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资深购物中心操盘手,对于商业领域各业态有深入研究。
擅长于以财经视角,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观点独到,穿透力强,引领市场对行业发展的认知。

交流微信:guoping55667788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8899

总访问量:54413073

什么才是影响下半年商业市场逆风翻盘的关键因素

2022年06月01日

评论数(0)

上海  夜景 商业概念图1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

危机反转、爆发性反弹等场景一直被期待、短暂被实现。只有在节假日档期,爆发相对猛烈些,回归闲时,依旧是弱势格局。除了受限于疫情关停影响,谁在影响消费格局。

低储蓄率→增加储蓄

中国原本是个高储蓄率国家,为了引导居民消费刺激经济,一方面不断拉高房价,提高负债率;另一方面祭出消费贷,刺激低收入群体消费。双管齐下后,负债率终于跻身全球前列。

那时候消费主义盛行,手机得是王思聪同款,长得不够漂亮可以美容贷,衣服包包随便刷,一切生活看起来总是那么美好。过度消费的隐患也逐步爆发,P2P等开始受到限制,房地产定调是用来住的。控制消费主义风潮与疫情冲击双杀,直接击穿市场多重支撑线。

疫情爆发后,人们对于未来充满恐慌,加上中国储蓄率处于低位,大部分居民报复性存钱以提升安全感。在社会面上来看,消费集中于档期,居民选择节假日高消费,屡次创出历史新高;平时消费则明显萎缩。

2020年到2022年,中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上升,但结构性分化。

大水灌溉:高收入阶层→中产→中低收入阶层(受阻)

2020年开启的全球灌水政策,高收入阶段作为第一梯队受益对象,传导到消费渠道的反应是奢侈品消费快速逆势崛起。

2021年中产承接高收入阶层受益趋势,成为资产增加最快的那个仔。传导到消费渠道反应是中高端消费持续旺盛。

2022年下探传导中低收入群体时,出现不畅。

不畅集中体现在:

一、吸收中低收入群体就业的商业服务业仍受困疫情,特别是电影院等封闭式空间企业的员工,多地只能拿最低工薪用爱发电支撑。零售、旅游等实体行业虽然没有封闭式空间企业那么困难,很多没有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

二、农民工就业难,有的被迫返乡,有的艰难滞留城市。房地产的下行,又没有出现足够的就业切换机会,导致广大农民工群体收入受到限制。

三、失业率居高不下,大厂主动裁员、小厂被动裁员,失业人群陷入无收入困境。

中低收入群体失去收入来源,或收入出现下探,导致无力消费。部分企业曾经以通胀名义涨价,后来发现市场无购买力,及时勒马自我消化涨价压力,来保市场份额。商业服务业从业人员就算熬到市场转暖,也不存在薪资收入大幅提高的可能,只能逐步恢复到疫情前收入,逐步恢复购买力。

国内出现高储蓄率与中低收入群体收入不振的并存局面。

刺激储蓄率转为消费力,提振中低收入群体提高收入,是当前的主要逻辑之一。

居民消费在21年广州、江苏疫情后出现明显下滑,并延续至今。到22年中国居民储蓄率问题总体上进入安全区。近来持续放风地产宽松以及汽车、家电等刺激扶持政策,即释放高储蓄阶层消费,解决就业以及部分零售业消费问题。

对于不明朗的市场,居民避线意愿较强,股市、地产等投资渠道并不顺畅,低风险储蓄、债券还是首选。

在消费上偏谨慎为主,随机性消费减少,目的性消费为主,兼顾社交娱乐。从场景看,服饰类等快消受到一定抑制,超市成刚需,露营等体验类快速上升。

大规模消费刺激在即,下半年消费市场逐步回暖

疫情优先保制造业,制造业工人收入也得到相对保障。但制造业生产速度超过消费端去化能力,必然会导致产品过剩,又会反过来限制制造业的产能。

20、21年中国产能大规模输出到全球各地,实现外贸出口喜人局面。22年,全球各地制造业逐步复工,供应链得以恢复,对于中国产品的需求没有以往那么旺盛。亚马逊、虾皮等数据都不好看,TIKTOK虽然流量前景还好,但已经关闭自注册通道。加上线下消费逐步常态化,之前的出口逻辑又发生转变。

深化内循环必然是下半年的主题,待疫情逐步控制,大规模消费刺激就会出台,以打通产销路径。

经济数据如果持续疲软的话,下半年不排除出台超常规消费刺激政策。

影响商业反转的因素中:居民整体储蓄率基本没有问题;广大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增加仍待解决,才能真正夯实基本盘,解决方式是商业服务业旗下员工收入增长以及提升就业率;疫情能够合理得以控制,加上即将来临的消费刺激政策,下半年商业服务市场有机会迎来一波逆境而生,向阳花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