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长期沉浸于商业零售行业,擅长于以财经的眼光透过现象分析问题,独辟蹊进,深入浅出,抽丝拨茧,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全球的视野,引入大量研究数据,使分析结果更具说服力更具可读性。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1826

总访问量:8096572

李闻海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收回原本准备出售给物美的决议,让其它区域吃下放心丸,随后南区人马逐步接管各区。部分有争议的门店在后来的斡旋中打包出售给正大,剥离出卜蜂莲花体系。
双十一变成一场只有新人笑,没有旧人哭的全场共赢局面。特别是对于实体店,一改往日说颓废,积极布局促销与氛围营造,正面与电商对抗,使得双十一成为一场真正的全民狂欢。
今年阿里派出大将苏宁云商前去纠缠,试图让京东陷于“平京战役”之中,自己能一骑绝尘,哪知刘强东只顾装逼秀恩爱。苏宁在阵外喊了很久不服来战,就是没人吊,搞得自己很尴尬。
何金明把人人乐的主要问题归结为管理层思想的钝化,占比50%;经营和组织结构问题次之;战略问题等未提及。也就是说所有问题都是管理层问题,即将开刀。
虽然卖货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阐述一种生活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商场不仅仅是个推销商品的场所。
陈念慈宣布不再兼任三江购物总裁职务,由王露接任总裁职务。王露的国美在线从业背景,被外界解读为三江购物将转型加码电商,加速三江购物触网,之前的一切一切又将推倒重来。
在媒体充斥着实体零售萧条的报导时,外界对于实体双十一活动真能撼动网购充满了疑虑。传统零售普遍对于媒体是排斥的、对于资本也是排斥的、对于消费者的需求似乎也是无动于衷的,像这样老态龙钟的保守势力真的能焕发新生命吗?
华润万家作为大陆销售规模最大的企业与老三沃尔玛存在多区域竞争的态势,而华润集团仅持股35%,在沃尔玛中国并没有话语权,既没有办法划区而治,也无法向投资者说明如何避开同业竞争。
跨境商品体验店的开业提供人们看新奇的机会,几乎每家店开业时都是爆满。开业完后会呈现人流下滑,新鲜劲开始慢慢过去;销售快速下滑,因为根本就没有适合买的东西,想买的又断货,线下体验越来越差。
保龙仓、洪客隆、南城百货、乐购……一个个企业相继消失,华联集团、五星电器、银泰相继被收购,近期更有阿里入局苏宁、牛奶国际和京东入局永辉,新华百货陷入物美与宝盈撕B大战。零售业何以如此战火纷飞,是市场恶劣以致管理者已经没有勇气面对,还是资本太凶狠、太会玩。
就在物美准备更进一步发力的时候,后院起火,新华百货被资本玩家崔军盯上。
零售行业结构调整进入系统优化阶段,传统满足于消费者基本商品需求的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现阶段消费者的需求了。如果内涵没办法快速养成,至少外表可以让人看得更加养眼些。这就是个看脸的时代,不需要找任何理由去逃避这个现实。
苏宁在借力阿里的资本后,当别人还在犹豫市场风险时,已经开始展开全方位的抢点大战。万达是商业地产扩张最疯狂的企业,与万达进行战略合作等于建立起屏障,使得第三方无法分享万达扩张的带来的红利。尽管入驻万达短期会带来亏损,但对于未来的预期收益,无疑是一件风险很小的事。
还记得那年美苏争霸的时候,苏宁信誓旦旦的说,如果有天混不下去了,就嫁给国美哥哥的。如今,黄光裕还在狱中傻傻的等待着,等来的却是苏宁嫁人的噩耗。而要嫁的人就是去年那个连100块钱都不给,还打它的猫仔。
现在的永辉明显没有能力再进行双线作战,在推出“永辉半边天”失利后,永辉电商已经没有方向。在整个渠道商都没有方向的时候,永辉在电商方面的不作为也许是件好事,至少减少了不必要的烧钱。把电商交给京东后,对于销售也许来得更专业些。永辉现在的问题还是在于实体门店快速扩展与运营夯实的处理。当解决完资金问题,如果顺利处理好供应链整合问题,剩余的问题也许都不是问题。过完疯狂期,永辉的人员磨合也差不多了;那时候的实体+互联网也该有相对合适的模式可以复制时,再凭借规模以及资金优势,相信永辉会来得更加夯实。
沃尔玛市值在西海岸被亚马逊超越时,全球零售霸王的座次发生了调整。引发了人们对于传统零售模式新一轮质疑,是沃尔玛不行了,还是传统零售业不行了?
地产商主导下的商业逻辑与做零售的商业逻辑是不同的,王健林在砍掉45家门店后,不仅不会自残,反而可以走得更好。
不论是牙签还是内裤,各类自营产品层出不穷。很多商场都把自营产品作为一个新的盈利增长点,真正能成为盈利增长点的却少之又少。运营产品与运营商场又大不相同。如果你只是简单的认为自营商品就是找家相识的代工厂,随便加工下商品摆上货架就能销售,那么这种自营商品基本阵亡。自营商品不是代工厂+渠道,商品是否受欢迎与自营不自营无关,也没有绝对的必然关系。商品的销售除了满足基本需求,更重要的转向了消费者的认同感。很多商场在选择什么产品作为自营突破时,判断依据往往是门店好卖、竞争不激烈、可替代性强的商品。主要手法就是..
周冬雨家的小金鱼死了,从来就没养活过动物,就算非常执着的把小金鱼叫成小乌龟,小乌龟还是离她而去。周冬雨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呢?黄渤从北京跑到小县城把妹,在充满重金属的地方,经过几轮的失败才慢慢接上了节奏,我年轻时是屌丝,后来改非主流,现在终于杀马特了。杀马特也要有杀马特的样子,不打耳洞也想做杀马特,谁会认账?黄渤想,来都来,一咬牙,打!终于进入周冬雨的闺房……很多中小开发商在大中城市基本拿不到地的情况下开始纷纷涌入县城市场,但水土部分现象比比皆是。开发商们认为自己在城市里看得多、见得广,利用城市里..
随着零售商股东对于回报要求的提升,零售商开始希望摆脱低价的销售手段,提升毛利率。但市场都是低价砸出来的,不论是外资的家乐福、沃尔玛,还是内资的国美、苏宁,无不是利用低价作为杀手锏起家。市场就出现消费者希望低价与零售商想要高毛利的尖锐矛盾。从这些年市场发展来看,谁先要求提高毛利率,谁先被市场挤出。不管是赫赫有名的世界500强,还是地头蛇,阵亡的比比皆是。尽管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多方换帅变革,但股东方的业绩考核指标在那,都注定这些名帅的失败。