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91)

统计

今日访问:3399

总访问量:1078869

惋惜和震惊之余,或许还要思考另一个问题:零售的痛点到底在哪?
5月21日晚,荣耀进行了一场“特殊”的新品发布会。特殊之一在于,荣耀总裁赵明的开场词:“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感谢大家的到来……无论发生什么,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困难,脸上保持微笑,心中保持自信。”特殊之二在于,在英国伦敦发布的荣耀20系列,不仅是荣耀首款在海外市场首发的硬核旗舰,也是荣耀首次以系列化方式推出的旗舰新品。在全球商业环境变化的大趋势下,荣耀手机的全球化扩张并未因此止步,而是踏踏实实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尤其是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名单后引发的种种“危机”,荣耀20系列在伦敦如期发布,可以说是荣耀拥有强悍..
MikeBarlow在《人工智能与医学》中有这样一个观点:与传统的倾向于劳动密集型的医疗保健不同,新兴的医疗模式是知识驱动型和数据密集型的。许多新型医疗保健正在带给我们一种新的模式,它将依赖于新一代用户友好、实时的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及机器学习工具。与MikeBarlow持类似观点的专家俨然不在少数,医疗已然成为人工智能最先落地的场景之一,AI从实验室走进医院,早已也不是什么技术问题,只是时间的早晚。现实似乎又有些例外。IBM早在2014年就斥资10亿美元成立了Watson业务集团,全面运作Watson的研究和商业化事宜,其中的第一份职..
第30届金曲奖提名名单已经公布,蔡依林凭借专辑《UglyBeauty》获得七项大奖提名。不同于大多电子专辑免费收听的模式,《UglyBeauty》选择在线上销售。截止5月20日,该电子专辑仅在腾讯音乐上的销售量就已超过32万张。以小见大,受众愿意为在线音乐付费了。放在几年前,这是完全不能想象的。曾几何时,在版权混乱的年代,互联网世界推崇的是“免费共享”的价值观,海量的音乐只需一键就能下载到小小的MP3里,那个时候,没有人认为需要向下载的音乐付费。再往前,无数的中学生宁愿不吃早饭,也要省下钱去买一张实体专辑。那个时候,没有人认..
防守反击,可能会成为跨境电商行业的新常态。
法国现实主义作家罗曼·罗兰在《贝多芬传》里写了这样一段话:贝多芬是我呼吸困难时的空气,是我梦寐以求的大自然,是丧失信仰而感到惘然若失时所渴望的宗教,是在黑暗之中朝无限广阔的世界打开的一个窗户。现实中的贝多芬却被上帝“开了一个玩笑”,26岁时听力开始减弱,中年时双耳彻底失聪,自己被上帝关上了一道门,却用音乐为无数人开启了一扇窗。上帝的“玩笑”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贝德里赫·斯美塔那、加布里埃尔·福雷、拉尔夫·沃恩·威廉姆斯、滨崎步等著名的音乐家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双耳失聪。在这些名人的背后,全世界还有..
互联网进入中国的第25个年头,作为“数字地基”的流量,正在重构自己在互联网发展进程中的角色扮演。
012019年,“知识付费”终于褪了颜色。不急于否认这样的观点,先看一下知识付费在2019年的一些现状:1,创世红利消失,知识付费的“爆款”产品少了。2019年后已经很少出现刷屏级的知识付费内容,纵使掀起了几多小浪花,也没能形成涟漪。有人归罪于流量红利的消失,也有人理性的笃定用户尝鲜期早已结束。2、市场鱼龙混杂,大忽悠和江湖郎中们依次登场。“爆款”减少的副作用是劣币驱逐良币,那些自带流量的IP被瓜分完毕,随之出现了“股神投资课”、“10分钟学会”等忽悠性质的付费内容。3、用户激情消退,复购率、完课率、使用率“三低”..
1.作为一名90后或者80后,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什么?打开微信查看有没有消息,再点开朋友圈,看看朋友们的精彩“夜生活”。看了什么电影,去哪里度假,都要在朋友圈晒一下。或者用微信沟通一下工作消息,空闲了点开堆满红点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各式各样的文章视频让人应接不暇。好像微信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回头想想,QQ空间、各种钻石会员、个性签名和说说......似乎早已恍若隔世。曾经挂着QQ长大的80后90后们,恐怕觉得QQ已是昨日黄花,被微信替代了。但是大数据却显示,QQ依旧是00后们的网上“乌托邦”。从摩邑诚联手ADD广告研究联盟..
今年3月初,阿里云华北2地域ECS出现了大面积宕机,导致很多App和网站陷入瘫痪,一大波程序员、运营和运维从床上爬起来赶到公司加班。然后不少企业将搁置许久的“多云战略”再次提上议程,程序员社区中有关“多云方案”的讨论也再度热闹起来,以至于有人自嘲道:“每次云计算大厂一宕机,我们就再抱怨一次多云战略有多重要。”第三方调查机构的态度也相当微妙。Forrester曾在调查数据中表示,99%的云计算决策者认同混合云和多云策略;Rightscale也在《2018年云计算状态报告》中指出,81%的企业已意识到使用同一云厂商可能会带来的危险性。..
1919年的五四运动期间,爱国青年们喊出了让时代铭记的口号:“只有德先生、赛先生可以救中国”。彼时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还只是音译,前者代表民主,后者寓指科学,翻译过来即“民主和科学”。每个时代都有纪念五四运动的方式,今年又有所不同。在五四青年节当天,央视打造了主题为“我们都是追梦人”的《五月的鲜花》五四晚会,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新青年代表,百度大脑的AI虚拟主持人“小灵”首次登上了央视五四晚会的舞台。和印象中呆滞、机器音的虚拟人物不同,抖包袱、讲故事、秀口才成了“小灵”独特的主持风格。这位糅合了百度..
从排兵布阵到短兵相接,工厂电商模式的战况升级,只用了两三年时间。2017年前后,电商平台开始瞄准上游工厂。“保守派”工厂还在犹豫,“改革派”工厂决心做第一批吃螃蟹的。就像是赶趟式的,向工厂抛出橄榄枝的电商玩家逐渐出现了必要商城、网易严选、小米有品、蜜芽、宝宝树、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品类也从家居类产品逐渐向日用品、小家电、食品酒水、文体周边等扩张。到了2019年,工厂电商的模式已经蔓延开来,几乎成了电商巨头们的标配:淘宝、京东、拼多多、苏宁相继加入战场。当年犹豫的“保守派”工厂们,也一股脑儿地开始思考“..
以后听歌,可能真的要付费了。2015年的“剑网行动”后,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上演了一幕幕相爱相杀的版权大戏,尤爱独家版权的TME如愿成为最大的胜出者,在线音乐的格局之争终于尘埃落定。标志性节点在于,占据着音乐播放器15%日活增幅的周杰伦,在酷狗、QQ音乐等平台上的所有歌曲都被加上了VIP标识,非付费用户只能试听60秒。即便是付费后成功下载的音乐,在付费停止后仍然无法收听。诚然,扫清了版权上的障碍,中国在线音乐平台正在开启类似Spotify的付费模式。01在线音乐没解决的问题在音乐版权保护这件..
先讲两个和葫芦娃相关的事件:1、4月22日,上海市版权部门发布了“2018年度上海十大版权典型案件”,一家游戏公司因山寨“葫芦娃”,向版权所有方上海美影厂赔偿50余万元。2、4月23日,上海美影厂正式起诉北京完美创意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曾在微信公众号的美容针广告内容中,擅自使用葫芦兄弟和“爷爷”的形象。两起侵权事件被媒体捧上头条,并非是偶然之举。在第十九个世界知识产权保护日之际,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的呼声再次热闹起来,除了对加强立法和惩戒制度的呼吁,也开始出现对知识产品保护的实现路径、技术体系的讨论。在一连串侵权事..
在5G手机大规模商用化之前,手机厂商们还需熬过漫长的黑夜。
天猫精灵CC刚刚宣布699元的定价,小度在家1S就给出了299元的“狂欢价”。经历了初代智能音箱的价格混战,一向在这个领域扮演“价格屠夫”的百度,似乎有意将有屏智能音箱的价格引向新纪元。可如果仅仅从价格的角度审视智能音箱的第二波战事,未免会有失偏颇。智能音箱的市场需求远未爆发,价格也绝非是竞争的唯一手段,隐藏在价格混战背后的,恰恰是智能音箱市场的竞争升维,价格门槛、产品创新、场景生态等都是竞逐的筹码。01拼诚意,MBA“三分天下”与其说是价格混战,倒不如说智能音箱的价格正走向合理。早在2017年的时候,“智能音箱..
先说一下背景。曾经是高德地图的资深用户,不为别的,只因郭德纲老师的导航语音确实很有趣,手机上也一度安装了高德、百度和苹果地图三款导航App。卸载高德地图是因为春节后的一次“导航事故”,事先设定了去印象城的路线,然后特意选择不走高速。令人糟心的事情发生在下高架后的转弯时,跟着高德地图转了最右边的车道,十分钟后却开到了高速路入口(后来意识到主路和辅路的区别)。无奈掉头后重新选择路线,同样是不走高速,结果又开到了一条正在施工的道路……“盛怒之下”,一卸了之。本来已经熟悉了汤唯的声音,在微博上看到高德地图..
AlphaGo“炒红”人工智能三个年头后,越来越多人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一种可能让AI和消费市场不再以产业为媒介从边缘相融?
曾经有人提到这样一个观点:商业模式本质上只有两种,一种是“修路—架桥—收费”,另一种是“来料—加工—卖出”。
有“电商市场最后一片蓝海”之称的生鲜电商,终于在2019年初再次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