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 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 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 网址:www.ectime.com.cn 社长兼总编:刘建湖 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64

总访问量:2207876

  2005年,中国零售业全面对外开放元年,中外零售商短兵相接。  不足一年的时间也许尚看不出多么显著的变化,小范围的考量也许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全部,但从近日举办的第12届亚太零售商大会暨2005中国零售业博览会上,我们至少是看到了中国零售业全方位竞争的冰山一角。  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举办,中国商业联合会承办的此次大会,是我国零售业有史以来举办的规模最大的国际性博览会,汇聚了中外零售列强,其中,来自日本、新加坡、菲律宾、泰国、英国、德国、美国、澳大利亚等20多个亚太及欧美国家和地区的海外代表达1500人之多,规模空前,被称为中国零售业的一次“阅兵式”。    开放姿态    “中国
  “要拿出3亿元摆平!”,广东兴宁矿难发生后,大兴煤矿的矿主企图以金钱铺路,息事宁人。看得出来,这位身兼梅州市和兴宁市两级人大代表的私营业主已经熟谙权钱交易之道。而且,我们也完全可以想见,如果不是处于媒体的聚焦和公众的注目之下,当权力和金钱在这次事件中再一次被权衡称量时,天平会发生怎样令人忧虑的倾斜。  天平之所以倾斜首先是因为矿主们能够掌握足够的金钱砝码。有矿主坦言:“干过这行的,再让干别的,就没什么意思了”,开矿的暴利由此可见一斑。“只要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有人就敢冒上绞架的风险”,而开矿的利润似乎远不止百分之三百这样简单,因此,马克思的这句名言用在一些黑心矿主身上就变成了:“只要能赚到
  外国人有一个提法,叫“快鱼吃慢鱼”;中国人有一个概念,叫“赶超英美”。前一句是科学的,因为它客观;后者不科学,原因是头脑发热。  “快鱼吃慢鱼”,一是对IT时代的适应,二是具备成熟市场经济条件,三是为了探索新一轮产业革命中企业的活法——快速反应,以快制快,强调大手笔,快节奏,在先发制人中略胜一筹,在捷足先登中出类拔萃。  “赶超英美”,本来就缺乏共同的文化背景,使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一分雌雄,让人不得要领;再是无法用同样的方法论来获得一种必要的原始积累和资本集聚,令人往往如坐针毡;最后因为已经形成的时间差,而要求我们要走更曲折的路,常常令人望洋兴叹。  对任何一种说法,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果,东亚及世界人类和平与繁荣亦从此升一新纪元。”1945年9月9日,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国战区的日军投降签字仪式上,中国代表如是说。  时光流转一甲子, 60年来,关于这场创痛至深的战争的记忆,在官方的历史记录之外,我们的祖辈、父辈还在以口耳相传的方式进行着更为广泛和切肤的传递。然而,当历史渐行渐远,当那些亲历这场战争的人们一个个离我们远去,我们应该以何种方式来保存那些不该被磨灭的记忆,如何守护住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历史是一面镜子,为了不让它蒙上岁月的积尘,我们就必须不断地进行擦拭。因此,在60年后的今天,当历史的烟云逐渐散去
  “我不忙虚的了,一定要搞到上市才行,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成功就蹲监狱!”对于上市融资,前不久刚刚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科龙电器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顾雏军曾经怀着强烈的渴望。    顾雏军成功了,经过频繁的资本运作,他控制了包括科龙电器在内的数家上市公司,并形成了所谓的“格林柯尔系”。    然而,如今等待他的却似乎是那种败者为寇的结局:证监会查明,自2002年以来,顾雏军等人在科龙电器采取了虚增收入、少计费用等多种手段,虚增利润,导致科龙电器所披露的财务报告与事实严重不符,涉嫌构成未按有关规定披露信息、所披露信息有虚假记载及有重大遗漏等多项违反《证券法》有关规定的行为。    千方百计上
  木桶的最高水位仅取决于组成木桶的众多木板中最短的一块,这就是所谓的“木桶原理”或“短板效应”。如果把我国的经济发展也比做一只木桶,那么,物资匮乏和能源紧张无疑是这只木桶上的短板,这一点,已经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关注:7月20日,继《汽车产业发展政策》之后,第二个由发改委起草,国务院审议通过的国家级产业发展政策——《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正式向社会公布,国家对钢铁产业给予如此的重视正是因为钢铁工业是能源、水资源、矿产资源消耗的密集型产业,而能源问题乃国之大计。  近年来,我国钢铁产业发展迅猛,2003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惟一年产钢超过两亿吨的国家,2004年,中国粗钢产量达2.72亿吨,占到全球钢
  最有趣的是本土银行业,当他们眼睛向外地在如何收取“点钞费”上费尽心机的时候,却没有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是怎么搞的——用于运钞车不是小数目的养车费、押车人头费等,赚来的,也就是转一圈儿几十万元钱的“周转”,真是令人徒生遗憾!  百货零售业呢?这样的事,少见吗?这样算账,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叫做“大头儿不算小头儿算”,“跑了头牛没看见,跑了个虱子看见了。”  老百姓的话真精彩。而百货零售业的定位,怎么搞?  突然想到两个词,一个是“百货”,一个是“百姓”。  百货的“百”,就是多的意思;多呢?就是数不过来的意思;数不过来呢?就是一笔糊涂账的意思。所以和所谓的“精确定位”不同,百货零售业应该是“模糊定
  勤政,说的是勤勉于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讲的是效率和效能;勤政为民,强调的是一种主体意识的觉醒,即官员作风的转变。遗憾的是,时至今日,拿它去考量我们的某些官员,及格的不多。  不为人民服务的事情,总是时时处处噬咬着善良人们的心灵。当肆虐的洪水吞没了100多位少年的生命时,沙兰政府里竟然无人值班。在300多名武装暴徒袭击河北定州村民这个恶性案件引起广泛反响之前,征地纠纷已经被当地政府拖了1年之久。而安徽泗县疫苗事件,实际上是一起重演的悲剧。从2002年开始到事发之日,防疫体系存在漏洞的警钟曾数次敲响,可它并没有真正“敲醒”有关部门,地下非法疫苗市场依旧兴旺,卫生防疫等部门为谋取私利而违规操
四十二岁的温州炒房人姚女士本来是幸运的。  自从5月12日国家七部委联合发布房产新政以来,她身边有很多炒房的老乡每天都如坐针毡,而她早在两个月前已先后将名下在苏州、昆山等地的30多套房产挂牌售出。  但回笼的资金总不能老捂着,“商铺和写字楼还是有很大机会的”,老乡的一句话让她如梦方醒。她很快在苏州金鸡湖周围和其他一些城市购入了多套商铺和写字楼,出手之果断迅捷不逊以往。  然而,6月9日的一则新华社消息让她对自己的“冲动”渐生悔意。  新华社消息称,“为防止政府调控住宅地产之后,形成新的商业地产投机风潮,正确引导商业设施建设的健康发展,商务部市场体系建设司将会同中国城市商业网点建设管理联合会、中
  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两个朋友在穿越沙漠的旅行中遇到了一只猎豹,其中一个赶紧蹲下系紧鞋带。另一个不解地问:你又跑不过豹子,系了又有什么用?那人答道:我只要能跑得过你就可以了。  这是一个并非新鲜的比喻——企业发展就像骑自行车,必须保持一定的速度才能保证不会摔倒。除了决定发展,速度甚至还关乎生死,全球第一大PC厂商戴尔公司总裁迈克·戴尔就曾出语惊人:在这个行业里实际上只有两种人,行动快的人和死人。  看起来,在逃跑前系紧鞋带和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领先都是无可争议的选择,是快还是慢,这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人们普遍担心的问题只在于:什么样的速度才是安全的?业界黑马的资金链是否会面临断裂?攻城掠
  “如果你的汽车没有刹车,你敢开吗?”,经济学家们用来说明宏观调控必要性的比喻虽然浅白却不失恰当。这个比喻同样也适用于房地产。如今,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经历了2004年27%的惊人涨幅之后,政府正在试图通过挥舞它那只“看得见的手”使得这部疾驰的汽车降到一个恰当的速度上来。  政府调控房地产市场的决心已经见诸于切切实实的行动:旨在规范房地产市场发展的几部重头文件——《关于切实稳定住房价格的通知》、《加强房地产市场引导和调控的八点措施》、《关于做好稳定住房价格工作的意见》在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内接连出台,其密度之大、力度之强,为近年来所未见。  政府对房地产行业的“关爱有加”除了因为它关乎国计,更为
  在恐怖主义、核危机和美元癌症等将东、西矛盾不断升级的时候,当中国政府在审时度势后将建设和谐社会作为国家新使命的时候,财富,是一把双刃剑——人类社会正在进入的,其实是一个更强调人性化发展的“后财富时代”。   财富,它带给人类因社会进步所产生的丰富产品的同时,也让人类付出了因为思维不够深刻所体会到的沉重的代价。在获得财富的手段愈来愈受到人们严格拷问的情况下,经济方法和政治思维的辩证法愈来愈引发了理性的警醒。  财富和对财富的向往,曾经带动了世界性资本主义的发达。然而,当这种发展已经必须面对“可持续”的时候,单纯和过分地强调对财富的攫取和占有,是一种形而上学的猖獗。这是因为物极必反——对谁、何
  从1992年起,跨国公司开始了中国热。十几年过去了,在他们应该向中国人民交答卷的时候,正像今年的天气一样,先是SKⅡ、亨氏、强生、联合利华和肯德基遭遇“黑三月”,然后是APP、卡夫、大众汽车和高露洁劈头盖脸的撞上“灰四月”,这些气势汹汹的跨国巨头,昨天还生机盎然,今天建立起来的的强势瞬间崩塌……  无法融入中国文化特别是商业文明,使他们的战略开始遭到挫败。中国人以“情”为特质的经营管理哲理,将“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为一个特别的“卖点”。当“入乡随俗”的道理与跨国公司强硬、自负的带有“武士道”和“西洋剑”特征的商业文化不期而遇的时候,我们这个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强悍民族心理的国度,没有理由让外来
  在“google”上搜索“赵玖学”,你所能看到的只有寥寥90余个搜索结果。作为集房地产开发、现代高新农业、投资控股为一体的综合型实体重庆黑格集团的董事长,赵玖学还少为人知,但他却已经在悄悄地演绎传奇:在电源行业,他从24岁起任蓄电池厂的厂长,仅用3年时间,企业产值就从20多万元增加到了1000多万元。在房地产行业,赵玖学的黑格集团也进行了一系列颇富影响力的运作,目前,总投资已达21亿元,累计开发量达到110万平米。    如今,情况正在开始发生变化:在度过了“终日乾乾”的状态之后,赵玖学和他的黑格集团似乎开始变得“张扬”,最近的也是最显著的例子是:应合重庆文化产业迅速成形的趋势,黑格集团推
  “资本和技术主宰一切的时代已经过去,创意的时代已经来临”。这一说法还有着更为精准和确切的表述,那就是:创意经济现在每天创造的产值达220亿美元,并以5%的速度递增,一些发达国家的创意产业发展速度更是惊人,美国、英国创意产业的增速甚至已超过总体经济的3-5倍。   而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的中国,创意产业也正在成为引领她走向腾飞和社会全面进步的支柱产业。对中国经济发展充满信心的专家们不无乐观地预言:未来的中国必将从制造大国走向创意大国,从“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但是,未来究竟有多远?我们又该为未来做哪些准备?对于未来所赖以筑基的现在我们又是否有着足够的理解?这些问题无疑都需要好好
  功夫在诗外,说的是诗人要跳出诗歌本身为创作积累素材,为灵感寻找路径。但是,这只是一种带有补给意义的审美,非诗人的本质。文学创作的规律要求作家们在“外师造化,内得心源”中完成自己的素质提升。  在商言商,说的是作为一种社会经济活动,因为它瞬息万变的性质,所以不可怠慢、不可松懈、不可马虎。商人,必须要苦练内功,然后才能发力于市场,做好买卖。而商业零售业,因为它的“零售”属性,更需要眼睛向内,在创新赢利模式上不遗余力。  功夫在商外?是临阵脱逃的一种托辞,是投敌变节的一种怯懦,是虚与委蛇的一种圆滑。    地产与零售业嫁接    在中国这样一个后发市场上,因为竞争的不规范,特别是金融市场的不完善
  “也许你对战争不感兴趣,但战争却对你感兴趣。”苏俄革命家托洛茨基在其著作《战争论》中这样写道。这句蛮横得不容置辩的话语似乎也同样适用于商业——也许你对商业漠不关心,但商业却切切实实地影响着你的生活。  商业改变生活,作为和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社区商业尤其如此:被称为“开门七件事”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无不需要通过以“就近方便”为特征的社区商业来满足,而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能够在社区的范围内轻易地获得满足则是“诗意地栖居”的必要构件。  社区商业因其和人们生活的息息相关自然也引起了行业主管部门的关注。4月7日,一场有关社区商业的座谈会在商务部举行。会上,商务部就其初步拟订的《关于加快我国社区商业发展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消费需求不断变化,传统的以百货业态为主的零售业态正日趋向多样化模式转变,世界50家最大的零售商,已有半数以上进入中国。尽管中国零售企业早在数年前便直面国际零售巨头的竞争,但随着入世后中国零售对外开放政策的进一步宽松和外资零售企业在中国本土化进程的深入,这种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作为中国零售业重镇的北京,零售业发展模式相对单一。位于繁华商业区的西单是北京历史最悠久的三大商业区之一,人流量达到每天25万人次。政府规划的西单商业实体将向南延至宣武门,向北扩至新街口的“新街市”,形成一条贯穿南北二环、全长5.4公里的西城“商业大动脉”。以西单商场、华威大厦、中友百货、
  信息社会的高速发展,给人们带来了类似蹦极一样的感受。挑战极限,冲破自我,几乎成为这个时代的代名词。但是,人们同样看到,无论蹦极者的思维多么富于弹性,怎么都离不开那根同样富于弹性的绳子。而有些人,例如台独和日本右翼分子,他们总是试图脱离最基本的事实来说事。鼓吹台独的人甚至连日本的战犯亡灵都去祭拜,政治流氓和“当代汉奸”那极端丑恶的嘴脸,终于将台独的阴险目的昭然于天下。而随着日本5家支持修改教科书的企业开始反省自己作为的同时,“日货”仍然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善良的中国人民其实是在用最善良的方式表现他们最普通的情感。  与这种政治层面的挑战一起带来的,是思维的创新。而要说最近以来最具亮点的策划
  “全世界的百货业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面临着许多共同的问题”,在前不久于北京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百货业高峰论坛上,法国拉法耶特公司发展总监Thibaut Castarede如是说。  Castarede是在和中国百货业界的企业家和经理人们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交流之后有此感慨的。他所说的共同的问题,指的是如何让日渐式微的百货业走出低谷。  百货业进入低谷已是不争的事实:在国际上,随着各种连锁业态的迅速崛起,传统百货业已是日薄西山;在国内,尽管商务部所发布的2004年中国零售企业30强中仍有9家以百货公司作为主要业态,但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景象更多的是——超市、购物中心在不遗余力地开疆拓土,而百货则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