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几度

吳儁宇

公告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新闻、今日头条、搜狐科技、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家平台发布。

文集

科技(2)

统计

今日访问:605

总访问量:1893905

12岁女极客“双雄”征战GeekPwn


文|吴俊宇

前苏联教育专家苏霍姆林斯基曾在乡村中学帕夫雷什中学任教三十三年,其中包括二十六年校长工作。

他的教育方法,今天看来,依旧超前。

比如,不允许教师热衷于“求效率”的“快速的”教学方式,不允许12岁少年每天花四五小时用于家庭作业。

“儿童的智慧在他的手指尖上”,苏霍姆林斯基极其反对单纯知识灌输,他在《帕夫雷什中学》中有一段话是:

不能把小孩子的精神世界变成单纯学习知识。如果力求使儿童全部精神力量都专注到功课上去,他的生活就会变得不堪忍受。他不仅应该是一个学生,而且首先应该是一个有多方面兴趣、要求和愿望的人。

10月23日,广东韶关碧桂园外国语学校的计算机老师志强拉扯着碧外智创队五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乘高铁从韶关抵达上海。接近8个小时的高铁晃晃悠悠。入住酒店后,他和三个男生住一间房,两个女生单独住一间房。

他们要参加第二天的GeekPwn 2019“青少年机器特工挑战赛”。这是让五个孩子眼前一亮的黑客之旅。

那些看过世界的孩子,眼里有光,心里有海,说话带着向往。

“说不明白”

00后极客们做的事、看的书远超他们这个年龄段,问起他们做的事是什么,看的书讲了什么。他们常回答,“说不明白”。

GeekPwn 2019“青少年机器特工挑战赛”初中组比赛结束后,11岁的小杰瘫坐在地上收发微信消息。他是碧外智创队队员。

GeekPwn已是第六年,在国内被誉为“白帽子黑客奥运会”。由国内顶尖信息安全团队碁震(KEEN)举办,每年固定在10月24日——程序员节。

选择10月24日有深意,这个节日是从硬盘存储的容量中延伸而来的,因为1024M=1GB,谐音为“一级棒”。再加上程序员们大多是单身狗,爱逛草榴这样的情色社区,早期草榴新手“每隔1024秒才能发帖一次”。网友们常常用1024这样的暗号形容某个资源“一级棒”。1024经历一系列演绎后,逐渐形成一整套黑话系统。

每年GeekPwn都有国内外互联网安全领域的大牛进行技术展示。云安全挑战赛、人脸识别攻击、反偷拍等一系列技术展示安静无声,舞台上偶尔发出一阵不明所以的欢呼声。无技术背景的旁观者对此摸不着头脑。但参赛选手狂喜的脸庞表示,刚刚历经一场惊心动魄。

小杰看不懂“青少年机器特工挑战赛”之外的项目,但他理解且向往那种狂喜的氛围。这个貌似有些笨拙的男生微胖,皮肤黝黑,说话慢条斯理的广东腔。他把和队友在GeekPwn现场围观的照片设为了朋友圈背景。

小杰两个男队友在他身后,当问及是否打《王者荣耀》这类Moba游戏时,俩人都表示毫无兴趣。小杰甚至根本不打游戏,他对游戏无感。

不过,小杰随时携带的塑料袋里装着一款名为《华容道》的棋类益智游戏。

这款游戏需要通过移动各个棋子,帮助曹操从初始位置移到棋盘最下方中部,从出口逃走。不允许跨越棋子,还要设法用最少的步数把曹操移到出口。

它与魔方、独立钻石棋一起被国外智力专家并称为“智力游戏界的三个不可思议”。国内最早系统研究游戏华容道的是苏州大学数学教授许莼舫。1952年他在《数学漫谈》中对这个游戏作了详细分析。

本想问《华容道》该怎么玩,小杰两个队友显得有些不耐烦,表示“说不明白”。小杰虽然简单讲了讲规则,依旧云里雾里。

小杰塑料袋里塞了几本未开封的书,是会场拿到的。其中一本名为《智能合约 安全分析和审计指南》。

他喜欢语文课,觉得语文老师很有意思。他阅读理解很差,老师给他推荐了巴金的《家》《春》《秋》。他读完觉得“里面讲的那些东西不知道要怎么说”。

小杰和两位男队友年龄不足无法参赛,来GeekPwn的原因是开眼界。真正参赛的,是两位12岁女生——逸然和美沄。

志强29岁,广东一所师范院校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到了五位孩子所在的碧桂园外国语学校做老师。除了日常课程外,他手里还管着机器人、编程、3D打印、无人机四个科技特色社团。

逸然和美沄报名参加的GeekPwn“青少年机器特工挑战赛”被志强视为是这所学校STEAM教育(也指项目式教育)的一部分。

STEAM其实是五个英文字母的组合——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s)、数学(Mathematics)。STEAM教育就是集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多学科融合的综合教育。

志强解释,STEAM教育的策略是,通过项目开展形式,让孩子带着问题做实际研究。

这涉及跨学科知识,而非单学科知识,老师需要引导学生学习相应知识。和传统课堂教育教育结合在一起,效果更好。

今年9月入学后不久,志强希望逸然、美沄考虑参加“青少年机器特工挑战赛”。这两个女生活泼可爱,父母此前曾她们参加乐高培训班,有一定代码基础。逸然、美沄思索一番后,最终决定参赛。

比赛规则很复杂,每个参赛团队需要自制机器人,通过人工遥控机器人及机器人自主行动的方式完成各项预设任务。

比赛场地分为ABC三个区域,机器人要在A区指定位置放倒旗帜;在B区完成隔绝通道、放置炸弹、中断信号线、穿越逃脱等多项任务;并在C区以脱离遥控的方式收集指定颜色的矿石,最终越过终点线以完成任务。各战队将按照完成任务的总得分进行排名。

从最初报名到最终参赛,志强带着逸然、美沄足足准备了一个月。

“还好吧”

说起00后女极客的抗压能力,老师和她们嘴里的“还好吧”,或许可以概括一切。

在这一个月里,逸然、美沄几乎放弃了每个周日下午。她俩需要密切配合,完成这个项目。

逸然日常住校,这是个思维敏捷爱说话的小姑娘。反应速度比美沄、小杰思维快很多。班里成绩中上。

同时对两个小女孩抛出一个问题,逸然思考一秒后总能用语言非常精确地表达想法。

逸然微信头像是个粉色的女孩,她和闺蜜一起用了闺蜜头像。昵称是“贩卖可爱”,朋友圈三天可见,微信地区设置成了法国巴黎,签名是:

Sun for moring,moon for night,and you forever.

当问及你性格怎样时,逸然的回答干脆简洁:“活泼爱笑”。

美沄头像是易烊千玺的卡通形象。她小学开始就追易烊千玺,听《青春修炼手册》。是Tfboys刚出道时的第一批粉丝。她爱看《解忧杂货铺》,喜欢电影《少年的你》和《哪吒》,微信签名甚至都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美沄日常走读,有个6岁的弟弟。她足够坦诚谦让,“如果说逸然的成绩是中上,那我就是中下”。

美沄针对一个问题作答后,常常“嗯~啊~”犹豫拖音很久试图做出差异化思考。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逸然说自己 “活泼爱笑”,美沄思考五六秒失败之后则是直接模仿逸然的回答,说“我也活泼爱笑”。

渐渐引导之后,美沄才吐露,自己有几分害羞,见到陌生人会内向。

“我也活泼爱笑”这种模仿式作答重复出现三四次后,让人不得不调整对话策略——所有问题美沄先回答,逸然再回答——事实上,美沄在没有逸然的事先回答后,的确会表达自我。

这样一对女孩组成了这次碧外智创队征战GeekPwn的主力。

志强引导两个小姑娘把庞大任务分解成了七大块,两个小女孩需要根据七大块再设计机器人、拼接搭建扣件、写代码。

两个女孩每周日下午2点抵达学校。俩人自己协商分工合作,一个负责搭建机器人、操作机器人,一个负责调试代码。

搭建机器人花了足足半个月,它的难点在于需要运用物理、数学、代码知识反复测试、实验。

在“穿越逃脱”这个单项任务中,机器人必须把“门”抬起来,需要考虑到力臂的问题。逸然需要拿直尺测量力臂,在稿纸上做数据测算。一个组件、扣件的安装可能需要调试二十多次,每次调试后还要多次修改代码,单代码就得调上百次。

代码调试结束后,美沄还得动手让机器人在实验场地跑流程,在实战中分析每个结构的成功率——这又花了半个月。机器人在实验场跑动时,不仅仅考验个人操作水平,还要反复考虑坡度。因为坡度还会干扰代码,需要纳入考虑。

国庆最后一天,逸然、美沄整日都在学校做测试。下午五点实验结束,俩人赶紧扒了几口饭。因为晚上还有“周周清”考试——涉及语文、数学、英语三门课,是一周学习效果的检验。

“你们觉得累么?”

“还好吧,反正国庆最后一天都要上学的。”美沄如此回答。

这样忙忙碌碌一个多月,碧外智创队比赛结果并不如预期。

由于主办方场地问题,逸然、美沄原本正常操作机器人到了“穿越逃脱”这最后一关,但逃脱大门一直卡壳,浪费了大量时间。比赛名次按时间排序,碧外智创队最后积分并列第五名,总分第七名。

俩人对此有些遗憾。逸然对场地问题耿耿于怀。美沄则事后反思,自己操作失误太多,在机器人转向时转的有点猛,跑了大半个圈,浪费了太多时间,“因为有点紧张”。

每当问到第五名是否有遗憾、孩子们压力是否大、辛苦不辛苦这类“务虚”问题时,志强话都不多,他的口头禅是——“还好吧”。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他足足说了27个“还好吧”。

他不喜欢渲染太多情绪,语言表达力求事实精确。干瘪的广东腔再加上干瘪的语言表达,“枯燥”二字几乎可以概括整个采访。

他的头像是自己带队参加比赛的合影。翻开志强的朋友圈,他的签名是“点滴努力,拼出奇迹”,每条内容几乎都和带孩子参加科技活动有关。

“不一样”

GeekPwn就像是一扇大门,让一批00后极客崭露头角、看见未来,一个和过去眼中不一样的世界被打开,在他们的心中种下种子。

无人知晓,这颗种子何时发芽。总之,它和他们过往看见的世界不一样。

志强七年前上大学时计算机课学过单片机,但这类课程已经在初中计算机课中出现,“我们大学学的东西中小学生就在学”。

他喜欢看《信息学奥赛》、《电子学基础》、《创客人工智能》、《AI教育》这类书籍,原因是“科技发展太快,不然跟不上,教不了”。

说起日常带学生,志强有自己一套。

“还是要有承压能力,比赛只是成长,不一定要求成绩”,他在日常训练中会刻意通过挫折教育锻炼学生。

在逸然、美沄实验失败时,他要么引导她们找资料,要么常说一句话,“慢慢调”。

“事情不可能那么顺利,要从失败中总结经验,不能靠家长帮助,自己要有承压能力,要学会自我调节”。

看到第五名,逸然、美沄表情有些失落,志强的处理方案是——聊天、谈心、疏导,继续努力,明年再来。

他喜欢用“做研究”这个词形容逸然、美沄这代孩子的学习,“研究要涉及数学、物理,语言表达、学科知识,都要综合应用起来。”

“现在的孩子不一样,要发展学生特长。每个孩子都有闪光点。要挖掘亮点,让他足够自信,这样能促进学习。他们学的东西比我们那时多得多。”

志强依旧能回忆起自己在广东河源这座小城上初高中的日子,谈到自己那会儿的爱好,他第一反应是数学、物理,追问多次后,才说是游泳和乒乓球,“我们那会没有高科技,没iPad,更没手机。”

说起兴趣,美沄第一反应是编程、跳舞、架子鼓、钢琴。逸然兴趣更广泛——舞蹈、钢琴、吉他、声乐、书法、编程。

她发现自己不喜欢舞蹈后,不再上舞蹈班,主要精力投在吉他、声乐上。五岁那年起,逸然坚持上声乐课已有七年。

逸然、美沄答应接受采访的那个周五下午,5点下课后,俩个小女孩还得去编程、吉他班上课。晚上10点课程结束,则是开始漫无边际的采访。

90分钟的对话结束后,逸然说,周六早上8点半要去看牙医,10点有节书法课,下午在家写作业,为即将到来的其中考试冲刺。她的数学、语文、地理、生物四门课程比较薄弱,要加强。

周日也满满当当,8点上吉他课,45分钟课程结束后,她要紧接着上声乐课。9点40分回家,11点有节线上口语课,要上半小时。下午还得写作业。冲凉完再去学校。

逸然最喜欢政治课,因为谈的是正确认识自我、如何交朋友,她觉得“比较深、深一点”。

问及未来的理想职业,逸然和美沄回答几乎截然相反。

逸然希望成为大学音乐老师,“大学课程没有那么多,他们时间很自由。”

美沄则是希望成为医生,“我小时候梦想就是成为医生,因为可以救死扶伤。”对话最后10分钟,美沄被父母催促着快去洗澡睡觉,对话戛然而止。

爱聊天的逸然全程采访几乎无障碍,独自撑起了最后10分钟的对话。她说起了一些“闲事”——志强和三个男生住一间房,两个女生单独住一间房。

在她眼中。志强辛苦幽默。

GeekPwn 2019持续一整天,“青少年机器特工挑战赛”初中组比赛有十几个队伍参塞,碧外智创队排在下午。

志强要全程担负起五个孩子的生活起居。上午他带着五个孩子看别人的比赛,中午还得带着五个孩子去附近填肚子。

有个瘦瘦的男队员不想吃午饭,志强只能软硬兼施。逸然全都看在眼里。

“你最喜欢别人和你聊什么呢?聊共同话题?”

逸然结结巴巴回答,“我不知道,因为我觉得每天可能都不一样,每天都有新鲜事。”

--------------------------------------------

作者 | 吴俊宇 公众号 | 深几度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微信号852405518

关注科技公司、互联网现象的解读

曾获钛媒体2015、2016、2018年度作者

新浪创事记2018年度十大作者

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

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吳儁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