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150)

统计

今日访问:891

总访问量:2149264

国内开源圈里刚刚发生了两个标志性的事件。一是曾在2019年春晚红包中扛住超大用户压力、数次流量波峰的转发引擎——百度的统一七层流量转发平台BFE,在内部演化了七个年头后,将以开源的形式帮助开发者们构建属于自己的全局负载均衡系统。在业界掀起了巨大的声浪。二是KEmeng在知乎回答中晒出了自己写的“狗屁不通文章生成器”,意外受到了无数网友的“爱戴”,纷纷好奇这个富有灵魂的“生成器”可以制造出什么样的魔幻主义大作。短短一周的时间,该项目便冲上了GitHub趋势榜榜首。发生在同一时间点的两起事件,无疑揭示了中国开源文化的..
市场份额的进一步集中,再度印证了智能音箱存在的合理性,甚至在市场格局上有了固化的迹象。
英语培训行业正在经历新的拐点。创立于1998年的韦博英语,在第21个年头陷入到了崩盘的境地,甚至在高管传出跑路的消息后,直接让教育贷成为众矢之的。本以为韦博英语的“触礁”,只是传统英语培训末尾淘汰的结果,但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朗播网”的欠薪风波、在线辅导平台学霸一对一被曝停止运营,无疑预示着英语培训市场的淘汰赛仍在发酵。就在外界感慨哀鸿遍野的时候,另一群玩家却选择了“进击”。流利说高调公布了最高2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这家科技驱动的教育公司以实际行动表达了语言学习市场的乐观前景;好未来交出了一份单季亏..
在人口红利消失、用户时长红利渐微的局面下,从小程序中获取结构性流量已然成为不争的行业共识。来自QuestMobile最新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前9个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仅增加238万,远低于2018年4607万的净增;用户平均每天花在移动互联网的时长为359.8分钟,同比增长1.3%,较2018年末22.6%的增幅大幅下跌。敏锐的互联网流量巨头们最早做出应对,从微信、支付宝、百度到QQ、头条系、美团,以及手机厂商们主导的快捷应用,无不基于小程序强化超级平台的地位。作为平台开放、扩围的新路径,小程序为平台型应用提供了变身“超级APP”可能性..
百度Q3财报如期而至,第三季度总营收为281亿元,环比增长7%,归属百度的净利润达到44亿元人民币(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本期内表现超过华尔街预期,百度股价盘后大涨。其中爱奇艺会员、智能云、智能设备等组成的其他业务,营收达到76.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4%,成为百度名符其实的增长引擎之一。联想9月份Canalys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报告》,百度智能云已经以高达92%的增长速度成为市场份额第四的云计算厂商,彼时Canalys给出的解释是:“AI与云业务在中国电信行业、制造业和自动驾驶领域均有成熟落地项目,为百度智..
继青客公寓之后,蛋壳公寓成了第二家赴美IPO的长租公寓玩家。有所不同的是,在青客、蛋壳从二级市场转向一级市场的时候,自如和魔方却先后表示不急于IPO。同一市场中两种不同的态度,无疑为长租公寓新添了一些谜团:进入洗牌期的长租公寓,业已开始发生新一轮马太效应,此时进行IPO是否找对了时机,抑或者说IPO会是走出危险地带的门路,迎来的会是大欢喜还是大败局?至少在蛋壳们在大举进入二级市场时,还有许多坑没有填完。IPO背后的资本局在青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后,就有媒体犀利指出:“青客的成长史,就是一部活生生的..
10月25日,网易有道成为网易系首个独立上市的公司,按照17美元的发行价和对应的19.04亿美元的市值,已然成为仅次于好未来、新东方、跟谁学的教育中概股。只是在全球市场情绪的影响下,网易有道在开盘首日并未一路飙涨,而是以低于发行价的价格持续波动。不过市场仍然看好网易有道的长线表现,知名财经网站SeekingAlpha就在分析中指出,“中国教育市场发展很快,潜力巨大。有道主要收入来源于在线课程和广告,在未来几个季度应该会有不错的增长数字。”为何在资本市场情绪不利的前提下,分析师们依旧对有道的长线表现保持乐观,或许可以从..
按照奥维云网的估算,2020年中国智能家居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500亿元,并且还将以相当快的速度增长。对于这样一组数据,几乎所有的智能家居从业者都为之兴奋,甚至早已做好了入场分蛋糕的准备。可对于普通的消费者而言,如此千亿级的市场似乎和自己没太大关联,智能家居的概念已经流行了五六年,可自己的家却始终智能不起来。早在1999年的时候,微软就拍了名为“MicrosoftSmartHome”的广告片,女主可以通过语音指令、中控面板等控制家里的灯光、安防、影音等设备,甚至可以让冰箱自动下单即将用完的鸡蛋……可过了整整20年后,智能音箱..
企业服务数据库公司Crunchbase在日前的一份报告中,盘点了过去十年中全球A轮以上融资数量走势图,虽然美国及全球其他市场的A轮融资数量仍在持续增长,中国市场却在2018年后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可以作出的解释有很多,比如人口红利的消失以及互联网渗透的饱和,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已经进入瓶颈期;再比如在资本寒风的影响下,国内的创投机构开始调整投资理念,从追风口过渡到风险控制。可如果从更底层去找原因的话,过去十年里国内创业的大环境都在遵循这样一条路径:从科技入手去解决问题,就像人工智能的浪潮发生后,迅速出现了一批用人..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讲述了这样一个道理: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如果用这样的生存法则来丈量互联网世界里的“新物种”,似乎同样适用,刚刚诞生六周年的京东数科就是个例子。单从时间上看,京东数科创立的时间并不长,可当互联网的重心转向ToB赛道,巨头们围绕数字经济进行产业渗透的时候,京东数科又悄然成了最具锋芒的选手。01不寻常的跃迁路径从2013年10月京东金融的独立运营算起,过去六年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三年主要以消费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作为切..
知名科技媒体Crunchbase日前发布了一张全球市场A轮以上融资数量走势图,中国市场在2018年以后开始断崖式下降。可以给出的解释是,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移动端市场渗透率饱和的情况下,整个中国互联网ToC市场已经步入增长瓶颈。然而在太平洋的彼岸,资本市场的活跃度却有增无减。仅在这两年就有DocuSign、Zoom、Slack等明星公司相继上市,市值分别坐稳100亿-200亿美元大关。或许是借鉴了美国企业服务市场的浪潮,中国ToB市场也开始成为新的投资高地。特别是电子签名赛道,在DocuSign的带动下,先是法大大被腾讯投资,而后上上签与众签战略..
枕水人家的木门徐徐打开,互联网再次进入到乌镇时间。作为乌镇互联网大会的保留节目,组委会第四次面向全球发布了“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涉及人工智能、5G、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前沿领域的原理、技术、产品或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揭示了年度最具代表性的科技创新成果。其中飞桨(PaddlePaddle)深度学习平台成为入选的第四个百度产品,就如百度首席技术官王海峰之前为飞桨作出的注解:“作为新一代人工智能的核心基础,深度学习技术及平台具有很强的通用性,呈现出自动化、标准化和模块化的大生产特征,正在推动人工智能进入工业..
WeWork失败的IPO经历,让孙正义和软银的投资神话出现了危机。就在软银打算继续注资拯救WeWork的时候,另一家由孙正义背书的机器人企业也传出了推迟赴美上市的消息。不同于“共享办公”身上的争议与泡沫,服务机器人赛道似乎没有被唱衰的理由,被迫推迟上市计划的背后,当真只是孙正义陷入舆论漩涡时的连锁反应?较真一些的话,或许可以给到两个答案:一种是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在评价WeWork时给出的观点:“在我们看来,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在软银被嘲讽为“一级市场泡沫发动机”..
10月15日,百度之星迎来了自己的第15个颁奖礼。与往年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00后在本届百度之星的表现,程序设计大赛排名前10的名单中,00后占据的席位有9个之多,其中来自杭州学军中学的00后选手张哲宇同学一举摘得程序设计大赛桂冠。当整个社会都在讨论AI人才缺口的时候,00后们在百度之星赛场上的出色表现,不失为一个好消息。百度CTO王海峰与2019“百度之星”优胜选手在一起中国AI的星星之火把时间退回到2005年,彼时在校大学生们还在学习C语言等基础的编程课程,互联网世界里发生了什么,整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大多数学生无暇思..
进入2019年后,长租公寓市场的变化有些微妙。一是长租公寓在爆雷潮后进入整顿期,政策红利的边际效应减弱,长租公寓市场的洗牌浪潮尚未落幕。二是蛋壳、自如、青客先后传出赴美上市的消息,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长租公寓,似乎要重新热闹起来。按照互联网的一般规律,趟过“爆雷潮”生存至今的长租公寓玩家,很大程度上拿到了决赛的入场券,进入二级市场似乎只是时间问题。然而留给长租公寓市场的难题悬而未决,稍有不慎就可能让股价翻车,此时开启IPO是否有些操之过急?01时机成熟了吗有些扫兴的是,联合办公企业WeWork刚刚遭遇IPO滑铁卢,估..
自从9月份开始,美国有关电子烟的每一条坏消息,都能在太平洋彼岸引发一轮舆论风暴。之所以出现这番现象,可以从两个层面作出解释:一是电子烟着实是个大风口,连老罗这样的“情怀创业者”都选择入场,势头丝毫不逊于前两年的区块链。与区块链衍生出的炒币行为颇为相似的是,电子烟是否是一个向善的行业,至今仍在争论中。二是电子烟市场的不确定性,几乎所有创业者讲故事的时候,都会选择以欧美市场的前景为蓝本。电子烟在美国市场的“后院着火”,对那些急于得到资本市场青睐的中国玩家,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有些遗憾的是,尽管美国、..
途歌失信,哈啰涨价,共享出行彻底成了一场资本游戏。其中的魔幻之处在于,哪怕是曾经的明星和宠儿,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资本和用户抛弃,以一种悲壮又不堪的姿态默默退场;哪怕是曾经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在战事激烈的时候扶稳了方向盘,照旧可以在耗死了老大和老二后操控市场。再低劣的编剧也能写出这样的剧本,可精明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往往成了剧中人。如果从2012年前后滴滴们的诞生算起,网约车、共享单车、分时租赁、顺风车……如此这般的剧情上演了一出接着一出。一边是落败者被迫出局,一边是资本的大举进入,短短七年的时间里,共享出行..
王坚博士在《在线》一书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在线世界是一个没有被开荒的世界,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而唯一的限制就是我们的想象力。如果是在五年前,大家理解这句话的时候,思路不免被局限在互联网上,社交、零售、外卖、出行等所有高频行为都可以在线上进行。然而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互联网早已不再是“在线世界”的代名词,在万物互联、IoT、5G等新概念的洗礼下,在线的不只是数据和服务,生活方式也将在线化。作为“在线理念”的践行者之一,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进一步释放想象力,推出了面向智慧家庭和未来社区..
有人说,“创业者”只是一种职业,尤其是正在发生的这场创业寒冬里,无数人开始认同这样的说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可以从畅销书《疯狂的独角兽:硅谷创业公司历险记》中找到答案,作者极具讽刺意味地阐述了一家科技创业公司的发展模式:快速增长,不怕亏钱,立马上市,发家致富。在中国大致有着同样的景象,要么追求IPO,要么卖给BAT,抑或是在资本寒冬里浮躁地抱怨。创业本应该是一件严肃认真的事情,在风险投资的泛滥下变成了一个充满儿戏的选择。这大概就是外界熟悉的记忆片段,也是“创业者”被污名化的根源。然而在旁观者咆哮..
詹姆斯·弗拉霍斯在《智能语音时代》中有一个大胆的预测:智能语音有可能成为最有感情的技术。不过在太多人眼中,当下的合成语音很难和情感特征相关联,韵律表现上不够灵活,声音变化上相对死板。几乎无法让人相信那些冷冰冰的机械音可以承载丰富的情感,直到百度地图的一场发布会。用户只需要在百度地图App上录制20句话,然后等待15分钟左右的时间,即可生成有自己声音特色的个性化语音包。有些预料之外的是,原本被某手机厂商预定的朋友圈,猛然被百度地图语音定制的截图刷了屏。以至于有人在朋友圈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充满“人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