还债、上演“真还传”的不仅有罗永浩,还有钟薛高创始人林盛。今年4月,林盛称“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如今他真的开始直播带货卖红薯了。

01

首场直播带货效果如何

5月27日,钟薛高开设“钟薛高老林”淘宝直播间,并预告林盛将直播卖红薯还债。

5月28日晚7点,林盛准时出现在直播间,开启了他的直播首秀。直播间背景板写着“钟薛高老林直播卖红薯”,出现了“729”数字。林盛称,“729”的意思是目前拖欠729位员工的薪资,直播赚钱后将逐步还钱给员工。

在直播间,林盛向欠薪员工弯腰鞠躬。“钟薛高过去是有辉煌的时候,是背后的员工一个个的人一点点的贡献做出来的。现在反倒是欠人家工资和补偿金,在这里想对729位欠薪员工鞠个躬,不管如何我们会一场一场做下去,用收益去还钱。”他表示。

除了拖欠员工薪资,不少供应商也被欠款。在直播中,林盛还与供应商恩波露创始人段剑平进行了对话,并推荐、上架了恩波露的产品。林盛表示,钟薛高目前欠了恩波露200多万元。

《联商网》了解到,林盛直播间总计上架了80款商品,主要涉及钟薛高冰淇淋、红薯、酱油等食品,以及数码电子、家居百货等。数据显示,林盛开播3分钟,观众超过5万。开播总时长近5小时,场观84.2万。截至目前,“钟薛高老林”淘宝直播间粉丝数为1828人。

对于钟薛高发展状况,林盛称,钟薛高在过去的一年中运营出现问题,导致资金流紧张,有大量员工的薪水、补偿金、报销没有及时兑付。同时,钟薛高将努力自救,通过卖雪糕、开直播以及其他方式让公司恢复至正常运营状态。

林盛带货的第一款产品是红薯,5斤装42.9元。不过有不少网友直指价格太贵,称钟薛高继“雪糕刺客”之后又想搞“地瓜刺客”。

面对红薯太贵的质疑,林盛表示:“大部分人觉得寻常的东西就该是便宜的,但实际上世间昂贵的东西是纯净的空气,晒到的阳光和干净的水,和身边默默对你好的人。但这很容易被我们忽略。一个好吃的红薯,背后都是农人的点点心血,我们需要去格外珍惜。”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上架商品中的爆品是“全家福雪糕”,包含106元10支的钟薛高瓦片雪糕,和另外赠送的2片苹果枫糖肉桂雪。不过,有许多网友表示雪糕产品无法购买,显示商品在其所在的地区缺货。林盛解释称,钟薛高原有十几个甚至二十个仓库能覆盖全国,但现在仓库已收缩,仅剩下3个,且钟薛高雪糕产品对运输条件较高,因此只能覆盖部分地区。

有人称,林盛的做法是效仿老罗直播还清6亿欠款的“真还传”,但林盛认为:“还债是应该的,无论是用直播还是卖货,欠债还钱不丢人”。

不过,对于林盛直播带货的行为,市场反应不一。

有业内人士认为,林盛的做法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敢于直面债务问题并一直在尝试解决。不过直播带货是一种新赛道,从其上架的部分商品来看,利润度并不高,仍需要不断调整和打磨。也有不少人认为,林盛的行为是做秀,颇有营销意味,意在提升品牌形象,想要靠直播带货就把债还了,不太现实。

02

一切为了还债

4月22日,#钟薛高创始人称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据悉,4月21日晚间,新浪财经CEO邓庆旭发布微博,晒出一张自己和林盛的聚会合照。并发文提到,“我的好兄弟,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被限高了,坐一晚上绿皮火车到的北京,吃饭的时候和我说,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其还在评论区补充,称林盛说”不跑不赖不怂“。

随后,林盛也发布微博表示,虽然限高,还是不惧坐一晚上绿皮火车到北京。我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我要代表所有遭遇困难的民营创业者说一句:“不跑不赖不怂”。这就是我们中国民营企业的底色。没有想到,我的一句朋友间承诺登上了微博热搜。虽然钟薛高目前面临诸多困难,但我们努力改变负起责任的决心没有改变。励精图治,肩负起对员工、伙伴和社会的责任。

在5月28日的直播中,林盛回应了“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话题。林盛称:“当时我喝了点酒,我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哪怕卖红薯也要还,幸亏说是卖红薯,如果恰好这个季节没有怎么办。但既然说出去了,那这就是一个态度,我们以后会每场都带,但是不只是有红薯,每场都把红薯拿出来,大家买多卖少不重要,主要是为了提醒自己,要一点点清零,把729的数字降下去。”

钟薛高成立于2018年,曾以高价、国风、限量限售吸引消费者眼球的钟薛高产品销量迅速走高。钟薛高创立16个月后,营收突破1亿元,2021年,钟薛高一共售出1.52亿根雪糕,2022年短短5个月内,钟薛高的雪糕出库数为2.2亿片。

然而,钟薛高也因为高昂的价格,屡屡陷入“雪糕刺客”“天价雪糕”等负面舆论漩涡,几成众矢之的。

争议点在于,一是钟薛高的产品定价较高,部分产品售价远超市场上普通冰淇淋,引发消费者对于其性价比的讨论和质疑。有人认为其定价策略不符合市场常规,存在品牌溢价过高的情况。

2018年双11,钟薛高推出“厄瓜多尔粉钻”雪糕,价格为66元/支,限量发售,双11当日,推出的2万份“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在上架15小时内全部售罄。钟薛高也因此一炮而红,成为高端雪糕的代表,被称为“雪糕界的爱马仕”,成为年轻人争相打卡的网红雪糕。

对于定价过高问题,林盛曾回应称,钟薛高的参照物是奶茶和咖啡,毛利只是略高。

二是网络上有声音质疑钟薛高在产品成分上的透明度,以及“不加一滴水”“特级红提”等宣传语是否存在夸大或误导消费者的嫌疑。比如,2019年,钟薛高因为用散装红提充当特级红提虚假宣传,被市场监管部门处罚。有人实验表示钟薛高在30度的室温下1小时未化,钟薛高随后回应称生产均合法合规。

2023年10月,有多名网友在社交平台爆料钟薛高“欠薪”,随后不少供应商也声讨钟薛高。

据悉,钟薛高关联公司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林盛,注册资本约12亿人民币,由Gloryseed HK Limited全资持股。对外投资信息显示,该公司直接持股公司有14家,其中6家已注销,钟茂(上海)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盘箸有喜(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8家为存续状态。分支机构信息显示,该公司的21家分支机构已全部注销。

风险信息显示,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现存2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983万余元,其旗下钟茂(上海)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今年以来已累计被执行2372万余元。此外,去年12月至今,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所持多家公司股权已被冻结,冻结股权数额从100万至2000万元不等。

此外,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涉及多个法律诉讼案件,案由多为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目前,该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林盛仍被限制高消费。

03

雪糕价格确实越来越贵了

虽然钟薛高因“雪糕刺客”成为众矢之的,但近些年的雪糕价格确实越来越贵了。

如今,市面上3元以下的平价雪糕越来越少,平民品牌的价格也一路看涨。如绿色心情、东北大板零售价从2元涨到了3.5元,苦咖啡涨到了3.5元,巧乐兹涨到了4.5元。

而在各大零售终端,5元以上的雪糕已经成为主力产品,动辄十几元、几十元的价格的雪糕则比比皆是。梦龙、和路雪、钟薛高等品牌的雪糕单支售价多在10元以上。

似乎一夜之间,雪糕的门槛进入到了10元时代。但实际上,雪糕不是在一夜之间成为“奢品”的。

从行业发展来看,此前冰淇淋消费主要聚焦中低端市场,随着年轻消费群体逐渐壮大,消费者对品质生活的需求越来越高,一些原材料健康讲究,包装美观精致,消费体验更好的高端产品迅速出圈,成为消费者的心头好。

市场研究咨询公司英特敏的观点认为,消费场合的变化重新定义了冰淇淋,后者不再是冰镇饮料的代替品,而是能带来快乐和幸福感的享受型食品,产品属性的转变让冰淇淋消费逐渐变得常态化。

这也是市场逐渐火热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今,对天然原材料和高级品质的推崇,已经成为决定冰淇淋类产品受欢迎的一个重要因素。与过去香精、色素、植脂末的平价搭配有所不同,现在很多品牌追求的是“原料升级”,如选择纯正牛乳、鲜牛奶,再以天然果肉、植物基等取代化学添加剂等。

一方面,品牌有高端“追求”,另一方面原料成本也在上涨。有统计显示,2008年至2020年,冰淇淋生产所需的牛奶、淡奶油等原材料成本上涨大约80%。这些因素都推高了商品价格。

此外,与“秋天第一杯奶茶”类似,雪糕也成为了夏季的“社交货币”,变成了满足年轻人精神与社交需求的载体。不少“网红雪糕”“文创雪糕”等凭借精美的包装、独特的造型出圈,不断刺激消费者的猎奇感,价格上也水涨船高。

这背后的原因是,由于雪糕的季节消费属性,传统薄利多销模式很难走出一条新路。而高端雪糕卖得贵,利润高,还受到追捧,自然让不少企业趋之若鹜。实际上,不少雪糕品牌的生产代工企业大多相似,但是由于品牌的定位和营销,出现了“同厂不同命”的奇特景象。换个造型,加持下IP,雪糕价格直接翻倍。

以茅台冰淇淋为例,三款冰淇淋上线51分钟,4万支销售一空,销售金额超250万。茅台冰淇淋线下门店还排起长龙,开售7小时销售额破20万,共计销售茅台冰淇淋5000余个。可谓是没有最贵,只有更贵,但市场依然火热的真实写照。

此前,有雪糕冰品经销商透露,钟薛高进货价只有7、8块钱。以此倒推,钟薛高成本大概率也只有6元左右。售价13元的钟薛高,给到县城经销商的进货价是7元,18元的钟薛高,进货价也不超过8元。

价格的上涨也传导在渠道端。在利润驱使下,不少便利店、商超更愿意上架高价雪糕,平价的雪糕的市场空间被进一步加压,消费者也越来越难以寻觅到平价雪糕。此外,对于中下游经销商来说,雪糕价格上涨也使得进货价变高,但零售价很难有较大变动幅度,利润空间会有一定挤压。

制造成本高,售价就高,这符合基本常识,但雪糕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即使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选用优质配料推高了成本,但一般情况下,配料价格成本也不会超过10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支十几元的雪糕,毛利在3到5元,利润已经超过了一个平价雪糕售价。而生产一个高品质牛奶雪糕,成本价大约在7到8元。

04

品牌创新先要守正

实际上,钟薛高之所以被口诛笔伐,或许并非是产品质量不过关,而是在定价策略和营销方式上存在问题。

有业内人士表示,创新需要先守正。产品升级的应该是企业品格,而绝非仅仅是价格。高价雪糕的背后虽然有着原材料上涨等成本因素影响,但动辄几十元的售价与较低的生产成本相去太远。这样的路子,显然也难以走长远。

不少网红雪糕凭借丰富的营销打法吃到了一波又一波市场红利,钟薛高正是这种打法的受益者。而只有贴近消费者,祛除虚火,才是归路。

潮水退去,消费者终将回归理智。如果无法满足消费者对于产品的真正需求,高价雪糕的未来之路注定不会长久,高品质和合理价格才是取胜的关键。

在守正和创新方面,洗发护发品牌蜂花是一个典型代表,成立近四十年,没有一条行政处罚信息。一升护发素10年仅涨2元,至今不到15元。虽然产品较为平价,但蜂花仍然在不断进行产品创新。

在中国市场护发素TOP10的排名中,蜂花仅次于资生堂和潘婷,成为唯一一家位居前三强的国货品牌。

2022年初,林盛接受专访时表示,“一时的红火或流量并不能沉淀品牌”,在他的心里,钟薛高要成为雪糕领域的“世界品牌”。林盛给了钟薛高一个很高的起点,定位为中国“高品质”的雪糕。

但跑出来一个让世界尊重的中国品牌,一定离不开好的商品与服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