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136)

统计

今日访问:583

总访问量:2005757

整个7月份,音乐版权市场都在上演斗智斗勇的游戏。7月1号,音乐电商平台100Audio发声表示制作人INDIELZMUSIC的作品《中国武侠游戏登录》被用于《2019年中国器乐电视大赛》的宣传片,并在中央电视台官方网站及CCTV11、CCTV15频道播出,存在音频使用超授权范围情况;7月6号,《陈情令》剧组发表致歉声明,承认剧组在花絮视频中侵权《剑侠情缘网络版叁》唐家堡音乐;7月15日前后,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对西单商场的起诉,后者在经营场所公开播放的背景音乐《IPLAYMUSIC》涉嫌侵权;7月22日,《这就是街舞》未经..
历时近两个月的内测,网易云音乐正式上线了名为“云村”的社区板块。其实早在2013年4月网易云音乐上线时,丁磊就给出了“移动音乐社区”的定义,围绕音乐的发现与分享,进而打造独特的音乐社区。先是独创的“歌单模式”让网易云音乐从一众产品中脱颖而出,用户定制自己的歌单,然后基于歌单进行分享;而后乐评成为网易云音乐的又一杀手锏,评论区中有趣的UGC内容营造了鲜明的社区氛围;以及电台、动态、短视频等一系列尝试,丝毫不掩饰对音乐社区的野心。沿着这样的轨迹,“云村”的出现并不让人意外,但需要厘清的是,网易云音乐为何对社..
美国知名投资机构MangroveCapitalPartners在《2019年语音技术报告》中,给语音下了一个宏大的定义——欢迎下一代的颠覆者。可如果把时间倒退10年,大部分人还是会把“语音交互”定义为一场豪赌,都知道赢面比较大,却迟迟不敢下注,因为概念的落地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期限,当正确的路径被走通之前,永远都存在不确定性。不过在此前的80年里,人类对语音技术的希望从未破灭,就像是在迷宫中找寻出口一般,一遍又一遍的试错,最终找到了正确的路径。01漫长的孩提时代“小度小度,明天天气怎么样?”“小度小度,我想听周杰伦的歌”“小度小度,..
上上签与众签的战略合并,拉开了电子签名市场洗牌与整合的序幕。有所不同的是,电子签名并不是企业服务市场的最热门赛道,行业知名度也是近两年才开始暴增,却上演了今年中国企业服务市场最大的合并事件。而作为此次合并案例中的主导方,上上签在2017年就曾成功并购电子签名平台“快签”,合并“众签”是上上签的第二次并购,也是国内电子签名行业迄今量级最大的动作。从年初的巨头入场,到年中的合并事件,以至于有人断言2019年电子签名将进入终局。01底盘不稳市场格局的变化是窥视一个行业最好的风向标,电子签名也不例外。企业级SaaS一..
一场专项整治行动,为喧嚣了半年之久的陌生人社交按下了“暂停键”。被网信办勒令整改的26款应用中,不乏Soul、吱呀、语玩等社交产品,就连转型社交的网易云音乐也未能幸免。陌生人社交从喧闹的黄金赛道,回到了2019年以前的寂静。但在另一个维度上,由互联网的边缘走到舞台中央,蒙眼狂奔的陌生人社交,也正在逐步走出监管缺席的“无人区”。当然这也是机遇,那些杀出重围的产品终于能够跳出被污名化的泥沼。01监管背后的众生相2019年伊始,网信办约谈了微信、聊天宝、马桶TMT、多闪等社交平台的负责人,责成有关企业履行和完善安全机制..
科创板开市,掀起了又一波造富神话。25支股票集体飘红,平均涨幅高达140.95%,超过480亿元的资金流入,有媒体报道称17家实控人为自然人的企业家“一夜暴富”。不过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据英国咨询公司UHYInternational的报告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初创企业的数量每年以接近100%的速度增长,每天诞生的新公司多达4000家。然而这些初创企业的平均寿命不足1.6年,失败率达到86.7%。当创业沦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资本竞逐游戏,恐怕不再是“宽容失败”那么简单。那么多标榜为“创业者”的年轻人涌向风口,憧憬自己是下一个被上帝青睐的对象..
有人指摘网易严选遇到了困境,有人嗅出了打击拼多多的信号,也有人试图从消费降级的维度作出解释。
近年来,无论是生活还是生产,AI的身影无处不在,人工智能所带来的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曙光已现,正在引发全球经济结构的重塑,并与我国发展方式的转变形成了历史性交汇。与此同时,AI技术背后的争夺战也成为了各方关注的中心,其中深度学习框架作为AI时代的“操作系统”已经暗潮汹涌。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场属于技术流的战争却值得我们深入思考。全球权威咨询IDC在《中国深度学习平台市场份额调研》中,对国内的深度学习平台给出了详细的市场解析:在AI技术使用方面,接受调研的企业和开发者中,86.2%选择使用开源深度学习框..
新零售本就是个试错的过程,当帝王蟹的生意行不通的时候,巨头们为何不可以在小龙虾上“着陆”呢?
新零售本就是个试错的过程,当帝王蟹的生意行不通的时候,巨头们为何不可以在小龙虾上“着陆”呢?
2007年,普林斯顿大学的李飞飞认识了克里斯蒂安·菲尔鲍姆(ChristianeFellbaum)教授,当时的AI研究的主要方向是算法和模型,他们却想通过大型数据集来训练算法。于是,ImageNet项目应运而生,通过收集注释图像的数据库来推动视觉识别研究。几年之后,ImageNet成了全球最大的图像数据库,ILSVRC也成了最具盛名的视觉人工智能研究竞赛。就在同一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将公司定位为“新媒体”,当年百度的营收还只有1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却超过100%。将近不惑之年的李彦宏谨慎而乐观地估计百度将成为中国第一家市值达到百亿美元的..
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一部豆瓣评分9.5的台湾电视剧抛出了这一问题,甚至让不少人改变了对台剧的看法,记忆中的台湾影视圈还是《流星花园》、《放羊的星星》等青春偶像剧的天下,未曾想也能拍出这样发人深省的作品。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此深刻的问题并不好回答,可如果换一个角度:你愿意为了多少钱去作恶?一些人的“表演”就诚实了很多。比如那些从事音频生意的玩家们。皇帝的新装如果你是经常开车的“老司机”,多半听过这样的广告:“最近股市行情火爆,为帮住大家抓住龙头股,我组建了一个股民交流群,与大家分享擒龙秘籍,加微信…..
今年315前夕,公益性消费投诉平台“聚投诉”公布了2018年的投诉数据:互联网金融相关的投诉量多达20.9万件,以66.4%的占比成为第一大被投诉行业,而在2017年对应的数字还只有32.4%。尽管过去了三个多月,互联网金融企业依然是投诉榜单上的常客。一面是监管部门的高压态势,一面是平台合规经营的趋势,可为何投诉量仍居高不下?“高投诉”的三个侧面如果把普惠金融比作一台征服秋名山的赛车,在冲上山顶之前,难免会有弯道和换挡的过程,互金行业的高投诉就像是赛车在前进路上的换挡。如何理性认识“高投诉”的发生,还需要从多个维度进行..
“人工智能正在唤醒万物,催生万千产业智能化。”2019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的演讲中,李彦宏给出了“产业智能化”的楔子。早在两年前的时候,人工智能还刚刚有崛起的迹象,李彦宏等一众行业大佬为各行各业可能带来的变革奔走相呼。至于AI将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所有人都没有确切的答案。也正是在那一年,李彦宏公开发声称百度不做AI时代的“孤胆英雄”,引用“聚宝盆”的说法表明了百度AI开放与产业化的决心。短短三年的时间后,当年让李彦宏吃罚单的无人车已经开始量产,AI开发的门槛被一点点削平,几乎所有领域的从业者都在思考AI普惠的红..
美国高原资本合作人希金斯有一个争议很大的观点:“回顾我们公司的发展,我们认为每次失败都归于技术,每次成功都归于商业模式。”之所以会被质疑,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外界的误读,将希金斯视为“鼓吹商业模式创新”的一派。可站在投资人的立场上,或许还有另一种解读:技术上的创新与否关乎成败,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同样是成功的必修课。智能音箱无疑就是最直接的例子。从2017年的150万台到2018年的2000多万台,智能音箱在国内早已不再小众,但在很多人眼中仍属于“科技玩物”。原因在于,尽管智能音箱的交互方式逐渐成熟,可找不到行之..
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这一届年轻人是Z世代。对于这一问题,品牌方知道,创业者认同,资本市场也在用脚投票。大约从2018年开始,一些快消品牌和时尚品牌的营销掌门人,就开始在各种场合分享占领Z世代的心得,然后总结出新的营销方法论;创业者开始研究年轻人群的生活、消费和社交习惯,尝试从Z世代身上找到潜在的蓝海市场;资本市场也出奇的配合,但凡贴着Z世代标签的项目,结果总不会太坏……可能是“中老年人”的思维定式在作祟,每每谈到Z世代的时候,我们总想着他们身上有哪些掘金机会,抑或是讨论Z世代表现出了什么样的行为,却从未思..
北京冬奥组委的一则声明,让伊利“硬怼”蒙牛事件有了答案。一个礼拜前,伊利在自家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声称蒙牛在冬奥会赞助中采取不正当竞争。原因在于,伊利在2017年通过竞标的形式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唯一乳制品合作伙伴,蒙牛则通过与可口可乐的合作,“意外”成为国际奥委会“饮料”类别全球联合合作伙伴。最终北京冬奥组委在公开表态中确认了“伊利是唯一官方乳制品”的消息,也让伊利的维权风波告一段落。不那么“幸运”的是,格力“硬怼”奥克斯的事件似乎还在持续发酵,格兰仕对天猫的“斥责”也..
和今日头条相关的一起诉讼,再度让“用户隐私”成为热门话题。有些意外的是,这场侵权事件的发酵恰恰在于今日头条的回应,先是给出了“通讯录不属于用户隐私”的说法,而后又高调回应“绝不认可此说法”。一来二去之间,原本还是今日头条侵犯隐私权的案件,逐渐演变成了“用户隐私界限”的讨论。这种混淆外界注意力的手法可能并不高明,却也相当娴熟,细思极恐的是国内互联网企业对于用户隐私的态度。以便利之名,行窃取之实?一些APP“习惯性”访问用户信息,早已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去年vivo推出升降摄像头的NEX时,就被网友戏称为“流氓..
格兰仕的一纸声明,终于引爆了今年618的火药。拜访拼多多、天猫搜索异常、沟通无果、严重影响销售……格兰仕的声明不可谓不硬气,也恰如其分地点燃了吃瓜群众心中的怒火:天下商家苦天猫久矣,反抗天猫渠道霸权,从格兰仕做起!不过类似的戏份几乎每年都会上演,前几年还是猫狗大战,如今后起之秀拼多多也成了游戏中的常驻卡司。核武器到常规武器每每提及“二选一”的话题,总有人搬出3Q大战说事。殊不知,当年马化腾做出“二选一”的抉择时,面临的可能是腾讯的至暗时刻,电商平台的“二选一”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每逢618或双11都要闹一场..
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合并的传闻被双方否认后,网易投资“华音悦听”的帖子又在脉脉上持续发酵。自从腾讯音乐在纽交所上市后,在线音乐市场已经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不乏在线音乐市场战局尘埃落定的说法。可安静也就半年时间而已,和网易云音乐相关的两起事件发生前,《南华早报》就报道称字节跳动打算在海外推出一款类似Spotify的产品,为进军付费音乐市场提前铺路。对于种种悬而未决的消息,有人给出的说法是:音乐行业焦虑症大爆发,与其说是上演NBA(Netease+Baidu+Alibaba)对战TME的戏码,不如说是因为版权获取导致入不敷出,期望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