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资深购物中心操盘手,对于商业领域各业态有深入研究。
擅长于以财经视角,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观点独到,穿透力强,引领市场对行业发展的认知。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8745

总访问量:24726299

中国中免能否抵御“中国中兔们”的进攻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

图片/联商图库

免税赛道成为2020年实体行业最大的赢家,海南以320亿的免税销售额直接出圈。坐拥海南赛道的中国中免盆满钵满。

如此大的红利,自然吸引了众多玩家蜂拥而入。真正能拿到牌照进入海南的,也都是有决心帮中国中免分担一些“压力”的选手。

海南赛道集中在两个通道:一个是三亚,中免吃下;一个海口市场,海免地盘。中免吞下海免后,实际是中免一把梭。另外博鳌有条小路,也是海免的,权重较小。

首轮免税角逐实际上是对三亚、海口地盘进行重新瓜分。

三亚中免独大,引入中出服,以三亚国际免税公园出圈,一期1.5万平,背后站着DUFRY;原住民海旅投做了个海旅免税城,5万平,背后是法国拉格代尔。

中出服一直无法出圈就是供应链能力不行,海旅投就没有供应链。三亚今年会形成中免、DUFRY、拉格代尔三国杀格局。

中出服1.5万平体量属于入门级,还不会挑战三亚中免免税城地位;海旅投的海旅免税城5万平体量能否运作出来,看的是法国拉格代尔的水平了。

海口市场免税体量不大,海免主要是点位好,今年容易受到大体量免税商业挑战。海发控的全球精品免税城3.9万平,背后是DUFRY;深免观澜湖一期3万体量,则是DFS出手。

海口市场形成中免、DUFRY、DFS三国杀。

海南免税市场竞争格局很明显,原龙头央企中免+新增引入央企中出服+地方派深免+海南本土派海旅投、海发控四大势力。

这四大势力中,海南一边拉拢DUFRY,一边拉拢法国拉格代尔;深免拉拢DFS入局,实际上又形成中免、DUFRY、DFS、法国拉格代尔四大玩家斗法。

以供应链能力,四大玩家都不是吃素的,各有各的优势。海南要做大免税市场,中免、DUFRY、DFS、法国拉格代尔要江湖排位,经过几轮客套后,总要切磋切磋手艺。

从体量上看,中免控制的体量在10万平级别,DUFRY影响的三亚免税公园+海口精品免税城未来总体量也在10万左右,DFS影响的深免观澜湖约10万,法国拉格代尔影响的海旅城9.5万。中免处于领先位置,目前风头最盛,受到的挑战也会慢慢发酵。

这种相对均衡的势力格局其实是一种平衡,每个玩家都有机会,很难其乐融融。

免税属于突然爆发走势,但增量玩家短期集中出现,海南是否能够承载?

三亚免税公园、海旅免税城、深免观澜湖都采用分期入市,受到招商及营收预期限制。海南对于免税预期倒是很高,希望从2020年的320亿最好直接拉高到600亿。

海南免税增量源于对大陆其它市场的蚕食,同一国度出现不同市场价差,引发流量进场平衡价格洼地。免税赛道原本预期用于境外市场回流,特别是吃掉韩国等权重。韩国为了防止市场份额流失,免税玩家采用大型代购返点模式,返点比例高达50%,直接让免税商品渗透到大陆。虽然受到疫情影响,韩国免税销量却成功稳住,只是返点过高,出现销售额下滑。有销售量就有话语权,韩国免税地位依旧坚挺。

前段时间,免税渗透通道深圳明通涉嫌走私被爆,给接下来即将开业的深圳免税观澜湖等送来大礼。渗透通道封闭,海南免税的辐射能力进一步打开。

海免免税的崛起,会导致免税市场南北失衡,特别是海南喊出希望占据免税市场70%份额。东西部失衡是经济基础因素,南北失衡过大,就很容易出现各种声音。北方王府井拿下免税牌照后迟迟没有声音,海南快速进入密集开店,南北方效率差距如此之大,会让今年免税市场加速失衡。目前王府井到底准备借助哪个国外势力力量,可能还没完全谈拢,落地就相当尴尬。这种反应迟缓会给海南让渡出空间,北方消费出现一定南移。王府井的谨慎,很可能开出来的首店也是入门级的规模,作为试水来用。对于北京免税市场会有新鲜劲,但年内营收规模不会对中免构成任何挑战。

今年免税市场再度井喷应该悬念不大,挤进赛道的选手都将分一杯羹。中国中免会遭遇各类玩家挑衅,因为增量可观,并不影响中免继续增长。只是在量的增长同时,市场份额占比会出现下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