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201)

统计

今日访问:187

总访问量:2557490

神舟不愿“当枪”的声明背后,“黑公关”问题引人深思

互联网圈里刚刚发生了一件“耐人寻味”的事。

与京东“撕破脸”的神舟电脑在微博再度发布了一则声明,不过内容却是对纠纷的一些澄清:直言神舟电脑与京东只是普通的商业纠纷,网上出现一些针对京东的失实报道,存在通过恶意炒作达到破坏双方关系的目的。

翻看神舟电脑的微博,此前“控诉”京东的内容并未删除,也没有传出双方和解的消息,反倒是和天猫上演了一场“王者归来”的戏份,前后行为表面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如果你听说过“黑公关”,个中原因似乎就不难理解了。

失控的 “神狗大战”?

2月20号,神舟电脑起诉京东的消息传出后,迅速被推上了微博热搜,然后出现了各种意有所指的第三方解读。

细细品读了几篇自媒体的剖析“内情”的文章,对其中的逻辑和功利不可谓不叹服:

首先是对此次纠纷的定调,被使用最多的无外乎“神狗大战”。

稍微有些经历的互联网用户未免会联想到十年前的3Q大战。令人诧异的是,神舟电脑在最早的声明中就指出了“商业纠纷”的事实,双方围绕事件的动作不过是在微博上的声明和针对声明的回复,并非动用所谓的“公关机器”,也没有过多的接受媒体采访“哭诉”,被冠以“神狗大战”的解读可谓别有用心。

毕竟先戴上“大战”的帽子,也就有了足够的空间展开讨论,比如京东上千亿的季度营收、京东在3C领域的市场份额,前后数字上的巧妙对比,轻松营造了“店大欺客”的假象,故而引导读者跳出事实本身去思考。

其次是是对“本质”的梳理,然后找到一个放大解读的信息点。

比如神舟电脑与京东的商业纠纷被放大解读为二者的现金流之争,联想到“西贝熬不过3个月”的新鲜热点,以及现金流对于零售业的重要性,不难进一步激起民愤。只是神舟电脑和京东本就存在一份购销协议,本质上还是双方围绕协议内容的不合,继而出现了对簿公堂的一幕,重心并不在于所谓的现金流。

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的是,这场商业纠纷最终演化成了对京东自建物流体系和自营模式的全面质疑。扒出了一些京东早期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传闻,然后贴合自营电商难以为继的逻辑,赤裸裸地带了波节奏。

所幸神舟电脑的公关部门是个“性情中人”,选择在微博上与京东实锤打擂,摆出了“相信法律,绝不屈服”的态度。同时也在针对京东的事实报道泛滥时站了出来,言辞间多了几分“别拿我当枪使”的愤怒。

遗憾的是,在舆情中保持理性仍然只是少数,当同样的事情发生时,大多数企业还是被利用、被裹挟的一方。

被“黑公关”的京东

之所以给出京东被“黑公关”的说法,并非是无端的猜测。

一是数据上的端倪,神舟电脑起诉京东以及后续的微博,转发和评论均在几千条的范围,在热点话题不断的疫情期间,这样的数据恐怕很能升至热搜排行榜的前排。

二是舆论中的走向,“这届网友”一如既往地在微博评论中一边倒,特别是在神舟电脑的几千条评论中几乎清一色的斥责京东、斥责京东物流,乃至对刘强东的人身攻击。要知道正常的网民不会只出现一种声音。

与之相关的是平安北京的一条“辟谣”,有网民在网上传播“京东从湖北去上海的物流司机感染新冠病毒,被发现死在车里了”,并宣称“京东上海仓库要封闭,不要买京东吃的了”。随后北京市公安局迅速开展调查,将编造此虚假信息的肖某某查获。京东对媒体表示,已将相关情况上报主管部门,除上述涉嫌造谣人员已被警方依法处理外,仍有案件处于调查当中。

两则看似不相关的相关新闻,不难给出京东被“黑公关”的猜测,毕竟远程办公的特殊场景,加上不少企业的公关部门将工作重心转向了抗疫,在这一时间点针对竞争对手发起攻击可见其“良苦用心”。

正如中国青年报编委、社评部主任曹林的观点:一个行业退化和堕落有很多标志,比如创新乏力、泡沫丛生、装逼流行、撕逼成风,最明显的标志,是从黑稿泛滥开始的,“看起来风光的互联网行业,就充斥着这种黑稿,舆论生态很恶劣”。

深处电商红海的京东被“黑公关”,在无形中也印证了曹林的观点,也让我们看到面对激烈竞争,一些电商企业竟然丢掉了底线。

劝“黑公关”企业向善

曾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个问题:企业遭遇黑公关该如何应对?

这可能是大多数公关从业者的心声,却也是多年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按照北京新华多媒体数据在《2018-2019网络“黑公关”研究报告》中揭示的一幕:“黑公关”已经形成了一条严密的网络黑产传播链条,互联网行业成为网络“黑公关”的重灾区。

至于黑公关为何会如此泛滥,大抵还在于作恶的低成本和高“成效”。

几乎所有的企业在处理黑稿问题时,首选的就是申诉删除,本身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却是实打实的体力活。如果负面舆情监控做的不到位,还往往会出现刚删了这一条,又出了另外一条的尴尬局面。打一个比方,黑公关就像给对方企业喂了一颗苍蝇屎,不删的时候看着恶心,删稿的时候又费时费力。

加上黑公关并不是指鹿为马式的诋毁中伤,习惯于基于大量弱关联的事实作为素材,在信息不对称的条件下进行非客观评论,然后通过迷惑性极强颠倒黑白的逻辑化论证,迅速占领读者的心智,引导读者产生某种错误结论。

至少就目前而言,并未出现简单有效的遏制黑公关的方案,即便花了大力气辟谣举报,结果也很有可能收效甚微,毕竟企业的品牌形象已经被一定程度的伤害。以至于有人从“猜疑链”的角度解释过黑公关的行为,互联网企业就像是深处“黑暗森林”中的玩家,没人知道你不去动竞争对手的时候,对方会不会“止戈”。所以,只要商业竞争存在,舆论的罗生门就不会消失。

只是商业对战的打法有千万种,诸如企业战略、用户运营、人事关系等都可以成为战场,“黑公关”的舆论战恰恰是最卑劣和低效的一种,至少目前还未听说哪家企业被黑公关搞垮。同行之间不妨多一些沟通与协作,少一些挤兑与倾轧。

再回到神舟电脑和京东的商业纠纷,也给我们很多反思,即便再大的纠纷也要实事求是,切勿被有居心者挑拨、误导。

同时,也劝那些使用“黑公关”的企业要学会向善,真正伟大的企业是不会利用黑公关作恶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Alter聊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