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440

总访问量:1540994

文|吴俊宇美国鬼才科普作家詹姆斯·弗拉霍斯用《智能语音时代》这样一个标题形容了如今语音科技对人们的影响。他的副标题很有趣——商业竞争、技术创新与虚拟永生。在他看来,每十年左右,人与技术的互动方式就会有一个根本性的转变。数十亿美元的财富会“恭候”那些定义了新的时代范式的公司,而落伍者将破产倒闭。语音正在变成影响现实的通用遥控器,成为几乎能控制任何一种技术装置的手段。语音打破了世界上一些最有价值的公司的商业模式,为新的应用创造了机会。这一次,百度地图用语音定制功能同时展现了品牌营销和技术积淀的双重能..
文|吴俊宇今年以来,广告营销界正在出现对大数据算法的质疑。百比赫公司广告(BBH)的威尔·莱昂(WillLion)甚至提出了一个观点,大数据效果广告存在“效率泡沫”。在他看来,营销是人类活动的复杂领域之一,如同军事战略一样,需要大量知识和预判,因此效率和效果的相关性是薄弱的。“效率泡沫”的观点甚至认为,在营销方面,效率和效果没有那么重要。“效率泡沫”其实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但如果因此认为营销方面,效率和效果没有那么重要,那无疑是陷入了虚无主义,把广告营销行业这几年来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可视化策略全部抛弃。毫不客气..
文|吴俊宇2014年,曾任日本便利店巨头7-ELEVEn的信息系统部长,建立了日本零售业最高水平信息系统之一的碓井诚先生出版了《制造型零售业7-ELEVEn的服务升级》一书,他提出了一个观点:零售企业通常需要整合“零售”和“制造”两部分职能,基于高水平的IT系统,收集、整理和分析生产、物流、销售等多环节的信息,从零售端的数据趋势来影响生产,抑或从生产端的产品研发计划、产能安排等来制定零售端的销售方案。如果仔细解释这个定义,会发现,定制化的产品,往往需要新零售的渠道,针对性的硬件,以及针对性的服务。阿里和星巴克这一年来..
文|吴俊宇今年的德国柏林IFA2019消费电子展并不像前两年一样平淡。如果说前两年大小巨头都在期盼着8K和5G的到来,那么今年则是呈现了更多面向未来的气象。8K、AI、5G的三足鼎立,几大电视品牌在产品进阶与显示规格上的多重角力等等。与去年对比,电视和面板市场的下一世代的规模化电子产品已经隐隐浮出水面。如果说1080P到4K的变化仅仅只是屏幕分辨率的量变,那么4K到8K的变化则是通信工程、人工智能以及面板显示等综合技术的复合型质变。在这场质变的较量之中,三星再一次开始秀起了肌肉。展现了一家消费电子和半导体大厂的实力——它用..
文|吴俊宇暑假结束了,对几家在线教育公司来说,关于流量的战争却远远没有停止。3个月的疯狂投放把所有玩家都拉到了牌桌上——玩的话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否则就是被洗出牌桌。在线教育行业焦虑的窗户纸正在被彻底戳破了。根据36Kr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参与暑期招生战的在线教育公司广告投放总额达到30-40亿元,实现了1000万人次规模的用户付费。而就在这篇报道发布第4天,一则“网易食堂开设米其林三星餐线,有道精品课老师专享”的消息在社交媒体扩散开来,让人不禁想要探究:有道精品课到底玩的什么“套路”?一流量!流量!K12行业..
文|吴俊宇作家、前捷克总统哈维尔非常崇尚“超验”这个概念。所谓“超验”指的正是超越感觉和理性而直接认识的真理。在他看来,超验的真理就是“绝对的地平线”,它“赋予那些漂浮在虚无海洋上孤立的意义之岛一致性与完整性的海底山脉,是对虚无唯一有效的防卫”。哈维尔最有名的一句话是: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太容易陷入功利主义的陷阱,在“有效”这件事上琢磨太多心思。很少去想如何做点“无用之用”的东西。国内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崇尚个性上如同精密的机..
文|吴俊宇借助咖啡这个品类对标星巴克成功上市纳斯达克之后,瑞幸咖啡正在试图开拓“第二曲线”——茶饮。坦率说,国内茶饮市场并不是没有类似星巴克这种竞争对手。喜茶、奈雪的茶…….瑞幸似乎又杀到了一个成熟市场。在重复博弈中,最先采取行动或决策的局中人叫做先动者:First-mover。紧跟先动者行动的局中人叫做次动者:Second-mover。Secondmover的抉择也被称作是追随者战略。在管理学通识中,追随者战略有几个优势。1、具有开拓性的先动者地位比后动者地位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要大得多,而且先动者几乎很难和次动者打价格战;2、由..
文|吴俊宇一有钱人的生活到底有多枯燥,你是万万想不到。可是朱一旦都想到了。有钱的霸道总裁大叔大概分成了两种。一种是韩商言这种大叔,一种是朱一旦这种大叔。今天且不谈韩商言这种大叔,来谈谈朱一旦。抖音上有个神奇的博主,名叫“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这个博主大概是用黑色幽默的笔法描绘了一个有钱人是如何“枯燥生活”的。这个博主的人设大概是这样的:Polo衫、白短裤、运动鞋,圆框眼镜,油腻的脸庞、有趣的面瘫。一副标志性的中年成功人士打扮,土味中透露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儒雅”。事实上,这也是我们常常在航班上所能看..
本文为《中欧商业评论·零度》特约撰稿,转载请注明版权及来源撰文|吴俊宇责编|郝亚洲出品|零度工作室可能没有哪座城市会比成都更欢迎网络红人。成都市政府在多个场合不断提到要发展“以数字文创为代表的新经济”,打造“中国数字文创第一城”。8月初的成都世纪城会议中心先后迎来了两场红人大会。一场来自抖音,一场来自微博。尤其是后面这场“微博超级红人节”几乎成了全中国所有网络红人的聚会。这样的“红人节”其实在美国也存在——VidCon。今年7月,全世界各大网络红人、MCN机构、知名视频工作室、网络渠道发行商、媒体等产业链上下..
文|吴俊宇大多数社交产品死了也就死了,删了也就删了。能做到10年而且还能保持生命力的社交产品并不多,QQ可能算是一个,微博可能也算是一个。然而QQ往往伴随着学生进入社会便从此停止使用,微博却不太一样。虽然中间可能会有失语的情况,很多人却会逐渐回流到微博,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兜兜转转的10年,不仅仅记录了很多博主10年的成长,也见证了微博10年来的不断进化。我和五位垂直领域的博主聊了聊,属于他们自己的微博10年故事。一@帅傻人90后,漫画博主帅傻人是在2010年上高中时注册的微博,2016年大学毕业后,成了一位专职漫画..
文|吴俊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把2015年称作是机器人元年。原因在于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后,日本在2015年开始启动机器人产业巨额投资。考虑到奥运会期间东京的外国游客将达到3300万人,可能会引发导游、警备、运输等人手不足,众多大学、企业都在为此研发相关机器人。对日本政府而言,机器人产业成了振兴经济的引擎。在中国市场,机器人产业同样在迎来热潮。和日本不同的是,中国产业驱动力在于5G技术的探索应用、人工智能的成熟发展、产业互联网与数字经济融合以及以零售、物流、工业制造等垂直产业的自然需求。数字化升级渴望机器人,大家..
文|吴俊宇一去年年底,快手红人Giao哥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视频,视频里他眉头紧缩说着:我太难了,我最近压力很大。当时我看到这个视频时只是哈哈一笑,没有多想。Giao哥这种沙雕博主压力大不大,我完全不在意。没想到,这句梗在今年成了流行语。被一个个白领社畜用来自我调侃。回过头再看现在的网红们一个个患抑郁症,我才意识到,Giao哥可能真的很难,他可能真的压力很大。上次《GQ》在采访412万微博粉丝的国家博物馆讲解员河森堡后,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我见过的大流量博主,没有一个心情好的》。这篇文章里面河森堡有一段话令人触目惊人..
文|吴俊宇2018年年末SensorTower发布的APPStore和GooglePlay新上线APP全球下载量前20榜单中,除WhatsAppBusiness、ZEPETO、FindNow、No.Color和PersonalStickers外,剩余15款APP均来自中国公司。这引得Twitter亚太区总裁MayaHari在去年年底的一次公开活动上表示:中国品牌出海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并且已经进入到由“互动和对话”驱动的新阶段。国际市场要逐渐适应中国短视频、直播、通讯以及社交媒体类产品的攻城略地。欢聚时代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当国内直播平台和短视频还深陷国内市场的激烈厮杀时,欢聚时代已经扬帆出海,在海外市场征..
文|吴俊宇今年年初,我在《手机厂商去挖个时尚快消圈CMO吧》一文中提到,手机营销如口红市场一般,只能搞配色、玩联名,缺乏实质性的进展。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黔驴“机”穷。当时我提到说,手机厂商们或许可以挖个时尚快消圈的CMO来负责营销工作了。然而,半年过去了,手机市场跌跌不休。无论从销量、关注度、留存度以及手机持有时长来看,市场都已经缺乏有效刺激手段。配色、联名战争也逐渐结束。虽然配色成了标配,但是没有哪家厂商再用配色和联名作为主要卖点进行营销——手机厂商甚至还在回归“新互联网营销模式”。和过去小米等手..
文|吴俊宇罗伊·舒克尔在《流行音乐的秘密》中提到过一个大众理解音乐产业的误区:在普遍的讨论中,存在一种将“音乐产业”与唱片公司等同起来的趋势……曾经这种机构是音乐产业的核心,当然现在他们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广义上讲,音乐产业包含音乐发行、音乐零售、设备销售、声音录制和复制、巡演和演唱会、周边产品、版权收集授权等。罗伊·舒克尔所说到的误区,也是今天很多人理解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时会进入的误区。在很多喜欢把腾讯音乐和Spotify对标的人看来,腾讯音乐应该成为靠订阅付费而生的公司。商业本身就是..
文|吴俊宇票房突破30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不仅仅是一部搞笑动漫片,更是一部家庭教育片。这个片子讲述了李靖夫妇在面对孩童时期的哪吒时,如何呕心沥血让一个孩子走向正道的故事。实际上,不同年代的哪吒形象都是不一样的——这背后折射了中国家庭教育的不断进步。《封神榜》原著中的哪吒纯属混世魔王,父母和哪吒的关系更像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79年版的《哪吒闹海》中,哪吒被赋予了反叛精神,父母则是更多以管教者的形象出现。在今天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之中,哪吒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温情陌陌,新的时代背景下,更耐心、更细心,更讲..
文|吴俊宇“持枪家庭在美国占比44%,去教堂做礼拜的家庭占比51%,而开通亚马逊会员的比例高达52%”。在斯科特•加洛韦的《互联网四大》(Thefour)中,作者如此描述亚马逊会员的成功。现在在中国,也有类似的产品出现:阿里88VIP。它们呈现出两种土壤下的不同的会员经济。2015年,美国PeninsulaStrategies战略公司创始人RobbieKellmanBaxter(罗比·凯尔曼·巴克斯特)出版了一本名为《TheMembershipEconomy》(《会员经济》)的书籍。这位女性咨讯专家曾经服务过Netflix、雅虎等公司,她也因为这本书成为了“会员经济”概念的开拓者。《T..
文|吴俊宇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这句网络热梗正是可以拿来形容今天的企业、商家面对BAT小程序竞争时的生态格局。过去小程序服务商往往首选微信生态。不过,随着各家小程序生态的逐渐完善,“选边站”变成了“全都要”。在今天国内互联网流量日趋吃紧,公域流量的获取和私域流量的经营变得极为重要,前者是在开源,而后者则是节流。BAT的小程序各具特色,代表了不同的流量获取来源,以及不同的流量经营方式。任何一个企业和商家,都不可能放弃三个大盘子里的流量。如果说过去微信一家独大的小程序生态是1.0时代,那么今天BAT的小..
文|吴俊宇企业战略研究者梁宁提出过一个名为“点线面体的战略选择”模型。在这个模型之中,企业的产品、业务、生态往往都是从“点”串成“线”,从“线”构成“面”,再从“面”形成“体”。如果用这个视角去看当下在线教育市场的企业,一些创业公司往往是用“点”或者“线的”逻辑去构建公司体系,形成“面”或者“体”的企业少之又少。我们不能说从“点”或“面”作为切口就不够好,因为单、面深挖往往是纵向逻辑,它可能会让企业在单项业务处于无人能敌的局面。形成“立体”的企业,不管是用户规模、流量规模、生态规模都会有过人之处..
文|吴俊宇7月初,一篇名为《BAT的智慧城市梦,该醒醒了》的文章广为流传。这篇文章最后提出的一个观点是:BAT改造实体产业仍旧难上加难。在当前阶段,BAT们在智慧城市的建设过程中,虽然气势异常凶猛,但是经历近三年的发展,我们发现无论是在落地的城市数量还是具体的效果上,结果都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迅猛。在泛安防领域,BAT们想要分一杯羹,落地的进程也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艰难许多。虽然这篇文章离我们现在要谈的智慧地产还是有着一定的距离,但城市毕竟又是一个个园区组成的,城市和地产之间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BAT从大面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