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96

总访问量:29631498

苏泊尔等申请对国美破产清算,国美还能自救吗?

2023年01月06日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

撰文/林平

头图/国美控股微博

在回应“被破产清算”传闻没多久,又一批供应商申请对国美电器进行破产清算。

01

苏泊尔等申请破产清算

国美电器回应不存在欠付货款

一周前(12月29日),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称,附属公司国美电器近日收到法院破产清算申请,申请人主张追讨货款470.6万元。

申请人沈阳盛兴达厨卫用品有限公司、辽宁苏泊尔炊电销售有限公司、哈尔滨苏泊尔炊具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及长春苏泊尔炊具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以国美电器不能清偿欠付货款为由,分别向法院提出对国美电器的破产清算呈请。

申请人主张国美电器欠付货款合计约人民币470.6万元,但国美方面则表示,该等债权债务并未有生效法律文书予以确认,将依法对该申请提出异议。

国美电器回应称,经公司内部核实,申请人为国美电器大连国美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鞍山永乐家电有限公司、沈阳国美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黑龙江国美黑天鹅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吉林国美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的供应商。

国美电器表示,申请人与国美电器之间均没有直接的业务往来,国美电器不存在欠付申请人货款的情况。

图片/国美控股微博

针对国美电器方面的说法,中城院要案中心发文称,大企业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来逃避债务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中城院要案中心认为,国美零售董事会涉嫌误导投资者,依据我国现行《企业破产法》第二条和第七条之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债权人申请债务人破产清算所依据的债权,只需要是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即可,法院生效判决的确认并不是必要条件;本案中各方签订有合法有效的协议,也有实际履行的凭据,而国美方面的支付也的确已经明显陷入迟延,属于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情况。

其次,国美公告声称申请人与国美电器之间不存在直接业务往来也不符合事实。本案涉及的供货协议,首先是由双方的上级单位签订的框架协议,再由具体单位签订执行协议,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就是这个框架协议的签约方,所以一旦附属公司发生不能按期支付的情况,国美电器应当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不过,有相关法律人士表示,从法律角度上看,上述几家公司并不是国美电器的直接债权人,没有向国美电器提出破产清算呈请的资格。现在谈国美电器破产一事或为时尚早。

02

国美电器曾回应相关传闻

称遵守法律规定

2022年11月29日,中城院要案中心曾通过微博发布消息称,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因拖欠供应商数百万货款,经催要不能偿还,被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申请破产清算,法院已启动审查。

对此,国美电器发布严正声明称,截至目前,公司(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及国美控股集团其它下属公司未收悉任何司法机关作出的有关公司被申请破产的法律文书或问询谈话。

国美电器表示,对公司经营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公司一贯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在充分保障各方权益的前提下协商处理,合作共赢。对于无法协商一致的,通过司法路径予以解决。公司尊重司法、遵守法律规定,也请相关各方恪守法律法规,合法合规解决争议问题。

据微博名为“中城院要案中心”用户称,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因拖欠供应商数百万货款,经催要不能偿还,被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申请破产清算,法院已启动审查。

在国美电器声明发出后,中城院要案中心回应称,目前还在法院审查,有结果及时告知大家。

值得注意的是,国美2021年以来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2022年9月22日,国美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为2.18亿元。

据腾讯《棱镜》报道称,从2021年底开始,国美电器门店开始与供应商交恶。或许因为急于筹措或占用资金,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打破了传统的销售周期,要求供应商向国美单独支付一笔数目不菲的展厅服务费,并一次性交付全年的费用。多数供应商没有接受这个条件,黄光裕便停止了货款交付,供应商也转而向门店断供货品。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按照法律规定,由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5日内通知债务人。而从时间来看,国美方面存在尚未收到相关通知的可能性。

另据了解,自去年5月起,国美屡次传出欠薪、欠款、裁员以及高管离职等消息。

据报道,2022年11月3日,在北京鹏润大厦国美总部的全员大会上,国美电器董事长黄秀虹表示:公司到12月底之前,只会给员工上社保,不会再发工资了。黄秀虹还补充:今后中长期,工资发放也存在不确定性。会后公司会出具一份承诺书,员工可以各自去找主管签字。有国美内部员工表示,这是在变相逼人离职。

除了基层员工动荡,国美中高层也频繁离职。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7月起,国美已知的“中高层”离职不下10位。2021年7月,国美在线CEO向海龙仅辞职,国美电器CEO张德炬离职;2021年8月,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退休;2022年7月,“打扮家”创始人崔健、CEO高非离职;8月,“真快乐”APP负责人丁薇、“国美管家”CEO曾之宁离职;9月,国美投资CEO何阳青、国美电器CEO王巍离职。

03

黄光裕持股比例不断缩水

向国美集团输血6.3亿港元贷款

1月2日晚间,国美零售宣布,已在2022年12月30日与寰亚国际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债权人”)订立协议,公司结欠债权人未付广告费约4.16亿港元,将按发行价向债权人发行资本化股份,以清偿结欠债权人的债务。

协议中指出,债权人同意认购及国美同意向债权人发行合共40.63亿股新股份,每股股份发行价为0.1023港元。该股价比2022年12月30日收市价0.11港元/股折让约7%。资本化股份相当于国美现有已发行股本约11.37%及国美经发行资本化股份扩大的已发行股本约10.21%。

此次债务资本化完成后,控股股东黄光裕及其一致行动方持有国美零售的股份从原有的21.53%降至19.33%,其他公众股东持股比例从78.47%降至70.46%,债权人寰亚国际的持股比例从0%增至10.21%,将成为国美零售之主要股东及关联人士。

对于此次债务资本化,公告称,由于公司存在流动资金问题,公司认为债务资本化将使本集团能够清偿结欠债权人的未偿还债务,并让本集团节省其现金资源作其他用途。

2022年12月,黄光裕以贷款形式向国美集团注资6.3亿港元,用以发放拖欠的员工工资以及维持公司运营。

据了解,自2021年12月底,黄光裕、杜鹃夫妇开始频繁减持手中的股票。

据港交所数据披露,2021年底时,黄光裕、杜鹃还持有国美零售60.98%的股权,但在2022年11月23日减持后,其持股比例已经降至33.88%,期间累计减持约84.8亿股,累计套现超11亿港元。

2022年12月,在历经8次减持之后,黄光裕夫妇持有国美零售股份为仅为77.14亿股,持股比例为21.6%,一年间减持超过百亿股。

或许黄光裕夫妇减持是为了减轻债务风险,但是总体看来仍然杯水车薪。与此同时,自去年5月起,国美屡次传出欠薪、欠款、裁员以及高管离职等消息。

从员工人数来看,国美零售年中报数据显示,国美员工由2021年末的32278名减少到2022年6月末的25701名,仅在去年上半年就减员6577人。

国美2022年中报显示,其总负债规模达到585.68亿元,其中需在1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有229.02亿元。而目前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24.09亿元,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更只余5535万元,比照2021年的21.4亿元现金流呈现断崖式下跌。

业绩方面,国美零售自2017年净利润转为亏损以来,至今未能扭转亏钱的局面。从2017年至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净利润分别亏损4.5亿元、48.87亿元、25.9亿元、69.94亿元、44.02亿元和29.66亿元,五年半时间累计亏损超过220亿元。

2017年-2021年,国美零售流动负债分别为353.44亿元、406.04亿元、464.12亿元、529.43亿元以及521.50亿元,同期其营业收入分别715.71亿元、643.56亿元、594.83亿元、441.19亿元以及464.84亿元。在2020年、2021年,国美零售全年的营收已经无法抵消债务。

04

积极自救

但成效究竟几何?

如今,处于风雨飘摇时期的国美正在想办法自救,最新的做法是关店“瘦身”。

据第一财经,国美电器决定在全国30个区域砍掉不盈利的小店,保留盈利的大店,同时放开加盟或者类加盟的形式,吸引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加入。

此外,国美还在往直播电商方向进行转型。据悉,2022年11月24日,国美宣布将在全国各地门店陆续启动直播,并深化“全员推手”战略,积极发展直播带货的新模式。

2022年12月30日18点,国美董事长黄秀虹首次在国美真快乐App上直播带货。

图片/国美零售微博

国美官方数据显示,3小时直播共吸引12.6万网友参与,交易额与同期最高直播数据相比增长47%,创下2022年新高。

但或许是与预期相差甚远,国美方面并未公布相关带货金额数据。

国美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播对国美业务转型主要有三大作用:一是新的营收增长点,参与直播间的产品会有较大优惠折扣,销量高于日常;二是为线下引流,国美的直播多在各门店现场进行,也会介绍门店的实时营销活动,起到引流作用;三是提升与厂商的合作关系,如国美和海尔超级直播、与美的的“美粉节”直播,均提升了双方合作的紧密度。

不过在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老刀看来,直播对国美来说,始终只是引流、实现流量变现的手段之一,国美的本质依然是零售。国美如今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卖以及卖什么的问题。

前路漫漫,国美的自救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