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新生

公告

关注新零售、电商、3C及周边。微信:chisinson0512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444

总访问量:29400475

“酱油茅”海天失灵了,交出史上最差三季报

2022年10月30日

评论数(0)

出品/联商网

撰文/林平

添加剂风波之下,“酱油茅”海天味业尚未走出阴霾,交出了史上最差三季报。

日前,海天味业发布的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营收、净利润均出现下滑。

第三季度,海天味业营收约55.62亿元,同比下降1.77%,净利润约12.74亿元,同比下降5.99%,营收净利润双降。

而从前三季度来看,虽然总营收达190.94亿元,同比增长6.11%,但净利润为46.67亿元,下降0.86%。

海天味业并未给出第三季净利润下滑原因,但从市场分析来看,原因或与成本有关,原材料价格水涨船高,盈利空间被压缩。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海天味业上市9年来,首次三季报出现负增长。

虽然酱油类产品仍然是海天味业第一大支柱,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104.03亿元,占比约58.46%,同比微增2.16%。但第三季度营收却同比出现了下滑,期内酱油产品营收约为29.09亿元,去年同期为31.67亿元,同比下滑约8.15%。
自9月底以来,由于添加剂“双标”风波,海天味业受到消费者多重质疑,股价也迎来震荡。

10月27日收盘,海天味业创下2020年3月份以来股价新低,报收63.68元/股,市值2951亿元。据统计,海天味业市值14个交易日蒸发已超过880亿元。

01

业绩一路探底,营收利润双降

海天味业曾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

2017年,海天味业营收增幅达到17.06%,2018-2020年一直保持15%-16%的稳定增幅。

2021年,海天味业首次感受到了市场传来的寒意,期内营收250亿元,同比增长9.71%,增速创6年来新低,首次跌到个位数。

对此,海天味业表示,2021年外部环境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新冠疫情余波未平、消费需求疲软、各种原材物料价格上涨、社区团购恶性竞争、限电限产导致供应趋紧等等,企业经营环境复杂而严峻,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为了应对寒意,海天味业想起了调价。2021年10月25日起,海天味业对酱油、蚝油、酱料等部分产品的出厂价格调整3%-7%不等。而上一次提价还是在五年前。

对于提价,海天味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提价时除了考虑成本还需兼顾市场,目前消费者需求较弱,不能无限制地将成本向消费者转移。

实际上,在成本不断上涨之下,海天味业的涨价策略失灵。在2021年年报中,海天味业表示,上游原材料大豆、包材等价格纷纷上涨,导致海天味业“直接材料”上涨高达18.17%,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6.3%,远超终端产品涨价幅度。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第一季度,海天味业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状况,上半年净利润33.93亿元,仅同比微增1.21%。

在2021年年报中,海天味业曾表示2022年计划实现营业收入280亿元,实现利润74.7亿元。单从当前业绩表现来看,想要完成年度目标似乎有点难。

在业绩不断承压之下,海天味业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将产品线不断拓展到醋、料酒、复合调味料、饮料等领域。前三季度,海天味业料酒、醋等其他产品收入22.03亿元,同比增长31.54%。虽然表现不俗,但尚无法成为业绩支柱。

渠道方面,海天味业网络已100%覆盖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在中国内陆省份中,90%的省份销售过亿。但前三季度,海天味业经销商净减少277个,总数为7153个。而在2018-2020年,海天味业单个经销商平均贡献营收从339万元降至307万元,可以看出依靠经销商拉升业绩的方法已经不灵了。

线上渠道,海天味业的销售占比尚不足5%,基本盘还非常小。

02

受添加剂事件影响,市值蒸发超900亿

今年9月,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爆料称,国内售卖的海天酱油含食品添加剂,而日本售卖的海天酱油却零添加,因此质疑海天味业在执行“双标”。海天味业也成为了“科技与狠活”的代表。

针对食品添加剂“双标”争议,海天三度发文进行回应,但总体来看应对不力,部分声明并未回应网友关注的核心问题。

9月30日,海天味业首次进行回应称,所有产品都严格按照《食品安全法》生产,并且随时接受国家及各级食品安全主管部门的常态化监督和检查,所有产品中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及其标识均符合我国食品相关标准法规要求。

此外,海天味业还明确表示,将对相关“恶意造谣中伤”进行取证追责。

首次回应未果,海天味业又陷入了网友对于添加剂“双标”的更大质疑。

10月5日,海天味业发布声明称,食品添加剂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国的食品制造中,世界各国的正规食品企业都会依据法规标准和产品特性,合法合规使用食品添加剂,并且按规定标识清楚,因此简单认为国外产品的食品添加剂少,或者认为有添加剂的产品不好,都是误解。海天味业还提到,早在十年前就已陆续推出零添加产品,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

10月9日,海天味业再次回应称,公司产品销往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公司均有高中低不同档次的产品,均销售含食品添加剂的产品及不含食品添加剂的产品。

不过,对于“使用添加剂的酱油和0添加酱油有何区别”“销往日本等国家的产品是否也包括使用添加剂的产品”等质疑,海天味业并未正面回应。

受到舆论影响,海天股价持续震荡。在国庆节后的首个交易日,海天味业的股价开盘即下跌。

10月11日收盘,海天味业股价为73.45元,市值约3404亿元,较风波开始的9月30日收盘价,总市值蒸发超434亿元。

10月27日收盘,海天味业股价仍在下跌,股价为63.68元,跌幅达6.17%,市值跌破3000亿元,仅为2950.83亿元,较10月10日跌去近500亿元。

10月28日上午收盘,海天味业股价继续下跌,为62.81元/股,市值约为2911亿元。

自添加剂舆论风波发酵至今,海天味业市值已累计跌去约927亿元。

海天味业被称为“酱油茅”是有原因的。

2020年8月,海天味业市值首次突破5000亿元;2021年1月,市值一度逼近7000亿元。

不过自登顶之后,海天味业已经在下跌的路上不断前行。

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市场环境来看,受疫情影响,餐饮行业行情持续低迷,从而进一步导致调味品市场需求的下降,海天味业也概莫能外。而业绩下降背后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是,消费者消费信心受损。

结语

此前,有消费者质疑海天味业在食品添加剂上执行“双标”。海天则表示,食品添加剂已成为现代食品工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从食品添加剂并不能得出中国食品比外国食品差的结论。“简单认为国外产品的食品添加剂少,或者认为有添加剂的产品不好,都是误解。” 

不过,食品添加剂“双标”背后有着食品消费观念和要求上的差异。

在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潘玉明看来,日本关注食品添加剂历史很长,经过多次争论、确认,允许使用的食品添加剂类别细分规范,总体数量较少,便于企业识别使用。企业自律性较强,相关风险较低。

潘玉明说,日本关注食品添加剂,集中在消费安全和营养结构认知转变,在防疫自律同时,不断调整生活方式,消费观念到消费品的市场转化很快,注意营养、安全、健康的平衡。

“就中国市场而言,中国食品添加剂的话题比较复杂”。潘玉明表示,从食品卫生法规系统性、法规执行的规范性、食品添加剂行业的规范性,都存在一些薄弱环节,甚至在一定范围出现添加剂失控风险,急切需要行业经营者提防、自律,需要大家联手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实际上,受到内外部环境影响,海天味业业绩正处于不断下探趋势。但海天味业最应该害怕的是消费者信心的缺失。

消费者越来越关注健康生活,企业也应该关注消费者需求,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丰富性选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